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63、细节决定成败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1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刚才那声音,听起来像是爆炸,劳房的设备,只有自来水和电灯,并没有其他电器,或者煤气,连充电的插头都没有,没理由会意外爆炸(那时候的手机更不会爆炸)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有人在蓄意破坏,既然能够制造爆炸,说明他们武器精良,楚菲菲想用区区肉体来保护我,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马上把楚菲菲从床边拖回来,推搡进床头里面位置,从劳房门口看进来,那里是个死角。

    “四个字,以静制动!”我下完命令,快速越过中间过道,跳上楚菲菲的床,也藏在同样的死角里,并伸手摸向她的枕头底下,我记得楚菲菲把一个黑色的帆布包藏在了那里,里面应该有武器,摸到,打开。抓出一个冰冷的金属物件,借着着铁门透进来的火光能看清,是一把撸子。

    “接着!”我把撸子丢给对面的楚菲菲,我抢法不行,这玩意在我手里作用不大,再伸手进包里摸,这回摸到一把利器,掏出来,是一把蝴蝶刀。展开,固定住刀柄,这家伙很精致,多处镂空,就是手感太轻,有些华而不实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魏三儿的声音,他们几个的反应比较慢,等我和楚菲菲完成布防,他们才醒来。

    “想活的都给我老实儿趴床上呆着,脑袋冲里,脚冲外,盖好被子!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咋了啊?”另一个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别几把说话,安静!”我吼道,他们都不敢再吱声了,只有外面什么东西燃烧、劈啪作响的动静,以及其他劳房里,相继发生的混乱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室内的光突然消失,应是有人堵住了铁门上的那个小通风孔在往里看,黑暗中,我隐约能看见对面楚菲菲蹲在床上的身影,便冲她做了个“冷静”的手势,楚菲菲点头。

    咔哒,咕噜噜,有个什么东西,被从通风孔扔了进来,掉在地上咕噜到我床边,冒着火花,看轮廓,像是一捆被点燃了引信的雷管!

    我和楚菲菲几乎同时跳下床,她快我一步,捡起那捆东西,左右看看,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我劈手从她手里夺过雷管,引信在慢慢缩短,当时我脑子里的第一想法,就是让它原路返回!

    跑到铁门口,把雷管塞出去,这雷管的尺寸,就像是专门为了这个铁门的矩形小窗设计的一样,直径刚好能塞进去,然而,塞过去没到一半,却赛不动了,雷管上没有凸起卡住的地方,肯定是对面有人在跟我较劲,在往里推,推的力气还很大。

    我死死顶住雷管,引信在我这边,只剩下不到十厘米长了。

    “嘿!”我冲门那边大声喊道,“马上要炸了,你他妈不怕被炸死啊!”

    那边的力道明显迟滞了一下,我继续往里推,但又被他顶住了。

    “十、九、八、七!”我开始大声倒数,对方像是加了个人手,力量一下子又变得很大,但我用双手撑住,身体前倾,没让他们得逞把雷管推进来!

    “六、五、四!”

    在我数到三的时候,那边终于松手,雷管被我推进了劳房过道里,我斜着凑近窗口。借着火光,看见一个黑影,向走廊尽头快速跑去,我的视角有限,应该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三、二!”我大声喊完(吓唬外面的人),确定他们没有回来后,赶紧转身过来,把傻站在过道上的楚菲菲推倒在床上,用身体压住她。

    其实我留出了两秒钟左右的提前量。等我俩趴下,外面才传来雷管的爆炸声,这次爆炸,比上次要强烈的多(可能因为雷管就在我们劳房门口有关),一股热风,从那个小窗口扑了进来,搞得满室尘嚣,一屋子的人都剧烈咳嗽起来,待尘埃稍稍落定,我看向铁门,好大的威力,铁门的左右两边,都已经变形,出现了两、三厘米的缝隙,火光还有烟尘,继续从外面钻进来。

    “赶紧看看,有没有谁的床着火了?”我大声问,魏三儿他们从床上起来。检查了一番,扑灭了不少细小的着火点。

    我的左腿外侧,热辣辣的,借着火光查看,裤子破开,里面有一条灼伤痕迹,但不是很严重,没有流血。

    楚菲菲被我完全压在身下,并未受伤。我从床上下来,让楚菲菲持抢对着铁门掩护,我逐一检查其他人,三个受了伤,都伤在脚和小腿,其中两个被火灼伤,另一个是被飞进来的什么东西刺破了脚心,流了不少血,其他三人因为老老实实猫在被窝里。并未被爆炸的威力所波及。

    要是刚才大家乱了套,都拥挤在门口,即便把雷管扔出去,隔着不厚的铁门,也得被炸死两、三个!

