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49、奇怪的宋佳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拜祭结束后,我让林可儿留下,等我们走后,把那颗玩意给处理掉,我自己开车,带着胡天娇和天娇妈妈回县城。

    路上,车里放着舒缓的音乐,但三人都沉默不语,气氛比较压抑,快进县城的时候,胡天娇妈妈突然打破了沉寂:“东辰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妈,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”我回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天娇,你今晚跟东辰洞房吧。”天娇妈妈又说。

    我跟副驾驶的胡天娇对视一眼,胡天娇脸红了,下意识地夹紧腿,回头娇嗔:“哎呀,妈,你说啥呢!”

    “妈,不着急,我们还小。”我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天娇妈妈微微笑了笑。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进院子里下车,胡天娇妈妈并未进屋,而是带着我和天娇来到别墅大门外面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把这个红布揭下来吧。”天娇妈妈指着门垛上的红布说,按照当地习惯,家里男主人死后,如果有门牌的,头七天,需要用红布遮挡起来,防止“死者”找回来,“留在”家里不走,造成家人疾病之类,当然。都是无稽之谈,习俗罢了。

    天娇她们家别墅的门牌上没有号码,只有两个汉字——胡府,那个年代,很多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喜欢用这种方式彰显门面,像市里的刘凯家、程小卷家、赵德利家,都是这样。我走过去。踮脚揭下红布,却见门牌上的字变了,原本的黑曜石门牌,变成了汉白玉的门牌,上面阴刻着两个鎏金大字——张府。

    “嗯?”我回头,疑惑地看向天娇妈妈。

    “你爸临终前,把我叫进病房。就是嘱咐我做这事儿,”天娇妈妈神色黯淡地说,“东辰,以后,你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我眼睛一湿,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,自己心里,还有过一点不舒服,因为胡彪临终前叫了天娇妈妈和天娇进病房挺长时间,怎么不叫我进去呢,肯定还是拿我当外人,现在明白了,我是误解了胡彪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两天后,我还是让老李偷偷把门牌给换了回来,心意我领了,但这么明目张胆地“鸠占鹊巢”,我怕外人说闲话,尤其是担心胡彪的那些手下们看了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是,这里确实成了我的家(之一),有空我就会回来,看望天娇的妈妈。

    祭拜胡彪是在清晨,在别墅吃完早饭,李叔开车送我和胡天娇去育才,因为今天是期中考试!

    我俩,还有王宇,都耽误了一周的课程,考完第二天的晚自习,赵倩照例把成绩先“偷”了出来。天娇还可以,年组前三十,王宇和我的名次,都跌落百名之外,杨晓瑜当时就在班里,皱眉,让我下自习去她办公室谈话。

    下课后。我跟杨晓瑜去了办公室,没想到宋佳也在,当着其他老师的面,她俩你一句、我一句,这把我给批评的……

    第四节晚自习,我送天娇回宿舍后,因为知道宋佳没走,我便没回男寝,而是在操场溜达了一圈,等熄灯铃响之后,我摸进了教职工宿舍,上楼来到304房间门口,用钥匙捅开门,房间里亮着灯。宋佳和杨晓瑜正在一个盆里洗脚嬉闹,见我进来,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宿舍,跑这儿干啥来了?”宋佳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宿舍关门了。”我随口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住下吧。”杨晓瑜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张东辰,你是想你的杨老师了吧?”宋佳挑了挑眉毛说。

    “诶,佳佳。你别诬陷我啊!他明明是冲着你来的嘛!”杨晓瑜把双脚从水盆里拿出,“你们睡吧,我出去再找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咱仨都出去好了。”我说,这场景,没法单独叫走宋佳。

    “去干吗?”她俩同时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邀请二位老师去看电影。”我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她俩对望一眼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我去楼下等你们。”我说,旋即退出房门,下楼等待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宋佳和杨晓瑜穿戴整齐下来,可能还没明白我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,其实我也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安排今晚的活动,只是单纯地觉得杨晓瑜宿舍的床太小了点,无论做什么都不太方便的样子,当然。我的本意是冲着宋佳来的。

