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64、无罪释放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4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啊?干啥啊局座?”楚菲菲懵逼地问。

    “服从命令!”郑辰西提笔皱眉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楚菲菲把上半身趴在桌上,侧脸,疑惑地看着郑辰西。

    那小翘豚,啧啧,不形容了,反正这个姿势,应该会感觉甚好。

    郑辰西走到楚菲菲身边,掀起她的条纹衫衣服,楚菲菲“啊”了一声,下意识地用手去捂,其实不用隐藏,因为事发突然,楚菲菲并未戴那个束胸带,完美身材早就暴露无遗,只要是个明眼人,都能看出来她的性别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郑辰西左手扶着楚菲菲的衣襟边缘,右手持笔,在楚菲菲后腰的位置,花了一幅画,是个眼镜蛇的形状,获得惟妙惟肖,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,等她画完。我突然反应过来,这不是‘毒蛇’的徽章吗?

    难道,郑辰西是“毒蛇”的人?

    傻比了,怎么可能,她若是,也不能通过这么低级的手段暴露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“嗯,大概就是这样。”郑辰西点点头,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“局座。我能、能起来了吗?”楚菲菲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等五分钟,晾干了再起来。”郑辰西随手把毛笔丢掉,从兜里掏出烟,抽出一支点燃。

    楚菲菲无奈,保持那个尴尬的姿势,抿嘴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幸亏会议室里人不多,郑辰西、王丽娜、吴应熊,辰画。还有周所长,也就他算是外人了。

    不知郑辰西突然画性大发是什么意思?其他人都不吱声,我也只好抽烟等待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郑辰西把烟头扔地上,用皮鞋碾灭:“好了,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局座。”楚菲菲起来,疑惑地看着郑辰西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监控内容,你看清楚了吧?”郑辰西问。

    “昂,看清了。”楚菲菲点头。

    “照他们做一遍,有问题吗?”郑辰西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楚菲菲笑道。

    “走,我跟你去,”郑辰西指着辰画的电脑说,“其他人去监控室里看着,辰画,你给我截图。截这样的图,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姐。”辰画应了一声,刚才休息五分钟,她有点睡眼惺忪了,毕竟现在是后半夜。

    “啧。”郑辰西皱眉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是,局座。”辰画被姐姐斜楞了一眼,马上精神,起身经历,公是公,私是私,好像这里面敢直接叫她辰西,而且郑辰西不以为然的,就我一个人,这算是特权吗?

    郑辰西带着楚菲菲离开,走向操场方向,原来是为了让楚菲菲模拟黑衣人逃走的动作,还原度挺好,还给画个纹身,我估计,郑辰西本身也能做出那个“三级团身跳”的动作来,只是因为她右胸有伤,才不敢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周所长领着我们回到监控室,不多时,郑辰西和楚菲菲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屏幕中,就是三个黑衣人出逃的位置,她俩先去围墙下面,抬头看了看电网,不知道是否是监控器界面的原因,电网上面,能看见忽明忽暗的蓝光,郑辰西回头。对着摄像头方向比划了一个“停止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这是啥指示?”周所长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把电断掉。”我说,应该是这个意思,郑辰西担心楚菲菲不小心触电,毕竟是试验,没必要那么较真。

    周所长用对讲机下令,很快,屏幕上电网的蓝光消失了,郑辰西从地上捡起一块长条木片样的东西。往上面抛去,砸在电网上,又弹回来,并未激发什么,晚上下雨了,木片是湿的,如果有电,会产生电火花。

    楚菲菲并未着急翻墙,又跟郑辰西交流了几句,并低头,郑辰西弯腰,拖下了自己的那双军靴,穿上楚菲菲的蓝色塑料拖鞋,有点大,脚跟后面留出很长一块,楚菲菲则穿上靴子。系紧鞋带,郑辰西又伸手比划了一通,楚菲菲这才后退,开始助跑,第一脚踏上墙,跃起,第二脚,踏墙头。再度腾空,旋即在空中翻身,轻松越过电网,落在那一边,动作干净利索、行云流水,简直和那三个黑衣人如出一辙,我都怀疑,他们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!

