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43、和刘万明的对话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到达开始打球的地方(不知道术语应该叫什么),赵德利、刘万明、钱博远还有赵凉跟我,按照长幼尊卑,先后开球,熊孜孜一直跟随着指导,我问她有多少个洞,她说有十八个洞,我目测了一下,每两个洞之间的距离,怎么也得一百多米,估计得打很久。

    赵德利和刘万明都会打,自然没问题,钱博远一杆出去,飞的倒是挺远,不过打偏了不少,赵凉力气太小,用尽全力,却只打出几十米远,也可能是发力方式不对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了。”刘万明笑笑,我是最后一个打的。

    熊孜孜帮我摆好球,我瞄着远处的棋子,有偏东风,得微调一下,瞄准了。稍微调整一下角度,挥杆击球,球变成了白点,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。

    “好球!”赵德利拍手叫好,落点离旗杆很近,看不出多远,应该不超过二十米,反正比赵德利和刘万明的球离洞口都近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王。打的不错嘛!”刘万明笑道。

    “瞎蒙的。”我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小凉你看,同样是第一次打球,王宇可比你强多啦!”赵德利对赵凉说。

    “切!我手滑了!看我追上你们的!”赵凉说完,扛着球杆,迈开大长腿过去击第二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球童帮着拎包,还跟着四台小电动车,赵凉的球童和小车过去,钱博远因为打偏了不少,不好意思地笑笑,又单拉出去一台车,剩下我和赵德利、刘万明同车,过去旗帜那边,他俩坐前面,我坐后面,一路上二人谈笑,不过都没说什么重要的事儿,话题主要围绕高尔夫球,他俩球龄都有两、三年了,以前西城没有高尔夫球场,他们在周边城市打过,不过没有一起打过球,从对话中,我感觉他俩是最近才接触上的。

    熊孜孜跟我们同车,坐我旁边,充当刘万明的球童。

    很快到达洞口,他俩一人一杆,把球向洞口推近了点,但没进球,我也推过去,也没进。

    第三杆,刘万明进了,赵德利没进,我的球,其实离洞口只有不到一米远,又是平整的草地,高尔夫球洞看上去比在电视里看要大一些,本可以推进去,但我为了给赵德利面子,也没进,第四杆,在他进洞之后,我才推进去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向钱博远,他第二杆又打偏了,打到了树林的那一边,正带着球童钻树林子,而赵凉第二杆也没打到位,还在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开吧,不等他们了。”刘万明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德利摆球,向第二洞打去。

    他俩水平相当,刘万明的球技似乎比赵德利高一些,看的出来,他在让着赵德利,以便跟他保持同步,我虽然是新手,可能是运动天赋,学得比较快。也一直能跟得上他们的节奏,打到第六洞,或者第七洞的时候,赵德利出现了一个失误,把球打进沙坑里去了,而我和刘万明的球,都在旗帜附近的圆形草坪上。

    赵德利过去,下了沙坑之后。我终于有机会可以和刘万明单独接触。

    “小王,你球打得挺厉害啊,以前真没打过?”刘万明主动跟我搭话。

    “真没打过,刘叔,您打得才厉害,我看出来,您是让着赵总呢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伙子眼睛挺尖呐,”刘万明看向沙坑方向,笑了笑,看向熊孜孜和另一个球童,“我们等会赵总,你俩去那边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刘总。”球童虽然叫球童,但不是儿童,都是成了年的年轻人。他们成天跟这帮达官显贵打交道,自然懂得察言观色,马上去了草坪边上,远离我们。

    “刘叔,你是不是有啥话想对我说?”我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寻思咱爷俩抽支烟。”刘万明说。

    “抽我的吧,刘叔。”我用腿夹着球杆,从兜里掏出软中华。

    “哟。烟不错嘛。”刘万明接过我递过去的烟笑道。

    “从我干爹那儿拿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他真是你干爹?”刘万明突然眯起眼睛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,刘叔?”我佯装无辜,把打火机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你……”刘万明低头看了眼打火机的位置,点着烟,又继续用他的小眼睛看我。

    “最近才认的,”我说,“我跟张东辰是同班同学,先认识的张东辰,后认识的钱博远,他可能是看我挺能打架,自己又没儿子,就收我当干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”刘万明点点头,似乎信了,“那你跟张东辰关系好些。还是跟你干爹关系好些?”

