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38、变脸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是你姐派你来执行任务的嘛?”我扶着郑辰画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郑辰画摇头:“是丽娜姐让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执行什么任务呢——现在可以跟我说吧?”我坐在茶几另一侧的椅子上,笑着问她。

    郑辰画凝眉犹豫了一下,点头:“丽娜姐让我跟踪一对男女,说他们有可能跟境外特物分子有关联,他们来这个酒店开房间,我就跟过来,在他们隔壁也开了一间,想偷听来着,没想到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郑辰画撅起嘴,满脸的委屈,感觉她年龄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,没穿裤子?”我疑惑地问,她在走廊里窃听的时候,只有上身穿着睡衣,下面光着大腿,脚也光着。

    “我听了半宿,啥有用的内容也没听见。就听见那个女的咿咿吖吖的声音,”郑辰画继续噘着嘴,脸色绯红地说,“后来我实在太困,就上床睡觉了,结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,突然听见他们在谈论一件奇怪的事情,我听不太清,就跑到外面,寻思隔着门,能听清楚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听见什么了?”林可儿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好像是要绑架一个人。”郑辰画皱眉,看她的表情也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叫金什么,两个字,听说会武功,比较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金波?”我心里一惊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对对,就是这个名字!”郑辰画点头道。

    我和林可儿对望了一眼,绑老金干什么啊?

    “可儿,你去继续偷听,”我说,林可儿比郑辰画这个新兵蛋子要靠谱的多,肯定有办法,“顺便把辰画的衣服从她房间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可儿点头,解开身上的浴袍扔在床上,戴上假腿,穿上衣服、鞋袜,直接从窗户跳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女朋友吗?”郑辰画问,表情看上去有些惊讶,可能是因为刚才林可儿当着我们的面解开浴袍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摇头:“是我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咱们龙组的?”郑辰画又问。

    我摇头:“不是,是我公司里的手下——你先休息一会儿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,给老金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老金接听手机,“咋了,孩子?”

    “爸,您还没睡啊?”

    “在电脑上下象棋呢,嘿嘿。”老金得意地笑了笑,居然学会用电脑下棋了,确实厉害。

    “爸,刚才我听见一个消息,有人想绑架你,最近你多注意点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绑架我一个糟老头子干啥啊?”老金笑道,电话背景里传来电脑音“将军——你输了”!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,总之,您小心点吧,尽量在家里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姑爷子亲自打电话提醒,我肯定会重视,”老金开玩笑道,“放心吧,你爸身子骨还行的!”

    这倒是不假,老金虽然年过五旬,得益于坚持不懈的锻炼,依然能够跟昱忆这种绝顶高手过上几招,估计也不会输给蔚岚、可儿、郑辰西这种顶尖的高手,至于打赢我和金喜儿这种“民间高手”,更是不在话下,想绑架他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又点着一支烟,跟郑辰画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交流得知,辰画比辰西小四岁,今年才满十九周岁,上上礼拜刚从东北龙组总局的青训营(类似于军校)毕业,两天前,被分配到西城担任科员,但她跟郑辰西不同,辰画更偏向于文职工作,精通数据分析,熟练操作电脑(那个年代熟练操作电脑的人比较少),可龙组局个个都得文武双全,就连办公室的文书,对付一般街头小混混都能一个放倒三、四个,王丽娜觉得郑辰画体质太弱了,就派她来执行这个任务,历练历练。

    通过这个细节,我推断出,这伙敌人并不是特别强大,否则,王丽娜也不能冒险让初出茅庐的郑辰画独自行动,万一出了危险,她怎么像郑辰西交代啊!

    大概五分钟后。门外响起敲门声,咚咚-咚,两长一短。

    “呀!又来抓我了吧?”郑辰画吓得抓过被子盖在身上,只露一个脑袋在外面,小模样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那个手下。”我笑着起身,走向门口,为安全起见,还是掏出带着消声器的撸子,右手握在背后。靠近门口。

    扒着猫眼查看,果然是林可儿,手里还捧着一堆衣服、鞋袜,我打开门,放她进来。

    “啥也没听见,他们退房了。”可儿说,把衣服、鞋袜给了郑辰画。

    “宵小之辈,不足为虑。”我说,这样就退房,跟认怂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那我睡觉了昂,好困。”林可儿从腰间抽出短刀,丢在桌上说。

    我看向郑辰画:“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敢自己睡。”郑辰画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那让我老板陪你睡呀,我去你房间睡,咋样?”林可儿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他是男的啊……”郑辰画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去那边睡。”我无奈地说,林可儿把那个房间的房卡也拿过来。我从床上捡起房卡,插撸子回腰带,出门,进了郑辰画的房间,简单洗漱,躺进了被窝里,被子里有一股很淡,但是很好闻的香味,不是香水的味道。应该是郑辰画的体香。

    沉在体香中入眠,睡得很舒服,一觉醒来,窗外阳光明媚,我一看时间,都六点半了,赶紧起床,去敲对面的房门。

    不多时,郑辰画蓬松着长发打开门,林可儿还在床上,光着背,抱、夹着一个枕头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十五分钟后下楼吃饭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,我给王宇打电话,让他七点半之前到新华街的“美美名店”等我。

    洗漱、穿衣下楼,在酒店餐厅随便吃了些早餐,我问郑辰画,是不是要去龙组局上班,她说是。

    吃完饭。我开车,她俩挤在副驾驶(没有后座),路过龙组局的时候,把郑辰画放下,我和林可儿继续走,于七点十五分到达了美美名店,王宇已经到了,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抽烟,因为美美名店还没有开门营业,挂着卷帘门。

    我把昨晚的事情简单跟王宇说了说,王宇不太能理解,到底白蒹葭会采用什么手法,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七点半,一台白色的私家车停在门口,从车上下来的人,正是白蒹葭,她还穿着昨晚那身西服,估计是值完班,直接就开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白姐,他叫王宇。”我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白姐好。”王宇伸手过去。

    “见过你。”白蒹葭冷冷地说,跟王宇轻轻握手,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,蹲下,打开卷帘门锁,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跟入,和白蒹葭上了二楼,这是个美容院,白蒹葭带我们进了一个房间,里面两张床,中间一道布帘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请你回避一下。”白蒹葭对林可儿说。

    林可儿看我,我点头,她便出去。

    “两位,请躺在床上。”白蒹葭又说,说完她转身蹲下,打开一个抽屉,掏出一个古色古香的木头匣子。

    我和王宇躺在床上,白蒹葭转身过来,皱眉:“躺错了你们,换下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王宇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想破相吗?”白蒹葭挑了挑眉毛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我起身,让王宇别吱声,跟他换了位置,重新躺好。

    “可能有一点点疼,忍着点。”白蒹葭走到我脑袋这边,手里捏着一根针,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