    三人步行来到停车场,上了我昨天开过来的一台崭新的奥迪轿车里,这是赵德利送给我的,他从一气集团订购的那批捷达,昨天运到了西城,一同运送过来的,还有他订购的几台进口奥迪,其中一台顶配的送给了我,算是对我“拯救”赵凉的感谢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,那就是加强双方合作关系,刘氏兄弟倒台,在西城造成了大地震,各股势力都在觊觎他们在市北留下的真空地带。我想接管,没那么容易,赵德利也有想法,他一直没有贸然投资搞房地产,就盯着市北这块的棚户区改造,但光凭他自己,也很难办到。我俩合作,强强联合,方能事半而功倍。

    “哇,这车不错啊,新买的?”杨晓瑜坐进车里问,她不掺和我的事儿,宋佳知道。

    “市里一个老板送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又是哪个老丈人送的吗?”杨晓瑜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真是。”宋佳在后座抱着肩膀冷笑。

    我没吱声,开车出学校,奔县城,现在的县城,几乎可以算是绝对安全,没有外敌,县城内部那几个小势力的头领,在刘万明死后,浩哥请他们吃了顿饭,我也在场,都是混江湖的,用不着点拨他们,他们都主动承认错误,对浩哥和我表示效忠之意。我们“宅心仁厚”,也没有为难他们,毕竟以后,还要在一个地方混。

    开车来到北门的录像厅一条街,这里一周之后就要兑出去了,白鹿已经找到愿意接手的老板,市里的那家网吧。也在筹备中,预计暑假之前就可以开门营业,最近白鹿和李金玉都在跑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依旧是四号厅,白鹿不在,三号厅的小姑娘带班,见我进来,赶紧起身问好。

    “还剩下几个包间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五个呢。”小姑娘说。姓陈,我忘了她叫啥名了。

    “再来客人,就说满员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老板。”

    挑选了一张爱情片的碟片,我带着宋佳、杨晓瑜进包房看电影,《重青森林》,看片名我以为是在大陆拍摄。看了才知道,原来是在港岛,有个建筑叫重青大厦,拍的很抽象,感觉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“江影那边应该开始拍摄了吧?”杨晓瑜问,江影已经离开育才两天,应邀加入了张小刚导演的剧组。在帝都拍戏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,不知道啥时候回来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真好,教出一个大明星哈!”杨晓瑜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教出一个江湖大哥呢!”宋佳看向我说,杨晓瑜吐吐舌头,不再吱声,认真看电影,往边上凑了凑。不妨碍我跟宋佳。

    我和宋佳坐的很紧,胳膊贴着胳膊,不知道是否因为杨晓瑜在场的缘故,黑暗中,我想拉宋佳手的时候,却被她打开了。

    连手都不让拉,更不能做其他动作。我也只好看电影。

    放映到大概一半的时候,杨晓瑜起身,说去下洗手间,她刚出门,宋佳就转身过来,捧住我的脸,二话不说亲吻上来,我明显感觉到了她心中的那团火焰,也热情地回应她,可是当走廊里传来杨晓瑜回来的高跟鞋声音时,宋佳又马上跟我分开,正襟危坐,盯着电视的屏幕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,你到底?”我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啥啥意思?”宋佳反问我。

    “今晚到底……行不行?”我问。

    这时。杨晓瑜推门进来,调笑道:“呵呵,你俩看得挺认真啊!”

    “快坐下,到关键时刻了!”宋佳拉着杨晓瑜坐下,挎着她的胳膊,又把我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我猜不透宋佳的心思,只要继续陪着看,四十分钟后,电影看完了。

    “还看吗?”我问她们。

    “有点困了,找地方睡觉吧。”杨晓瑜耷拉着眼皮说。

    我又看向宋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