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36、夜访殡仪馆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酒桌上的人绝对可靠,我才敢跟他们宣布这个计划,这个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的计划成败与否,主要还得看他们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如果单纯地想干掉刘万明,其实并不难,他就是再严防死守,林可儿拿着蔚岚留下的那杆毛瑟98k,200米之外,就能解决问题,可我想做的,不仅仅是要刘万明的命,得让他承认,他就是害死胡彪的幕后真凶,那样,才能名正言顺地打掉他,也借机打掉他的集团,杀人不难,难在诛心,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    宴席结束后,众人各自散去,明天浩哥会和他们专门研究计划。

    我没有走,留在福汇楼。一直到他们快下班的时候,才从后门溜出,回到胡天娇家里,王宇和赵倾城已经等在了这里,找赵倾城,主要是看中了她的化妆技术,其实这帮人里化妆技术最好的要属昱忆,可是她留在南方保护小花。也没有跟孙大炮回来。

    对了,孙大炮参加完葬礼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化妆化了半个小时,完事儿后,我对着镜子看了看,有点像,但仔细一看,还是能看出来我是我,王宇是王宇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,得惟妙惟肖才可以。

    “你还认识更好的化妆师吗?”我问赵倾城。

    赵倾城皱眉,左右端详我和王宇,看来她也对自己的手艺有点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哎,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。”胡天娇在后面说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殡仪馆那个,给我爸化妆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赵倾城一拍大腿,“咱们可以去找她!她那个已经不仅仅是化妆了,肯定还有什么特别的手法!”

    赵倾城指的是那个化妆师在短时间内把胡彪的脸弄得精神饱满,根本看不出来是化过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她会帮咱们么?感觉那女的挺冷的。”王宇说,当时他也在场。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,你能搞到她联系方式么?”我问赵倾城。

    “殡仪馆,归民正局管,我问问吧。”赵倾城放下眉笔,掏出手机,去了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东哥,这招能行么?”王宇问,“你让我扮你。我也不懂你那些事儿啊,开公司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啥也不用懂,每天正常露脸儿就行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万一那个化妆师真给你们换了脸,我认错老公了可咋整啊?”胡天娇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东哥放心,我肯定离嫂子们远远的。”王宇赶紧表态。

    这时,赵倾城回来了,摇着手里的电话:“找到了,她叫白蒹葭,西城殡仪馆首席入殓师。”

    “啥叫入殓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给死……”赵倾城看看胡天娇,改了口,“给遗体化妆的那个职业啊,也叫冥妆师。”

    “给她电话吧。”我说,入殓师,听起来就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赵倾城拨打电话,甩开长发,把手机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白蒹葭(读音是——间加),这个名字很拗口,我记得,诗经里有这两个字,似乎是一种植物。

    “喂,白小姐您好,”赵倾城打通了,“我叫赵倾城,今天上午咱们见过面的,就是那个……对对,就是我,可以请您吃个饭吗,我老板想感谢你……没错,是他,他叫张东辰……这样啊,好的,那明天我再打给您。”

    赵倾城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说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白蒹葭说。她今晚值夜班,明早七点才下班,然后回家休息,让咱们明天中午再给她打电话。”赵倾城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:“走,咱们去殡仪馆找她。”

    值夜班,肯定是在殡仪馆了。

    “贸然去找她,这样合适吗?”赵倾城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再给她打个电话吧,说一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赵倾城又给白蒹葭打过去。说了我们要去看她的意思,没说几句,就挂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白蒹葭说,只让你一个人过去。”赵倾城说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我说,三更半夜的,去殡仪馆人太多不好。

    “诶,东哥,带林姐去吧。”王宇说,怕我出危险。

    我点头,下楼出别墅,让老李送我回家,叫上林可儿,开车去殡仪馆。

    王宇的担心并非多余,经过市区的时候,我们果然被两台车给尾随了,等开到荒僻地方时。我和林可儿停车,下车,我从法拉利后座抽出那杆毛瑟,林可儿提着刀,站在车边,后面两台车赶紧停车,我慢慢举起毛瑟瞄准,吓唬他们。他们顿了几秒钟,后退,掉头,放弃了跟踪计划。

    来到殡仪馆,我揣了一把撸子,让林可儿等在外面,我问门卫,值班的同志在哪儿,他问我找谁,我说找白蒹葭,电话约好了的。

    门卫大爷听见白蒹葭的名字,面色一凛,嘟囔了一句:“闲着没事找她干嘛……白师傅在西边那个的楼的一楼,103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爷,”我从兜里掏出一盒软中华,放在他桌上,拍了拍,“别跟别人说我找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说我都不说啊,我不认识白蒹葭!”大爷苦笑,似有难言之隐,不过他把烟收下了。

    我斜穿过停车场,来到西边的一排二层小楼,大门虚掩,不过放眼看去。一楼、二楼的所有房间都关着灯,白蒹葭该不会是出去了吧?

    应该不能,她出去了门卫大爷会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可能她在办公室睡觉了?我疑惑地推开门,里面黑咕隆咚的,只能看见走廊底部的逃生通道标志,发出幽绿色的光,我心跳有点加快,掏出手机。打开手电筒功能照亮儿,挨个房门看去,101、102、103,就是这间了。

    我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里面传来一个冷冷的女声。

    我抓住门把手,向右拧,门打开,我推门进去,里面也是漆黑一片。还拉着窗帘,吓得我都不敢往里走了。

    “关掉,晃眼睛。”房间角落里传来那个声音,我赶紧把手电筒关闭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。”那声音又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白蒹葭吗?”我得确认一下,万一是刘万明的埋伏呢?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呢?”那个声音反问,听起来倒是跟白天那个音色很像。

    我进来,回手关上门,房间里更显黑暗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吧。”她又说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坐那儿?对不起,我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适应一会儿就好了,沙发在你右手边。”她又说。

    我先没动,让眼睛适应了几秒钟,好歹能看清黑暗中的一些物体的轮廓,右手边果然有个长条沙发,而她,则坐在靠窗的办公桌后面,穿的绝对不是白大褂,否则轮廓能更明显一些,我摸过去,坐在沙发上:“那个……白小姐,为什么不开灯呢?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,你来找我,有什么事么?”白蒹葭直接发问。

    “一是感谢您——”

    “白天已经感谢过了,我也收了你的好处费,不必,第二呢?”白蒹葭不客气地打断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“第二,还想请您帮个忙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想请您帮我和一个男生化化妆,让我们变成彼此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白蒹葭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有特别的事情要去做,需要隐藏身份。”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