    “刘叔,您觉得呢?”我笑道,想套我的话?没那么容易!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让我变强、变有钱、变得有势力,我就跟谁关系好。”我接着刘万明的话,开始唠正经事。

    “有奶便是娘咯?”刘万明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在磕碜我,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!”我也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,”刘万明点点头,“小子,我喜欢你的直率!”

    这时,赵德利把球从沙坑里打出来了,我便没有跟刘万明继续交谈,紧抽了几口烟,把烟熄灭在熊孜孜递过来的随身烟灰缸里,继续跟他俩打球。

    钱博远和赵凉,因为杆数超标严重,已经被我们远远甩在后面了,我们仨依旧齐头并进。

    打到大概第十二个洞的时候,赵德利再次出现失误,这次球没有掉沙坑,只是距离比较远,离我和刘万明的球能有三十多米,刘万明故技重施,支开熊孜孜和我的球童,再次低声交谈。但我不想这么快就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,那样显得太过直接,容易被这个老狐狸给识破,还是慢慢渗透比较好。

    刘万明对眼前这个“王宇”还是比较感兴趣的,开始问我,在认识张东辰之前的经历。

    我对王宇的情况了如指掌,也算对答如流,王宇是单亲家庭,妈妈做生意,不太管王宇,而且王宇的性格属于争强好胜那种,从小学开始就混社会,到初中已经自己打出一片天地,刘万明听我说完“我”经历,满意地点点头,拍拍我肩膀:“小子,你确实是个混社会的材料,要不要考虑过来跟我?”

    我假装犹豫了一下,没有立即表态,刘万明马上说:“你考虑考虑,我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刘叔赏识,不用考虑了,我还是决定暂时跟着我干爹混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噢?你刚才不是说,谁能给你前途。你就跟谁混么?你应该知道我的实力,过来跟我的话,肯定比跟你干爹要强啊!”刘万明说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赵德利,他已经把球打过来了,正扛着球杆朝这边走。

    “刘叔,不瞒您说,”我压低声音,准备埋个伏笔。“我正在追钱博远的女儿,我如果跟了您,只是您的一个手下,哼哼,如果我要是把钱博远的女儿搞到手,钱博远的一切,就都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挺有野心呐!”刘万明笑道,“我倒是也有个女儿,不过比你大,都大学毕业了,跟你不合适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在逗我,以刘万明的性格,肯定不会用出卖自己女儿的方式来拉拢人,因为他拉拢人,只是为了利用罢了,用完了,随时可能翻脸不认人,甚至反目成仇,所以不会把女儿推火坑里去。

    赵德利过来了:“你们爷俩聊啥呢?啥女儿?你姑娘回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还在省城,”刘万明说,“我刚才跟小王说。我有个姑娘,可惜跟他年龄差得有点多,诶,赵总,我看你姑娘好像跟小王年纪差不多啊!这个小王,球打得好,又长得一表人才,要不。我当个介绍人,给你和老钱撮合撮合当亲家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我姑娘说他有对象了!”赵德利说。

    “啊?谁啊?”我脱口问了一句,问完我就后悔了,我现在是“王宇”,张东辰的手下的干儿子,地位比较低,只是陪他们打球而已,人家两个大人物是在开玩笑,我跟着起什么哄啊!

    赵德利倒是没有在意,笑着说:“前两天吃饭的时候我问她,我说,小凉啊,你是不是搞对象了,咋成天总乐呵的呢?她说是啊。我就问,谁啊,我认识不认识?她说,你认识,就是那个张东辰嘛!”

    机会!机会!这是个机会!

    是个让“王宇”和“张东辰”关系破裂的机会!

    我不再顾及自己的低下身份,马上表露出明显的不悦,冷冷地说:“噢,原来是张东辰。呵,刚才小凉还说要我做他男朋友,看来是在开我的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赵德利和赵万明同时诧异地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”我佯装说错话,拍拍自己的嘴,“赵叔、刘叔,咱继续打呗。”

    下一杆附近,有个厕所,我接着上厕所的时候,马上给王宇发短信,交代了两件事,第一,联系钱博远的女儿,带她去开房间,故意让人看见。假装把她泡到手了;第二,给赵凉打电话,跟她说互换身份的事情,让赵凉协助我们,过来跟我套近乎,让现在的“王宇”当她男朋友!

    我怕赵凉不信王宇,又给江影发信息,让她去协助王宇办这个事儿。因为江影跟赵凉关系好,至少会让她相信,高尔夫球场的这个“王宇”,就是“张东辰”。

    抱歉了,两位美女,为了取得钱博远的信任,我只能利用你们一下。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