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62、内部生活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3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马上警觉起来,左右看看,房间里只有我跟楚菲菲在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问,“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出去放风了,领导,我……”楚菲菲皱眉,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情况了啊?”我坐起来问。

    楚菲菲咬了咬嘴唇,终于鼓足勇气说:“领导,我来事儿了,没戴伟生金,这里又没得卖,您能帮我想想办法吗?”

    我噗嗤一笑,还以为又有杀手出现了呢,看看劳房的门向外开着,外面有人的影子,估计是制服在等我们出去。

    我穿上拖鞋出了劳房。门外的制服马上挺直腰杆,可我也不能让他去买啊,楚菲菲的身份,现在少棺所里,估计只有我自己知道,暴露了影响多不好,毕竟这里面关押的都是男生。

    “同志,你能去外面帮我买两包伟生金吗?”我背着手,一脸正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买那玩意干啥?”制服懵逼地问。

    “房间里有点潮,鞋湿,那玩意当鞋垫儿,能吸汗。”我义正言辞地说,高一军训的时候,我见过有同学这么搞,黄胶鞋嘛,不透气,效果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帮你买鞋垫得了。”制服自作聪明道。

    “啧,让你买啥你就买啥,赶紧去吧。”我装作不高兴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请假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,咱们在这里,谁负总则?”我叫住他问。

    “吴局座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让他去了,吴局座。我记得是叫吴应熊,西城的副局座,也是“毒蛇”事件之后调过来的年轻同志,在郑辰西的几个副手里面,他排第三或者第四的位置。

    少棺所的超市当然没有卖伟生金的,不过进来的时候我观察过,这个少棺所坐落在小镇上,外面就有小卖部,大概五分钟的功夫,那个制服就回来了,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,里面装着好几种伟生金。

    我接过塑料袋,递给房间里的楚菲菲:“云飞兄,帮我垫鞋里。”

    然后,我站在门口,跟制服聊天,给菲菲打掩护,不多时,菲菲出来了,抿嘴笑道:“领导,垫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进房间,换上运动鞋(上午可儿顺便给我送来的),和菲菲跟着制服出劳房,来到操场,不打篮球了,就随便转转,抽抽烟,聊聊天,我看见吴局座了,他并未假扮成少棺所的领导,而是变身为一个普通巡查人员,拎着一根防暴棍,来回溜达着,视线一直在我和菲菲这边,还不时摸摸上衣内里的口袋,估计带着武器进来的。

    作为这边的龙组头头,吴应熊应该也知道“楚云飞”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放风时间到,回到劳房,魏三儿变得消停了,没有他吹牛比,觉得时间过得好慢,我便起身凑到楚菲菲的床边,她带了两本书进来,一样的封面,分别是《曾国藩》的上、下册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曾国藩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就是喜欢看书,啥都看。”菲菲抬头冲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借我一本吧。”我捡起她脚边的下册说。

    “给你这个,领导。”楚菲菲把他手里的上册给我,“我都看过一遍了,看哪个都行。”

    我又跟她把书换过来,回到自己床上,从头开始看,以前不怎么看人物传记,觉得有些枯燥,别说。这本曾国藩写的还挺不错。

    很快就看的投入进去,直到铃响,捡起我自己手机看看时间,到晚饭的点儿了,现在我有两部手机,一部自己的,一部郑辰西白天给我的,菲菲也带了一部进来,对外联络很方便,就是劳房里的信号不太好,收发短信,得凑到通风孔那边才行。

    魏三儿等人先出去,我在门口站着掩护,楚菲菲换了新的伟生金,把旧的团起来,塞进塑料袋。装进口袋,准备出去顺手扔掉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回到劳房,过了会儿,又去看新闻连播,快结束的时候,给菲菲去买伟生金的那个制服凑过来问:“领导,晚上要不要给你弄个单间劳房?”

    他可能是怕魏三儿等六个家伙有问题。我想了想,说不用,人多,反而能安全些。

    回劳房的路上,我贴耳对楚菲菲说:“待会儿你早点睡,我值夜到凌晨两点,然后你值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领导。我通宵可以的。”楚菲菲说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吧,保持精力。”

    楚菲菲便没有勉强,龙组的人也是人,是人就得睡觉,指不定还得在这里面呆多久呢,别拖垮了身体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洗漱环节的时候,场面变得有些尴尬,那六个家伙也不知道劳房里有个女同志啊,毫无禁忌,脱得光的溜的,更有甚者,魏三儿还在楚菲菲旁边,蹲着,撅个光啶,在床底下翻东西,楚菲菲恨得直咬牙,又没法说,只能红着脸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“哎,云飞兄,你咋不洗啊?”魏三儿起身,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我进来之前刚洗完澡。”楚菲菲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闻闻,咋感觉你身上有股怪味呢!”魏三儿居然把脸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,楚菲菲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亏得这个魏三儿人高马大,要是换成耗子,肯定被直接打飞出去了,楚菲菲这么恼怒,是因为魏三儿的鼻子,是奔着楚菲菲盘坐着的腿那儿去的,这小子鼻子也是灵,居然闻到了那个的味儿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”楚菲菲看着捂着脸的魏三儿,赶紧道歉,“我、我有洁癖,不太喜欢别人离我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样啊,没事,没事。”魏三儿尴尬地笑笑,悻悻上了自己的铺位。

    “三哥,接着,”我从枕头底下摸出一盒白天在超市买的芙蓉王,丢向上铺,“你别在意,云飞兄就这样,比较腼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领导。”魏三儿咧嘴笑,拆开包装,抽出一根烟,美美地点着。

    直等到熄灯之后,楚菲菲才端着盆去那边洗漱,不知道洗哪儿了,弄得水哗啦哗啦的。

    不多时,楚菲菲洗完,回到床边,钻进被窝里,没声了。

    等巡查过去,劳房里还是没人说话,我怕自己睡着,就“命令”魏三儿吹牛比,气氛渐渐恢复到了昨晚那样,大家你一言、我一语,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,众人先后睡着,呼噜声四起。

    吱呀呀,我听见楚菲菲在床上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睡得不习惯吧?”我轻声问,床板很硬。

    “嗯,睡不着。”楚菲菲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那聊聊天吧。”我说,才十点钟,对于外面来说,还是早了点。

    “不会吵到他们吗?”楚菲菲问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过来吧,咋俩睡一个床。”我说,说完我就后悔了。又忘了她的性别。

    楚菲菲没说话,可能是假装没听见吧,我也只好假装没说过,刚要开口再找个话题,以缓解尴尬,却见楚菲菲的身影从床上起来,踩着拖鞋,来到我床边。轻声说:“那你往里点儿?”

    “啊?噢。”我往里窜了窜,楚菲菲坐在床沿上,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发出异响,给我并肩躺下。

    我怕她着凉,把被子帮她盖上,却不小心触摸到了菲菲的脖颈以下的部位,手感明显不对,不再是白天那种扁平的感觉了,菲菲呀了一声,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”我小声说,“没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。”楚菲菲声音更小。

    “怎么变大了呢?”过了会儿,我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刚才我把那个束缚带给解开了。”菲菲说。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怪不得看起来那么紧绷,原来是缠了东西,给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影响呼吸吗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“还好啦。一开始有点不适应,不过我是腹式呼吸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腹式呼吸?”我问。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