    很快。楚菲菲又从那边翻了回来,郑辰西摇摇头,似乎不满意,楚菲菲又后退、助跑,再翻墙一次,再回来,郑辰西还是摇头,如是四次,第五次后,明显看出楚菲菲开始气喘吁吁,脚步发沉,低着头过去准备再助跑,郑辰西却叫住了她,点点头,楚菲菲高兴地蹦了起来,拍拍手,女孩子的姿态尽显无疑,两人换回鞋子,朝监控室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啥意思啊?”周所长问,王丽娜摇头,吴应熊也摇头,我倒是有点看明白了,辰画正在一帧一帧地找那个最高点的动作,我走到辰画的手提电脑旁边,打开,画面还停留在那张照片上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辰画问王丽娜,王丽娜对比了一下监控和电脑上图片,点点头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对,”我说,“辰画,你这是第三次翻墙的截图。得调取她第五次翻墙的画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?可是第三次的动作最接近啊?”辰画疑惑,看看我,又看向王丽娜。

    “按东辰说的做。”王丽娜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让辰画调第五次的画面,是因为第五次的时候,楚菲菲才成功让那根铁丝刮到了衣襟,这个尺度,其实很难拿捏,如果换了我,即便能像楚菲菲那样翻滚,没有几十次,也做不到这么完美,足见这个楚菲菲,绝非看上去那么柔弱不堪,其实力,也不是这么一跳、一翻就能体现出来的,或许,她的战斗力,甚至在郑辰西、王丽娜之上。

    辰画将监控器画面放归正常尺寸,快进到第五次翻墙画面,再一帧一帧地找,又找到跟手提电脑上姿势相同的画面,放大到同样的尺寸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我一拍脑门,指向监控屏幕,“你们看,这次跳跃的时候,他俩的衣襟后面,都被铁丝给挂到了,露出了后腰上的图案,虽然都很模糊,但轮廓,看起来却是一模一样的,刚才辰西在菲……在她后背上画的。是清晰的毒蛇徽章,由此可以还原并推断出,那个黑衣人身上的纹身,也是毒蛇徽章!”

    众人楞了半天,王丽娜第一个反应过来,拍手道:“精彩啊,不愧是小诸葛!”

    “啊?小诸葛,什么鬼?”我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呵,是局座给你起的外号,上次我跟她汇报松涛湖战斗情况的时候,她给你起的!”王丽娜笑道。

    这时,郑辰西和楚菲菲回来了,郑辰西第一时间奔监控器:“怎么样?怎么样?握草,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没想到,毒蛇的势力并未被完全剿灭,还有强力的余党。他们报复我和张少忠,也是情有可原,报复张少忠,是因为是他带队,去连城把毒蛇的老巢给一锅端掉了,并指挥东北各部,连夜打击各地的毒蛇势力,毒蛇要复仇的话。不找他找谁?

    至于报复我,理由更简单,连城毒蛇大本营的具体位置,就是我告诉张少忠的,这事儿已经公开,因为东北总局给我颁发的嘉奖令上就写的很明白,我算是首功一件,再加上我是他们想得而得不到的“张家秘密”的持有者,又是张少忠的侄子,他们有针对性地搞我,也就顺理成章!

    这是我想的,也是郑辰西说的,真相终于大白,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,敌人是毒蛇余孽,就没那么可怕了,最可怕的,是不知道对手是谁时候的那种被支配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郑辰西看上去很开心,给大家散烟,以示“庆祝”,我点着烟,凑到楚菲菲身边,低声说:“你腿受伤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?没啊?”

    “血都洇到裤子外面了,是不是刮铁丝上了?”我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楚菲菲低头,拉起裤子看了看,脸色突然涨得通红:“呀,漏出来了!”

    我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楚菲菲说完,她把王丽娜叫到一边,两人耳语两句,王丽娜偷笑,向周所长要了钥匙,带着楚菲菲回劳房,换伟生金去了。

    当晚,少棺所戒备森严,敌人也没有再试图过来二度袭击,至凌晨三点多钟,我和楚菲菲回到劳房里面休息,睡了一个多小时起床,早上正常出操、吃早饭,然后回到劳房看《曾国藩》,上午照例放风,打篮球,回去接着看书。

    时间依旧很枯燥,但我心中已经没有阴霾,就等着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果然,下午放风的时候,吴应熊跑了过来,给我一张传真。标题是:关于无罪释放张东辰同志并恢复其龙组局工作人员身份的通知,内容不长,就一页,详细如下:

    根据西城龙组局提供的文字、影音资料,现已证明,张东辰同志被诬陷的幕后主使者,实乃月余前被剿灭的“毒蛇”犯罪集团之余孽,我局经与中记伟、奉天省记伟、西城市人民捡查院沟通,认定张东辰乃蒙冤入玉,即日起,无罪释放张东辰同志,恢复其自由、名誉,以及龙组局工作人员的身份,并因其追查“毒蛇”余孽有功,破格提升张东辰同志为西城市龙组局特别行动二科科长,奖励人民币十万元。

    特此通知。

    落款是龙组总局的公章,以及今天的日期,公章旁边,还有个手书的签名,三个汉字,写的比较潦草,但我还是认出来了——贰零壹!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