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44、搂草打兔子,顺道抱美人男生都市(第2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p; 钱博远眯起眼睛看我:“王宇,有时候我甚至觉得,你跟姑爷,就像是双胞胎一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”我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妈的,差点露馅,王宇也狠,但他到关键时刻,容易优柔寡断,这点上。他不如我。

    开车回到市里,刘万明的车给我们带到西山宾馆,扔下一个保镖就走了,我和钱博远下车,刘万明的保镖引领我们进去,拿了房卡,一共四个房间,我和钱博远一人一间,剩下钱博远的手下住两间。

    进房间之前,我贴耳对钱博远说:“叔,小心窃听器,找一找。”

    钱博远点头,分别进房间,我关上门,开始到处翻找,果然在电视柜的下面,摸到了一个方方正正、闪着红点的黑色东西,跟麻将骰子的大小差不多,用透明胶带给粘在那里了,正好,可以利用它,直接向刘万明传递错误情报。

    我看看时间,快吃晚饭了,就用手机给钱博远打电话,让他收拾收拾,下楼吃饭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我低声问他找到没有,钱博远点头。说在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有个小东西,他没敢拆,也没敢乱讲话。

    “干爹,整点白酒呗,”我突然笑着大声说,“喝完回房间,好好睡一觉,折腾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看见,餐厅门口那边,有个穿着宾馆工作人员的家伙,正鬼鬼祟祟地看我们,一米八多的大个子,身材很是壮硕,身上的工作服却明显小一圈,一看就是伪装的。

    点了些酒菜,上菜的正是那个工作人员,每次来都只端一盘,磨磨蹭蹭的,偷听我们的谈话,我和钱博远就正常聊天,没让他听去什么,不过上最后一道菜的时候,我故意说:“干爹,我听多多说,今天下午张东辰找她了,你知道这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咋了?”钱博远问。

    “多多长得那么漂亮,我怕张东辰对她……”我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借他个胆子,他妈的,张东辰要敢动我姑娘一根手指头,老子不扒了他的皮!”钱博远楞起眼睛吼道。

    吓得我后脊梁发凉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趁那个服务员不注意的时候,我把杯中的酒给了钱博远保镖,换成矿泉水,他们都喝酒了,江湖中人,酒量好,喝个二、三两酒也不耽误事。

    吃完饭,回到房间,我坐在床尾,俯身盯着那个窃听器看了一会,用手机跟王宇发短信交流。他做的很好,下午已经和钱多多去“开房间”了,括号注明——啥也没干,出酒店的时候,“正好”遇到钱博远的手下,他们想抢钱多多回去,又在帝豪酒店门口跟张东辰干了一架,打的时间比较长,估计刘万明的探子,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短信交流完毕,我看了会儿电视,发信息,让王宇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我接听,并按下免提键。

    “王宇。你上哪儿去了?”电话那边的“张东辰”冷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,东哥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计划进行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计划?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让你和钱博远假装投降刘万明么,进行的怎么样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,怎么了?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王宇,你好像有点不对劲呐,”那边冷冷地说,“是不是听说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东哥,你跟我说实话,”我想了想才说,“今天下午,你是不是把钱多多给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不是演戏给刘万明看么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演戏怎么还演到帝豪酒店去了?”我质问他道,“你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把钱多多给睡了!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王宇,你这什么语气。什么态度,我是你大哥,我睡谁,还得跟你汇报一下呗?”他怒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东哥,我错了,可是,你明明知道我喜欢钱多多……”我放缓语气,假装认怂。

    “我是把她给睡了,以后多多是我女人,是你嫂子,你别再提这茬,否则,咱们连兄弟都没得做。”他冷冷地说,“再者说,你现在之所以是钱博远的干儿子,那是因为我抬举你,你该不会以为自己真挺牛比吧?就凭你,想让姓钱的把女儿嫁给你?做梦呐?我明告诉你,王宇,钱博远早就想让钱多多跟我了,我一直嫌她不够漂亮,没想到今天睡了一下,活儿还不错,啧啧!”

    “东哥,你别说了,我错了。”我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老钱动作快点,刘万明要不接受你们投降,你们就他妈赶紧回来,实在不行,咱跟他正面开战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东哥你别着急,明天再看看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好,挂了。”

    嘟——嘟——嘟,我按掉了电话,啪地把手机摔向电视柜下面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,我草你妈!”我开启自黑、自虐模式,啊啊大叫着,一边骂“张东辰”,一边对墙壁拳打脚踢地泄愤。

    泄了几分钟愤,又一个电话打来,我捡起电话接听。诺基亚的,很结实,是赵凉。

    “喂,小凉,怎么了?”我喘着粗气问。

    赵凉委屈地说:“王宇,我爸把我跟你在一起的事儿,告诉张东辰了,他说要我离开你,对不起,王宇,咱们还是……还是分手吧!”

    嘟——嘟——嘟,赵凉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缓了几秒钟,看着窃听器,狠狠地说:“张东辰,你不仁,休怪我不义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关掉手机,去卫生间洗澡,因为窃听器的那一边,肯定不是刘万明,而是他手下,得给他时间向刘万明汇报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开手机,我马上给刘万明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刘万明不紧不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刘叔,是我,王宇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噢,小宇啊,”刘万明笑道。对我的称呼都变了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刘叔,我想单独跟您谈谈,您现在有空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谈什么呀,就在电话里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想当面跟您谈,您放心,我没有害您的意思。”我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刘万明爽朗大笑,“年轻人呐,唉,你下楼吧,我让我的人接你过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刘叔,待会儿见。”我挂了电话,轻轻舒了口气,从刘万明的语气细节分析,他已经得到汇报了。

    出房间,我在隔壁钱博远的房门口偷听了一下,里面传出大声的呼噜,之前吃晚饭的时候我就交代钱博远,回房间只管睡觉就行,我没让他参与进来,怕他说漏嘴。

    下楼,宾馆门口果然停着一台黑色轿车,一个西装男站在车边,帮我打开车门,不过在我上车之间,他对我进行搜身。当然,什么也没搜到。

    轿车往西北方向走,渐渐远离市区中央,看来是去黄家沟那个小岛,虽然出过一次事,可能刘万明还是觉得那里最为安全。

    果然,轿车进了黄家沟,停在大坝下方,我假装疑惑地问,来这儿干嘛,这是哪儿?

    因为王宇并未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保镖没搭理我,带我上大坝。

    这个刘万明,为了防我偷袭,真是煞费苦心。一圈儿的大坝,居然每隔大概二十米就装了一盏射灯,近百道惨白明亮的光,贴着水面,射向湖心小岛方向,这样,无论我们从哪个方向、用何种方式接近小岛,甚至说,哪怕湖面上起一丝异常的波澜,都会被岛上站在高处的哨兵发现——而那个哨兵,就站在岛上新修建起来的一座灯塔顶端。

    保镖用对讲机讲话,不多时,岛上码头的汽艇开过来,不是之前那艘了。那艘的船体被打了不少窟窿,估计不能再使用。

    到达码头上岸,岛上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、竹林,几乎被砍伐一空,只剩下几颗孤零零的比较高大的树木,取而代之的,是三步一岗,两步一哨,不到一千平方米的岛上,至少有四十多个黑衣人警戒,小木屋的旁边,还搭建了两个大帐篷,估计是供守卫轮流休息,整的跟营地似得。

&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