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58、不眠之夜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31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找我的,三哥,我去一下哦。”我对魏三儿说。

    魏三点头,不过马上叉起腰,疑惑地道:“刚才我好像听见,大喇叭里喊张东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“张东辰,三哥。”另一个男生多嘴道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?你不是叫张东吗?”魏三皱眉,“我咋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呢!”

    “没,三哥,那是我大名,我小名叫张东,他们都这么叫我,这名挺普遍的,可能是重名吧。”我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噢,兴许是,那你去吧。”魏三儿说。

    “会客室在哪儿呢?”我又问。魏三儿给我指了指,说那个楼后面的楼。

    我跑过去,绕过前楼,后面还有一栋楼,两楼中间是个小操场,停着一台眼熟的车,是我那台黑色的奥迪a6,奥迪的钥匙还在我身上,不过车钥匙一共有三把,林可儿一把,高宠也有一把,不知道来的是哪个妞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门口站着一个制服,领我进了里面,带进一个小房间,让我坐在椅子上,椅子的扶手有固定的手铐,扣上,这样我就不能动了,拷完我,制服拉开面前的一道厚实的窗帘,窗帘后面是一道厚实的玻璃,上面有一些小孔,玻璃后面坐着两个人,一个是高宠,另一个我不认识,穿着西服的年轻男士。

    “老板!”林可儿急切地叫我,我冲高宠笑了笑,最近很消停,我自己带了奥迪停在学校里,也就没用她跟着我,高宠一直在给宋佳当司机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。您好,我叫朱子明,是宋老板委托来为您打官司的律师。”那个年轻男士起身,对我微微鞠躬,宋老板,应该是宋佳,外人,一般管宋歆芸叫宋经理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我冲朱子明点头示意。心里挺纳闷,为什么来看我的只有高宠,其他人呢?

    “只有二十分钟会客时间,注意点。”制服冷冷地说完,出了这个小房间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这里有监控监听,您说话应该注意些。”朱子明坐下,凑近麦克风,轻声提醒,我点头,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朱子明问了我一些问题,主要是关于在县城那几次当街斗殴案件的细节,有些我讲不太明白,因为没有参与,便建议他回去找宋老板,让宋老板去找王宇,他记性好,可能会说的比我更清楚些。

    朱子明边听边记,很快,几个问题问完了,感觉有些不痛不痒,是不是走形式啊?

    “好的,张先生,我会尽最大所能帮您打这场官司,不过现在检方依旧处于调查取证阶段,您还得在这儿委屈几天。”朱子明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看看时间,还有七、八分钟,朱子明不再说话,我便看向高宠:“她们几个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高宠一脸懵逼:“我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带朱律师来的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宋佳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了,你们回去吧。天快黑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老板,可儿让我给你带句话。”高宠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晚上睡觉的时候注意安全,别被老鼠给咬了!”高宠机械地说,明显是转速林可儿的原话。

    之前在商场门口的时候,林可儿已经警告过我一次,说今晚有人想做掉我,可能怕我没听清,又让高宠过来提醒我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你们回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高宠和朱子明起身,离开对面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我看向墙角高处的摄像头,几秒钟后,制服进来,解开椅子扶手上的手铐,带我出去,又把我送回了那边的操场。

    回到篮球场,我继续跟魏三儿他们打球,魏三儿问我咋了,我说没啥,律师过来了,帮我打官司的,这很正常,魏三儿便没有再问,没打多一会儿,铃声响了。大家伙集合,重新排队,去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伙食还可以,馒头、两个炒菜,只是有些清淡,肉特别少。

    打完饭坐下后,不能马上吃,得等所有人都坐下。制服下令之后才可以吃。

    耗子偷偷提醒我,说得快点,吃饭时间就五分钟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一个制服懒散地下令,瞬间,铁盆、勺子、筷子的撞击声响起,大家跟小猪抢猪食似得,很快就把自己那份饭菜一扫而空,我没啥胃口,只吃了一个馒头,吃两口青菜,剩下的都给魏三儿了。

