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65、冤家路窄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又看了一遍传真件,确定是真的之后,才还给吴应熊,我看向蔚蓝的天空,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了,张科长。”吴应熊伸手过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吴局座一直保护我!辛苦了!”我跟吴应熊握手。

    “分内之事嘛!收拾收拾快走吧,我也该带人撤了!”吴应熊说完,也舒了口气,转身离开,估计这两天,因为我的事情,把他们给折腾够呛。

    我走向楚菲菲:“云飞兄,咱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啊,我还寻思再呆两天呢。”楚菲菲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愿意在这儿呆着?”我笑问,勾了一下她尖尖的下巴,“是不是跟我睡觉,没睡够啊?”

    “讨厌了啦!”楚菲菲打开我的手,扭捏着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领导,”魏三儿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,“你们龙组的同志之间,都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三哥,你得什么时候出去?”我问,不露声色地转移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还有仨月呢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你就能出去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啊?为啥?”魏三儿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我笑而不答。背着手,走向劳房那边。

    收拾完东西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,跟楚菲菲离开劳房,我专程去周所长办公室跟他告别,他正在和来接我的王丽娜办理交接手续,涉及我的档案啥的,得把污点抹掉。

    我跟周所长说,昨晚的事情。多亏是魏三儿帮忙,我才能够有惊无险,这个小同志虽然飞扬跋扈了一点儿,但通过这两天接触,我觉得他本质不坏,咱们应该给他一次机会,周所长何其老辣,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是。说会酌情减少魏三儿的服刑时间,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跟吴应熊他们一起出了少棺所,先去龙组局报道,不是升官儿了么,得走手续。郑辰西可能为了帮我正名,特意召开全体大会,宣布了龙组总局的通知,并介绍我的新身份,还给发了一身新衣服,夏天到了,之前我那套龙组制服,是秋冬款,呢料的,有点厚。

    穿上新衣服,郑辰西亲自为我佩戴臂章,臂章的图案。依旧是一条青龙贯穿数朵梅花,原来我是两朵梅花,现在变成三朵了,估计和部队上的“一杠三星”的性质类似。

    郑辰西也穿着制服,她的肩章,梅花在中间,两条青龙列在左右,夹着梅花,也是三朵,我记得王丽娜是双龙两梅花,这应该是级别的差距,而不是职务,同样是副局座,吴应熊就是双龙一梅花,那个办公室主任,虽然是文职科长,却跟吴应熊一样,也是双龙一梅花。

    “瞅啥呢?”郑辰西给我别完肩章,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瞅你。”

    “瞅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好看呗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病啊你!给我正经点!”郑辰西皱眉,向后退一步,立正,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给我敬礼啊,白痴!”

    我赶紧向她敬礼,郑辰西回礼。

    “授衔”仪式结束,郑辰西回到主席台,又讲了一些官话,然后宣布散会。

    虽然升职,不过我还是不用上班,这挺好,出了龙组局,高宠在我的奥迪车边等着,我上车。二人回县里,直接去福汇楼饭店,浩哥给我接风洗尘,宋佳、歆芸、喜儿、天娇、林可儿她们几个都在,我问林可儿,查到什么了没有,林可儿摇头,说没能查出来拍照片的到底是谁。那段时间里,来办公室跟歆芸见面的客商比较多,也比较杂,实在是筛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想想,说那就算了吧,反正已经知道是毒蛇的人干的,她们不敢明着跟我正面刚,只能在背后使坏,这就说明,他们实力有限,成不了气候,这次龙组给我拨乱反正,使得他们一败涂地,估计接下来就是龙组对毒蛇的肃清行动,估计这帮余孽,得消停一阵了。

    一时高兴。酒喝得有点多,但我没醉,宴席结束后,本来想回胡天娇家,现在天娇取代喜儿,变成我的“正室”,但胡天娇跟我说,她今晚“不方便”。让我自便,我在宋佳和喜儿之间犹豫不决,看她俩的眼神,都挺渴望的,我便掏出一枚硬币,心里盘算着,正面是宋佳,反面是金喜儿。结果抛硬币的时候,刚好浩哥在我身后拍了下我肩膀,硬币掉落,滚进了马路边的排水池里面,看不见是哪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呢?”歆芸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翻牌子。”我实话实说,林可儿早已经看出来我的用意,在那边抱着肩膀偷笑。

    “把你美的!”歆芸撇嘴,过去拉住宋佳的胳膊,“姐,咱们走,今晚我要跟你睡!”

