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46、认贼作父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好啊,来呀!”宋佳勾了勾手指,不过等我要压上去的时候,宋佳却敏捷地翻滚开,躲到一边,掩嘴嗤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等你把手头的事情办完再说吧,”宋佳笑道,“我想要你一天一夜!”

    说的我原本渐熄的浴火,再度升腾起来,因为宋佳的表情,实在是太右人了,我看得出来,这种表情,并非做作的表演,而是狂野真情的流露。也对劲儿,我跟前面几个妞,还都是酝酿好了情绪,找到地方,洗的白白净净之后,才做喜欢的事,面对这个我最喜欢的女人,当然更不能随便了。

    “憋得难受吗?”宋佳见我不语,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我挠挠头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攒着吧!”宋佳眯起眼睛笑道。

    我也笑,说好。又聊了一会儿,歆芸给我打电话,说已经跟昱忆换完脸了。其实也不是换脸,昱忆的脸本身就不固定,变来变去的,我只是让白蒹葭把昱忆的脸,变成宋歆芸的样子,宋歆芸变成什么都行,关键是要歆芸的声音,这是昱忆的化妆术不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俩回来吧,我在家等你们。”我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大概二十分钟后,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歆芸带着一个我没见过的女孩进来,不过这个“歆芸”,因为穿着平底鞋,显得矮小许多。

    “哇,真的这么神奇!”宋佳惊讶道,摸了摸“歆芸”的脸,又摸了摸真正的歆芸的脸蛋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看,二人身高差距有点明显,其实昱忆并不算矮,能有156、157厘米,但歆芸大概163、164厘米的样子,还是能看出来,我便让昱忆穿上歆芸的高跟鞋,嗯,这回看起来更像了,歆芸又教了昱忆一些自己的说话习惯、小动作之类,宋佳在旁指导,半小时后,昱忆就成了歆芸的完美复制品,不但形似,神似更甚。

    但二人有个区别,现在还没体现出来,那就是遇到危险时的眼神,昱忆自认为天下无敌,跟林可儿一样目中无人,从不觉得会有危险;歆芸做生意是把好手,可一遇到危机情况,立马变成呆头呆脑的傻兔子,连江影、胡天娇都比她强不少。

    我让歆芸教昱忆被吓到是什么样子,昱忆学了很久都没学会,嘴里啊啊地惊叫,眼神中却还是满满的自信与平静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,你一遇到危险就装吓晕过去了,”我无奈建议道,“晕倒总会吧?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昱忆两眼一翻,瘫坐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又半小时后,我带着昱忆离开,溜达出小区,那台黑色轿车,停在离录像厅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,露出半个车身,里面的司机放平了座椅,正躺着睡觉,我怕他久久不见我出来,再上楼去骚扰宋佳和歆芸,就故意从他车头前走过去,捡起一个小石子,丢向轿车的引擎盖,然后不再管他,跟昱忆在街口打车,往黄家沟方向赶。

    在车上,昱忆还是叫我姐夫,我想了想,也对劲儿,歆芸也可以叫我姐夫,在那个年代,计划生育工作不是那么严格,也就是象征性地罚罚款,有两个小孩的家庭不在少数,而且,很多都是两个女儿,比如宋氏姐妹、郑氏姐妹,金氏姐妹,赵氏姐妹。

    到达黄家沟,在大坝下车,已经有刘万明的手下在这里等待。

    “哎,姐夫,你带我来这儿干嘛,不是去找黄蕊吗?”昱忆惊讶地问我。

    我给了黑衣人一个眼色,他们上前,把昱忆控制住,搜走手机,用绳子捆住双手,用手绢堵住嘴,把她带上汽艇,昱忆挣扎了几下,两眼翻白,晕倒在船舱里,我也跟他们一起,登陆湖心岛,进入小木屋面见刘万明。

    刘万明看看晕过去的“宋歆芸”,满意地点点头,让手下把昱忆带走。

    “刘叔,把她带哪儿去啊?”我假装很关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,这个就不用你管了,”刘万明笑道,“来,给我跪下,叫我声爹,以后你就是我干儿子了!”

    我痛快地跪在地上,给刘万明磕头,叫爹,心中默念着,跪天。跪地,跪死人!

    “好好,”刘万明拍手,让人拿来一个锦盒,“儿子,这是爹送你的见面礼!”

