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51、他乡遇故知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那就赶紧去吧!”胡天娇说。

    安沐枫转向安生:“给老舅打电话,跟309打个招呼,否则咱们光挂号就得三天。”

    安生点头,过去一边给张少忠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现在感觉思考都是一件很“疼”的事情,不管想什么,都会增加头部的痛感,索性什么都不去想,任由他们摆布。

    安生打完电话,我们往外走,没等到医院门口,我的手机响了,胡天娇掏出来:“是郑局座。”

    我挥挥手,让她接,胡天娇接听:“喂。局座,我是天娇……噢,好的,我知道了,谢谢局座!”

    “咋了?该不会有紧急任务吧?”安生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局座说让咱们在这里等,她马上派车过来,送咱们去京城。”胡天娇说。

    一定是张少忠给郑辰西打的电话,让她帮忙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,外面阳光很刺眼,我让安生扶着我坐在树荫下,闭上双眼,保持平静,可还是疼的一激灵、一激灵的。

    “打一针吧,我怕你疼得晕过去。”安沐枫的声音,我睁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安沐枫带着一个护士出来,直接在外面给我扎了一针,等到龙组的救护车来之后,上了车,我感觉好些了,就是昏昏欲睡,很快就躺在担架上睡着,等再次醒来,头不疼了,一切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到哪儿了?”我问,看外面的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“刚过山海关,还有两个小时就能到帝都。”前面的龙组司机说。

    我坐起身,看向窗外,救护车正在高速公路上疾驰,后面还跟着两台龙组的车辆,其中一台是郑辰西那台红色的本田轿车,她的伤恢复得很快,不做剧烈运动。正常活动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姐,我没事了,要不咱回去吧。”我对安沐枫说。

    安沐枫苦笑:“你这种头疼是间歇性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再犯,万一耽误了,肿瘤扩散,你就小命不保了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姐!”安生瞅了一眼胡天娇,低声道。

    我看向身边的天娇,她的脸上挂着明显的泪痕,像是哭过好几次的样子,但此刻她没哭,眼神很坚定。

    “放心,”我拉着她的手,“我命硬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胡天娇点点头:“嗯!我也不信老天这么不公平,才让我失去一个最爱我的男人,又让我失去一个我最爱的男人!”

    我眼睛一湿,摸摸她的脸颊,突然,那个部位又开始隐隐作痛,但我没有声张,只是让胡天娇扶着我躺下,闭上眼睛,假装睡觉,以免引起他们的担心。

    还好,这次疼的没有中午那么剧烈,慢慢缓解了过来。半小时后,我再次坐起,在救护车里跟他们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钟,车队到达帝都的309医院,有穿着龙组制服的人接待,直接推我进去做ct,还有什么共振之类的检查。结果很快出来,确实是颅内肿瘤,有一分钱硬币那么大,位置比较深,而且是恶性的,就是癌细胞,随时可能扩散,专家组开了个会,提出两个方案供我们参考。

    第一,保守治疗,采取放射性疗法,俗称放疗,用射线慢慢杀死肿瘤,这样风险比较小。就怕在完全杀死肿瘤之前,它扩散掉。

    第二,手术治疗,开刀,因为肿瘤位置的关系,这个手术的难度很大,有致命的风险。但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情况就是这样,”他们的脑科主任说,“你们回去商量商量,明天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商量了,”我笑道,“手术吧,抓紧时间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东辰,还是商量商量比较好。”安沐枫拽了下我的胳膊,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主任说,“即便手术,也得从岛国请专家过来,这个手术咱们可做不了,一切准备就绪的话。也得两天后才可以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按照手术方案准备吧。”郑辰西抱着肩膀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已经联系岛国那边的专家了,最快明晚就能到咱们这里。”脑科主任说。

    离开医院,宾馆也已经安排好,就在309医院的对面,这里是帝都的市区,夜景看上去非常繁华,真想逛一逛,可是郑辰西不让,让我老实儿躺在床上休息,她们几个轮流看着我,不让我活动,以免激活脑袋里那个小怪物。