    宋佳老不情愿地被歆芸拽走,这回好办了,就剩下喜儿,林可儿很懂事,过去打了台车,和胡天娇一起离开,浩哥也和金馆长走了,饭店门口,就剩下我和高宠、金喜儿,高宠不懂这些事情,还问我,晚上去哪儿睡觉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家。”喜儿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,跟她上车,高宠送我们到楼底下,然后开车离开,我接着酒劲儿,直接把喜儿按在楼道里,喜儿挣脱开了,皱眉道:“你轻点啊,几天没做了,这么暴力!在里面憋得啊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昨晚我还梦见你了呢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喜儿转愠为笑:“我爸在家呢。咱们去外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,宾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喜儿娇羞点头:“还没去过宾馆呢!”

    “咋没去过,上次咱俩不是跟小卷在市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次不是没干嘛!”喜儿挤了挤眼睛,“对了,小卷到底被你给藏哪儿了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是没告诉喜儿,这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,便搪塞说以后你就知道了,搂着喜儿出楼道,出小区,打车去帝豪宾馆。

    春宵酒醒何处,再来两三次,才算数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,已经八点多了,洗漱后,二人分别去学校上课,除了几个核心人物,其他同学并不知我进少棺所的事情,算起来,这是我第一次人身自由受到限制,但,不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下午,我腿上有灼伤,不宜训练,反正课程已经耽误不少,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想法,索性决定逃课,出去放松放松,正和可儿在县城逛街,有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,我接听,是魏三儿。他兴奋地说,我今天出来了,刚见着耗子,领导,我俩想请你喝酒,你有没有时间,耗子还要把劳力士还给你呢!

    一提到劳力士,我才想起手表的事情,说没有时间,我还有事,改天吧,改天我专程去市里请你俩,魏三儿知道我“公务繁忙”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给郑辰西打电话请示,得到她的许可后。我带上林可儿,开着奥迪前往京城,答应给201买的手表,现在是兑现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因为出来的时间比较晚,快到京城的时候,又遇到堵车,等进了城区,已经晚上八点多钟了。我考虑到201“年事已高”,就没有打扰她,给蔚岚打电话,让她带着晨晨出来小聚,蔚岚比较谨慎,让我等电话,她安排一下,不多时,蔚岚回电,说了个地址。

    我和可儿开车过去,是一个隐藏在胡同深处的小酒馆,四人相聚,上次我来的时候,没见着蔚岚,算起来,我俩也阔别挺长时间了,四个人边吃边聊,没有喝酒,一直到晚上十点多,晨晨困了,我便让她们先回家,我和可儿开车出胡同,找个酒店,开了个标准间,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林可儿性格直来直去,进了房间就问我,今晚要不要她,我说那就要吧。

    “挺勉强呗?”可儿挑了挑眉毛,脱掉外衣,去洗澡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无聊地看球赛,看着看着,我突然听见隔壁传来一声闷响,像是有什么东西,狠狠地撞击在了墙上,而且就在我脑后的位置,我疑惑起回头看,当然什么都看不见,出于好奇,我来到门口,趴着猫眼往隔壁看,门打开了,一个只穿一件大白衬衫的女人,光着腿脚跑了出来,惊慌失措的样子,一边跑,一边不住地向后张望,少顷。一个男人追了出来,身上衣服也很少,前面的女人许是慌张,不慎跌倒在走廊里,男人三步并作两步追上,抓起女人的长发,骂骂咧咧地把女人从地上硬生生往房间拽。

    趁男人转身过来的时候,我看见了他的脸,虽然被猫眼透镜边缘折射的有些变形,但我还是认了出来,这他妈不是刘凯吗?可真是冤家路窄,他跑京城干啥来了?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里是京城,我料想,刘凯的实力应该没那么强,即便带了手下,也不会太多,而我是带着战斗力爆表的林可儿来的,一个打他们十个都没问题啊!

    我敲了敲洗手间的玻璃,林可儿打开门,头发湿漉漉地问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累不累?有没有兴趣干一票大的?”我兴奋地问。

    林可儿脸色微红:“现在就干?不差这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我白了可儿一眼:“我不是说你,咱们去干刘凯,咋样?”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