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55、我动了谁的奶酪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3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是红头文件,纸页的角上有两个小字“秘密”,我赶紧放下,假装没事人一样,走向会议室门口。

    郑辰画负责布置会场,她肯定看过了这份文件,却还对我一点异常反应都没有,该不会是为了稳住我,然后抓我吧?

    不对,如果要抓我,郑辰西就不会让我来参加会议了,甭管怎么样,先离开这里再说!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正遇见郑辰西背着手进来,差点跟我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,你干嘛去?”郑辰西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局座。我去、去个厕所。”我慌里慌张地说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郑辰西随手一指,她旁边就是男厕所,早知道,我说下楼去买盒烟,乘机溜走好了!

    无奈,只得进厕所,假装方便,透过门帘看见,郑辰西就站在门口守着,看来是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洗手出来,郑辰西向会议室甩头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黑着脸,重新回到会议室里,辰画已经调整好了投影仪,连着一台电脑,上面显示着win95的界面。

    郑辰西看看表:“随便坐吧,等会儿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我坐在最边上一张没有摆放材料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坐那儿干啥。坐这边。”郑辰西指了指靠窗那边四个椅子的中间一张。

    我只好绕过去,坐下,郑辰西也过来,坐在我旁边,我这个应该是二把手,也就是王丽娜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郑辰西既然让我坐,肯定有她的道理,顺其自然吧,然而,顺其自然不是坐以待毙,我靠进椅子里,开始冥想,自己有可能犯了什么错误,近期也没干啥啊,关于行事案件倒是不老少,两次大规模的,一次是对付龙家,一次是对付刘万明,对了,还有一次,做掉了刘凯的一个手下,在东梁镇,不过那个案子很隐蔽,没有理由会被发现,龙家的,已经得到张少忠特赦,而且也过去很久了,刘万明这次,我已经是龙组成员,有持抢证、执法证,而且没有主动做案,都是被动的后发制人,按照条例应该也没犯大错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出在哪儿了呢?

    琢磨了半天,百思不得其解,看看时间,快两点了,其他龙组同志陆续到场,王丽娜进来,坐在了郑辰西的对面,算上我,一共七个人,那六位里面,就一个我没见过面,可能是后调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们坐下后,翻看桌上材料,无一例外,第一时间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我这边,看他们的表情,应该是郑辰西在事先并没有通知他们会议内容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开始开会。”郑辰西把茶杯放在桌上,将材料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也翻过来,假装第一次看见,“啊”了一声,看向郑辰西。

    郑辰西没看我,轻咳一声:“今天这个临时班子会议啊,只有一项内容。就是通报一下省汀对张东辰同志违法乱纪情况的处理意见。丽娜,你把文件给大家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王丽娜疑惑地看看我,开始朗读文件。

    文件内容分为两大部分,第一部分,罗列我的违法乱纪事实,第二部分,省汀对我的处理意见。

    违法乱纪的内容里,一共分三大项。

    第一。作为郭嘉机关工作人员,违规经商,列举了我开录像厅、创立辰东集团,还有我占股胡彪名下的资产,以及市里这个良辰车行的情况,这本来没什么,但因为我是龙组的人,按照宫务员法,宫务员法不许经常,所以我违规了。

    第二,身为郭嘉机关工作人员,乱搞男女关系,列举出我跟主要的几个妞的风流韵事,放在普通人身上,顶多算是道德问题,还依旧因为我现在的身份。又违规了。

    第三,利用公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,并涉嫌组织、领导黑涩会活动,主要是刘万明的事情,我不是调动龙组的特勤队去围剿松涛湖了么,这个违规,至于组织、领导黑涩会活动,主要针对的是前些日子。我带人在县城里跟别人多次当街斗殴,这其实不赖我,因为当时那个“张东辰”是王宇假扮的,再说,也没致人死亡,打架只是为了迷惑刘万明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这条,看似没什么,罪名却是最大,文件上有一句,事实清楚,罪名成立,建议移交司法处理。

    第二部分是省汀对我的处理意见,内部方面,开除出龙组,这个没说的;另外涉及行事犯罪的。移交司法,具体怎么判,我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谁举报的?”王丽娜读完,有点气愤地问。