    我来到门口,起脚踹上去,铁门的折页、门锁都已损坏,应声倒下,我探头出去张望,走廊里一片狼藉,几秒钟后,劳房大门那边出现了几个人影,最前面的那个,正是给楚菲菲买伟生金的那个龙组同志,手里拎着灭火器,跨过地上的火苗,径直向我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他着急地问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:“先灭火,然后抢救伤员,我这间有三个,问问其他劳房有没有,赶紧送伤者去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制服开始带那几个同志灭火,走廊里易燃物不多,很快扑灭,应急灯亮了起来,不多时,少棺所的医护人员赶到,把受伤的三个人抬了出去,其他劳房经过询问,只有两个轻伤的,也被抬走。

    吴应熊和周所长也都来了,吴局座看见我腿上的伤,要送我去外面的医院救治,我摆摆手:“局座,外面更危险,现在这里打草惊蛇了,反而安全些。”

    吴应熊想了想,觉得有道理,陪我去了少棺所的医务室,大夫往我腿上涂抹药水,清凉止痛,本来就没多大问题,就是被火燎了一下而已。医务室已经被龙组重病把守,相对安全了,吴应熊给郑辰西打电话汇报情况,请她增加人手。既然敌人能突破数道龙组的封锁线,肯定不是善类,要不是我跟敌人用雷管“赌命”,估计我和楚菲菲都已经躺在太平间里了!

    半小时后,郑辰西率队赶到,全面接管少棺所,并开始调查,到底是什么人干的。

    少棺所有监控,完好无损。但是监控的电脑遭到入侵,无法调出录像内容(事发之间被入侵,监控室的画面全被静止了,所以值班的人没能及时发现他们),郑辰西把辰画给调了过来,辰画毕竟是这方面的专家,只用了十几分钟就修好电脑,整个事件的过程,全被监控给录了下来。辰画把有“内容”的录像截取出来,拼接成了一段两分钟多长的短片,拿到会议室,放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作案人员一共有三人,都穿着黑衣,蒙着面,从行进位置判断,他们应该是从两个岗楼之间的围墙翻进来的,三米多高的围墙。上面还有电网(检查了,电网无损坏),进来后,三人避开摆动的巡视灯光,搭建人梯,敏捷地上了建筑房顶,从房顶来到我的劳房位置,揭开瓦片,进入劳房。

    画面切进室内,三人似乎是搞错了我的房间,在我们斜对面的一个房间门口徘徊良久,往里张望,然后掏出一个雷管,刚点燃,其中一个人接听电话,听了几秒钟,赶紧拍拍拿着雷管的另一个人肩膀,说了句什么,那人仓促间把雷管丢进了走廊深处,三人抱头,雷管炸了,也就是我们听见的第一声爆炸,其实,是他们炸错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三人来到我们房间门口,又点燃一个雷管,从小窗扔进我的劳房,然后三人蹲下,但很快,雷管就被推出来,其中一个眼疾手快,又推进去少许,没推进去,因为我在另一边顶着,僵持几秒钟之后,三人放弃进攻,先后逃走,雷管掉落,爆炸,此时三人已经逃到劳房走廊的门口,破门而出。

    画面再转回操场上,制服们闻风而动,纷纷向这边跑来,三个人先是藏在了一台车的底下,等制服们都进劳房之后,三人从另一侧爬出,接着建筑物阴影的掩护,跑向围墙,这次被监控给看见了,三人离着挺远,直接助跑起跳,在围墙上踏了第一脚,身子腾空,第二脚踏在墙头上。身体再起,空翻,越过上面的一米多高的电网,落到另一边,三人的动作如出一辙,肯定是练过。

    “好俊的身手!”王丽娜低声道。

    郑辰西没吱声,让辰画倒回来一点,再看三人翻墙的动作(估计他们也是这么翻进来的),看完后。又倒回来看,如此反复七、八次,郑辰西突然起身过去,从妹妹那里接管鼠标,按下暂停,一帧一帧的播放,在第二个黑衣人空翻到最高点的时候,郑辰西放大了画面,最后,屏幕上只剩下那个在空中团身的黑衣人模糊的影像。

    这个黑衣人翻的高度,稍微有点低,衣襟被电网上的支出来的铁丝给钩了一下,露出腰部,暴露出大片后背皮肤,似乎有个纹身。

    不过刚才我们看的很清楚,黑衣人并未受到这钩一下的影响,还是成功翻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辰画,能弄得更清楚点么?”郑辰西问。

    “不能了。分辨率是固定的。”辰画说。

    郑辰西想了想,对周所长说:“老周,去给我弄一支毛笔,还有墨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疑惑地看向郑辰西,不知道她要干嘛,郑辰西也不说,抱着肩膀,眉头紧锁,来回踱步,不多时,周所长拿来了笔墨,郑辰西拿起笔,沾了些墨水,看向楚菲菲:“你趴在桌上。”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