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74、两位老同志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3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吃完冯瑶做的炸酱面,我自觉把碗给洗了,刚洗完,冯瑶牵着一条狗进了房间,指着我,目无表情地说:“大黄,问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“汪、汪、汪!”那条小狗冲我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我甩了甩手上的水,不禁哑然失笑,很可爱的狗狗,明明是个矮小的京巴串儿,非要起个名叫“大黄”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怎么不生气?”冯瑶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生气啊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骂你是狗,没听懂?”冯瑶眉头皱的更深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听懂了,只是觉得你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冷。”我收敛些微笑说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开玩笑了,无聊。”冯瑶噘嘴嘟囔了一句。又踢了大黄一脚,小狗嗷一声,挣脱绳子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首长,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谢谢你的盛情款待。”我伸手过去,想跟冯瑶握手告别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吃一鼻子灰,跟可儿一样,被冯瑶给晾一下,没想到她居然伸手跟我轻轻握了握,柔声道:“嗯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冰凉而细腻的触感,像一股电流,顺着我的掌心,袭遍全身,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。让我捏着冯瑶小手的右手,无法松开,而且,越捏越紧。

    “啧,你弄疼我了!”冯瑶用力甩掉了我的手,一脸厌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啊,”我脸色涨的通红,“对不起,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冯瑶冷哼一声,径直走进起居室,关门,咔哒,上了锁。

    我驻足原地,愣了几秒钟才缓过神来,抬起自己的右手闻了闻,可能是心理作用吧,觉得好香,至少到明早之前,我不想再洗手了。

    出了冯瑶的房间,那俩大爷还在下棋,我自作多情地担心冯瑶会后悔刚才对我的冷落,说不定会追出来向我道个歉啥的,就坐在棋局旁边,看他俩下棋。

    已至残局。两位大爷的水平,看起来还可以,棋局已经陷入僵持,双方也都在沉思,过了能有两分钟,红方的大爷拿起小兵,侧着平移一步,挡住了黑方大爷的车,好棋!

    “哎,你咋走了?该我走了!”黑方大爷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啥你走啊,刚才你不走的马么!”红方大爷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是上步啊!我走完马,你走的炮啊!”

    俩个大爷争执起来,搞得我一脸懵逼,这棋下的,谁先谁后都能记错?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刚才一直看来着,你说,到底该谁走了?”黑方大爷抓住我问。

    “大爷,我来的时候,你俩就在对峙,我没看见你们的上一手棋啊……”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俩大爷又呛呛起来,我仔细研究了一会儿棋局,举起手说:“两位大爷,别着急,要我看啊,现在谁先走,谁后走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俩大爷同时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出大错,怎么走都是和棋。”我笃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要是让我先走,几步就给他将死了!”黑方大爷不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”我看向红方大爷,“让他先走。让我试试呗?”

    红方大爷狐疑地起身,跟我换了小板凳,我把他刚才走的兵挪了回来:“大爷,您走吧!”

    黑方大爷把车横移,换去右边研究进攻路线,其实让他先走,他是占先手的,我不再管那个过河兵。严密防守的同时,一步步把自己的马送上去,大概十二、三步棋之后,逼得他把双方的车给对掉,又六步棋之后,用兵赚了他的一个马,这样我剩下单马,士、相都在,他只有双炮,但是没有可用的炮架,有两个炮也没办法将死我,又走了几步,只能和棋。

    “你看吧,如果我先走,肯定赢你了!”红方大爷一拍大腿,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见得吧。大爷,”我笑道,“要不您先走,咱再试试?”

    “来!”红方大爷坐下,我又去那边执黑棋,红方大爷先走,黑棋的棋局本来就略占优势,但我着力于对子。经过几番拼杀,双方对了个精光,一人剩下一个车,又是和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红方大爷挠了挠头,“这残局下的好凶险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亲家,你还没看出来呀?不是咱们的残局凶险,是这小伙子棋艺高超!他是故意下成和棋。忽悠咱们老哥俩呢!”黑方大爷撸着胡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”我连连摆手,“我可不敢忽悠二老,我就是看您二位争执不出个结果来,怕伤了亲家之间的和气,才出此下策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小伙子,我再给你来一局!”红方大爷心气很盛,开始复盘。

    我为难地看着黑方大爷,黑大爷笑而不语,还帮我摆棋,我输赢倒是无所谓,看这位红方大爷年纪不小了,至少70多岁,又什么好胜,万一他输了。心脏病啥的发作了怎么办?

    但如果让他赢了,估计又该跟黑方大爷争论刚才那个残局,想了想,我决定先打个预防针,既让他心服口服,又不让他丢面子。

    “大爷啊,我棋力一般,刚才都是瞎蒙的,您让着我点,咱们下成和棋就行了,比方说,跟刚才一样,一个人剩下一个单车啥的。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下下下,”红方大爷不耐烦地催道,“红先,起相!”

    这是防守棋局的下法,我没有着急布局,直接用炮干掉了他一边的马。

    红方大爷疑惑地抬头:“你这是什么套路?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会用炮,看您马挺厉害了,就先对了吧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红方大爷瞪了我一眼,用车吃掉我的炮,我又把他另一半的马给打掉了,这样,双方上来就对掉了四个子。棋局一下子简单了不少,虽然我因为落后两手,占据劣势,但凭借技术,慢慢把态势扳了回来,单车防守,另一个车带着俩马在他的阵地里步步为营,向他大本营进逼,红方大爷慌了,赶紧回来防守,我开始寻求对子,最后,每个人只剩下一个车的时候,他还比我多个兵,不过已经成不了气候,破不掉我的大本营。他的兵换掉我一个仕之后,双方棋局上能过河的子,就只有各自的单车,大爷无奈和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说这小伙子很厉害吧?”黑方大爷撸了撸胡子,得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红方大爷服了,点点头,结局跟我预计的一模一样。他明白我是故意让着他,才会下和棋,又不至于让他难堪地输掉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刚才看你跟瑶瑶一起回来的,以前没见过你,新入龙组的吗?”黑方大爷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也不是,我进入龙组一个多月了,”我想了想说。看来大爷知道冯瑶的身份,也就没必要瞒着了,实话实说即可,“在下是地方的,这次来总局办事,刚才跟冯处还有几个同事一起吃饭来着,吃完饭,首长让我送冯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首长,201啊?”红方大爷问,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面子蛮大的嘛,能让201和瑶瑶同时陪你吃饭,你哪个省的?”黑方大爷又问。

    “奉天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奉天?”俩大爷对视一眼,红方大爷说,“你是达铁的副手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这两位对龙组这么了解,难道是退休下来的老干部?

    “达铁”就是我们奉天省龙组局的一把手。我没见过他,但是省汀每次下发的文件,都是经由他签发,大名叫钟达铁,辰西他们背地里称呼,都叫他“大铁钟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钟汀的副手,我是西城市龙组局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西城?”俩大爷又对望一眼,这次黑方大爷说,“你就是郑辰西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不是,”我憋住笑,他们的信息来源有误啊,连性别都能搞混,“我是西城龙组局行动二科科长。”

    “噢,”红方大爷像是放心不少的样子,“原来是个小科长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陪你们郑局座来的吧?”黑方大爷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自己来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自己来的,一个小科长,201怎么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