    郑辰西耸了耸肩:“匿名信,一式三份,分别寄到省纪简委、咱们东北局的纪简委还有奉天日报社,报社直接刊登出来了,没法往下压。咱们只能配合调查,跟匿名信一起的,是一张光盘,里面全是作为证据的涉事照片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郑辰西看向角落里的郑辰画,辰画操作电脑,开始播放幻灯片,大概五十张最有,内容就是按照文件内容顺下来的,分别是我的录像厅、录像厅租赁合同、辰东集团办公室、集团的组织结构图(我挂名董事长)、良辰车行、我从赵德利家里出来的画面,我和赵德利打高尔夫球的画面,重头戏是,我先后带不同的女孩进出帝豪酒店的画面,其中不乏举止亲密的,看得我自己都脸红了!

    再后面,就是“我”带人当街斗殴的照片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证据确凿吧?从拍摄角度来看。并不能看出是谁干的。

    “按照省汀要求,班子内部通报一下,开个会,大家要以张东辰同志为诫,自检自查,自己有问题的要主动承认,没问题的也要警示自己,别犯错误。”郑辰西轻描淡写地说,“行了,就这事儿,散会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,没人动。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”王丽娜皱眉,“局座,你不能不管啊,前面两条没啥问题,这第三条,组织、领导黑涩会,要是移交去那边,可是七年以上的重罪啊!”

    我一听,吓得屁都凉了,七年?!

    “急什么,”郑辰西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,“那是针对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,他才17,生日又小,按照户口本上算,离16周岁还有半年呢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我欣喜地问,差点忘了自己的年龄优势!

    “进少棺所,顶多一年就放出来了。”郑辰西不在乎地说。

    “一年也不行啊,”王丽娜皱眉。“局座,你赶紧活动活动,把这事儿压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啧,王丽娜同志,请注意你的态度!也别忘了你的身份!”郑辰西严肃地说,这是班子会,不是在家,话不能乱说。

    王丽娜马上怂了,其他人也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散会,”郑辰西又说,“张东辰,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椅子挪动的声音,王丽娜跟那几位班子成员,还有辰画都走了,会议室里就剩下我和郑辰西。

    “局座……来真的啊。这回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以为呢?”郑辰西冷笑,用手指点了点桌子,“这可是红头文件,有法律效力的!这样也好,让你进去吃吃苦头,否则,你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。仗着自己财大气粗,整天横着走,早晚得给我惹出大事儿来!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我点头认错,确实,感觉自己最近有点飘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放心,关不了一年,你叔给我打电话了,进去关个十天、半个月的意思意思就行,我们组织组织材料,给你平反,到时候再在少棺所里,给你整个机会,立功表现一下,就能顺理成章地放出来了——但有个前提,你在里面,必须得遵纪守法,不能再犯错误,否则,神仙也救不了你,明白吗?”郑辰西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我深深地点头,郑辰西的意思是,以张少忠的能力,只要我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。不犯事儿,他就能用“正规手段”把我给捞出来,而且还能平反,毕竟涩黑这个事儿,可大可小,我这次逃不过去,主要是因为身在龙组内部,属于知法犯法,被开除之后就没这个限制了,到时候再活动活动,证明我跟县城的嘿势力“关系不大”,并非组织者和领导者,就没问题了,不过这需要缓冲和时间,现在,我必须得进去,给一些人“一个交代”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在害我?该不会是被我搞了弟弟的刘万春吧?

    应该不会,赵德利找他谈过话,申明利害关系之后,刘万春已经服了,再说他这么大的人物,也不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,他应该清楚,这样是不能彻底把我搞掉的。

    从辰画展示的那些照片来看。拍摄难度都很低,路人就能拍摄得到,其中唯一一张有点难度的,就是辰东集团的组织结构图了,我作为董事长在图的最上方,不过,这个图就挂在歆芸办公室里的墙上,进来的外人也很容易看见。

    这就说明,想搞我的,是个小角色。

    郑辰西让我先回县里等信儿,我慢慢踱步下楼,进了奥迪车,启动,突然想起来一个人来,该不会是他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熄火,下车,返回办公楼,找到辰画的办公室,门开着,我进去,只见她正用电脑浏览我的照片,是我和杨晓瑜从酒店出来的照片,而且她正操纵鼠标放大画面,最后,屏幕上只剩下我腰部以下、腿以上的运动裤的部位,她这是找啥呢?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