    五分钟到,制服吹哨,所有人都不敢再吃,起身排队回劳房。

    这时,天色已经擦黑,我像是夜行动物一样。开始警觉起来,林可儿说今晚有人要做掉我,可我在劳房里,门锁着,窗就有个小透气孔,杀手怎么接近我呢?难道是趁着半夜,买通守卫的制服混起来吗?可那样风险未必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总之,小心点就是了。回到劳房,已经有制服把我的蓝白条纹衫、拖鞋、水盆、毛巾等物品放在床上,我换上衣服,跟他们一样,省的总被人盯着,这样还能安全点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闲聊到快七点钟的时候,大家又起来,我问干啥。还放风啊,魏三儿说不是,准备出去看新闻连播。又是排队,去一个礼堂,一人一个小板凳,看完新闻连播,再排队回去,因为我换了他们的服装,又是黑天,这回并没有多少人注意我。

    回到劳房,我问魏三儿,还有啥活动,魏三儿说没了,洗洗睡觉吧,九点钟就熄灯了。

    八个人轮番在没有门的盥洗室(兼厕所)洗漱,完事儿躺在床上。九点钟一到,铃声响,房间里瞬间陷入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,别说话啊,有巡查,听见要扣我这个舍长分的!”魏三低声道,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走廊里出来哒哒的皮鞋声。有人用小手电从铁门上的小窗口伸进来,挨个照了我们一下,看看都躺着,那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大概三分钟后,魏三儿说:“好了,可以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,黑灯瞎火,有啥好聊的,我应付了他们几句,用枕头当靠背,半躺在床上,沉默不语,假装睡着,当然不能真睡,得保持警惕才行。

    十点钟左右,他们几个渐渐安静下来。最后只剩下魏三儿和耗子还在小声说话,耗子就是跟魏三儿混的,一起被抓进来,他们聊得都是出去以后的打算,听他们的意思,耗子的罪比较轻,毕竟是从犯,好像是明、后天就可以放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,我不想再偷了,咱马上就成年,到时候再被逮着,可就不是关三个月就放出去这么简单的事情啊。”耗子沉默了一会儿说。

    魏三儿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三哥,睡觉了?”耗子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随便,反正你有爸妈,既然你不想再跟我混了,回去上学,或者去打工我都不拦着你,不过咱可得说好了,以前干的那些事儿,你可别哪天喝点猫尿,就给我抖搂出去!”魏三儿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能说了,我又不傻!”耗子小声说,“三哥,你出去准备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?我能干啥,继续偷呗,大不了再回来,这里供吃供住的,不也挺好么。”魏三儿笑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三哥,主要吧……如果你也能混到杨瘸子那个地位,那我说啥也跟着你混!”

    “草,你啥意思,嫌我没能耐呗?”魏三儿生气了,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不,三哥,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想,整个西城,才出几个杨瘸子啊?”耗子赶紧辩解。

    “杨瘸子算个屁!”魏三儿躺下。不屑道,“你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什么啊,三哥?”

    “是成为赵德利那样的人!”魏三儿说,说完,他自己叹了口气,估计是没信心,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诶。三哥,我听说赵德利有个女儿,长得挺漂亮的哈!”耗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叫赵……赵啥玩意来着?”

    “赵亮吧?”耗子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算了,咱又不认识,睡觉吧。”魏三儿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耗子没再说话,过了几分钟,魏三在床上打起了呼噜,听着他们的呼噜声,我也困了,打了两个哈欠,眼皮直往下耷,但是不能睡觉,林可儿很靠谱,她有今晚有人做掉我,肯定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撑了半小时,我实在撑不住,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上了,就在即将睡着的时候,我突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。”

    声音特别小,跟蚊子叫似得,我立马睁开眼睛,声音似乎是从耗子那边传来的。但我没吱声。

    果然,我用余光看见,耗子的轮廓从床上起来,慢慢向我走来,是不是想偷我的手表?

    等下,看着耗子佝偻的身影,我突然想起高宠的话来——晚上睡觉时候注意安全,别被老鼠给咬了!

    难道,杀手就是耗子?!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