    我的意见是做手术,但我不但是我自己的。还是龙组的,是妞们的。

    郑辰西的主张是保守治疗,她认为现在的治疗方法已经有很大提高,控制癌细胞扩散的药物比较稳定,没必要冒着做手术的风险。

    胡天娇的意见跟我一样,马上进行手术,认为拖延下去危险系数太大。还不如赌一把,她觉得大夫都把手术后果往严重了说,免得真出什么事情,他们担责任,相比之下,手术应该更安全。

    她俩谁也说服不了谁,还差点在房间里吵起来。最后安沐枫劝架,说要不然大家投票吧,把跟我关系比较亲近的人都当成候选人,列出一张单子,居然有二十三人之多,以女生为主,男人只有浩哥、孙大炮、老金同志和歆芸的爸爸四个人,张少忠不参与投票,说你们自己决定。

    分别给她们打电话,让她们做二选一,安生负责划票,搞得乱七八糟的,因为有人不止一次地打电话过来更改主意,一小时后。投票结果才出来,赞成保守治疗的有十一人,赞成手术的有十二人。

    郑辰西看完安生的统计结果,抱着肩膀,叹了口气:“那就手术吧,大不了,大家一起守寡呗!”

    “一起守寡?”安沐枫乐了。“也包括你吗,郑局座?”

    郑辰西脸色微红,轻咳一声,说再去跟医生沟通沟通,就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别太担心,”安沐枫拉着我的手说。“天娇说得对,医生都故意把结果往严重了说,怕担责任,我就是医生,可以负责任地跟你讲,手术成功的概率超过九成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就别跟着忽悠我了。”我苦笑道,如果是九成,她们还至于争得面红耳赤么?

    再者说,手术概率没意义,失败就是失败,就是百分之一的概率,一旦失败,那也是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宋佳她们要过来,我没让,叫安沐枫跟她们说,大夫不让我见太多人,容易引起情绪波动,都来了干嘛,整的跟见最后一面似得,不吉利!

    当夜无事,胡天娇跟我一个床睡的,她不许我碰她,连想都不许想,怕我一激动再犯病。

    可我没忍住,趁她睡着的时候,蹭了过去,结果还真犯病了。吓得胡天娇赶紧把隔壁的郑辰西、安生、安沐枫他们叫过来,把我送去对面医院,又扎了一针才渐渐恢复,折腾到凌晨两点多钟,回到宾馆,这回我老实了,她们也有经验了。让安生留下来,坐在沙发上守着我。

    虽然安生长得很像女孩子,但我可是直男,无奈,只好睡觉。

    次日早上醒来,简单洗漱,继续在床上躺着,按照医生的交代,不能吃刺激性食物,戒烟戒酒,吃、喝都好说,不让抽烟这事儿比较难受,憋到中午,我实在憋不住,让安生去给我弄一支烟,哪怕抽两口都行,我的烟早就被郑辰西给搜走了。

    安生犹豫了一下,点头出去。

    大概五分钟后,敲门声,可能是安生没带房卡,我过去开门,门外站着的却不是安生,而是一个熟人!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是小宋佳!就是上次假装成转校生,过来刺探情报的那个小美女!

    “呵呵,听说你生病了,到了我的地盘儿,我不来看看你也说不过去啊,”小宋佳笑道,“不请我进去吗?”

    我狐疑地看着她,心中琢磨,要不要叫隔壁的郑辰西过来,因为小宋佳身后还站着一个冷面女人,一看就不是善茬,我怕她们来的目的,不只是探病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不用想啦,你的人都已经被我给解决掉了。”小宋佳挑了挑眉毛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讶道,“你把她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紧张样儿,放心吧,都活着呢,只不过被我抓了而已。”小宋佳轻松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我眯起眼睛问。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