    “噢?”我从地上起来,双手接过锦盒打开,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,原来是我那串小叶紫檀的佛珠,不觉心中暗笑,呵呵,这他妈不是物归原主么。怎么变成送我的见面礼了?

    不过,佛珠上面,被加了不少东西,原本就是一串素珠,现在珠子的顶端、下面还有两侧,都有黄的、绿的,类似宝石之类的配饰,我不太懂这些,既然刘万明知道这珠子值三十万,估计也不会拿廉价的玩意往上加。

    “谢谢干爹!”我很欢喜地把佛珠戴在脖颈上,还挺好看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,带反了你,那佛头应该在脖子后面。”刘万明笑着提醒。

    我噢了一声,转动佛珠,调整了一百八十度,以为是个挂件,放胸前的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调整佛珠的时候,我摸着那个块头挺大、方圆并济的佛头,不觉想起了西山宾馆房间电视柜下面的窃听器,刘万明送我的这个玩意里面,该不会也装了一个吧?

    我没有着急去查看,而是平静又略带兴奋地陪刘万明喝喝茶、聊聊天。

    “爸,你准备什么时候对付张东辰?”当刘万明聊起张东辰的时候,我顺势问他。“我可以潜伏到他身边,咱爷俩来个里应外合!”

    刘万明微微一笑:“不急、不急,宋歆芸在你手里失踪,我怕张东辰会对你起疑心,你先待在市里,等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再出动——好钢用在刀刃上嘛!”

    我本想趁机问刘万明,胡彪到底是不是他杀的,不过话要出口的时候,觉得这样有些鲁莽,还是过段时间再说。

    聊了会,刘万明打了个哈欠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爸,我就不回西山宾馆了,随便找个地方,免得我在钱博远面前暴露。”临走的时候我又说,因为西山宾馆在刘万明的监控当中,干点啥都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去哪儿,你现在是我干儿子,我自然相信你了!”刘万明狡猾地笑道。

    他这么说,我更确信佛珠上面有东西,他才敢放任我不管。

    乘坐小船离开小岛,因为黄家沟晚上没车,我让刘万明的保镖给我送去市区,现在我是“太子”,他们自然得听话。

    到了市区,保镖问我去哪儿,我说我也不知道,你回去吧,我自己溜达溜达。

    保镖走后,我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溜达,找到一家宾馆,进去开个房间,看了会儿电视,准备洗漱睡觉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好脏啊,洗个澡。”我自言自语道,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拿掉佛珠了。

    把佛珠放在床上后,我进洗手间,打开花洒,让水流的噪音给我掩护,回到房间里,凑近佛珠,仔细查看,果然在佛头的穿孔里面,发现了一根很细小的类似电线的东西,这个佛头好像是塑料的,看来这是特别制作,把窃听器用某种办法裹在佛头里面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刘万明让我把佛头放在脖子后面,那样就与外界直接相通,不但能监听我,还能监听我身边的人,如果放在前面,埋进衣服里,可能监听效果就没那么好。

    该怎么把它弄下去,又不让刘万明怀疑呢?

    琢磨了半天,我决定向王丽娜求助,他们龙组掌握高科技装备,或许会有办法。而且,我还需要她给我提供一个能随身携带不被发现的录音机,以便等刘万明承认是杀死胡彪的幕后黑手后,能录到证据。

    我来到卫生间,给王丽娜发短信,说明现在我的情况,请求支援,王丽娜对我变脸、变声的事情问都没问,让我给那个监听器拍个照片发过去,我拍了一张,发彩信给她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丽娜问我地址,说会派个技术人员过来帮我弄。

    我担心来的同志毛手毛脚的,会被窃听器另一边的人发现,王丽娜说,那个同志会带个屏蔽器过去,方圆十米之内,所有监听器都会失效,是失去作用,进入休眠状态,不会出现忙音,也就不会被对方察觉,这是龙组屡试不爽的成熟装备,大可放心。

    我将宾馆地址给了她,王丽娜说大概四十分钟后到达。

    我真洗了个澡,然后出来,躺在床上,打开电视机看球赛,不过看了会儿,我就关掉电视,假装睡觉,让房间保持安静,不然,一会儿球赛声音突然被干扰器中断,容易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快十一点的时候,走廊里果然响起敲门声。床离门口距离大概五、六米,估计窃听器已经失去作用,我起身过去开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