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35、密谋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3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什么叫指桑骂槐?

    刘万明这个就是,以他西城一方老大之尊,自然犯不上跟一个县城老大的手下较真儿,刘万明这话,是对我说的,昨晚,我虽然没有露脸,但他们却看见了我的身材,更看见了林可儿的假肢(运动款,下面是碳纤维片,没有假的脚丫),估计早已经猜到杀手是我俩了。

    “钱叔,给刘老板道歉。”我低声说。

    钱博远狐疑地看我一眼,我眯起眼睛,瞪了他一眼,钱博远这才向刘万明微微鞠躬:“刘老板!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刘万明冷笑,“人呐,得有自知之明,才能活得长,是不是,小家伙?”

    说着。刘万明拍了拍我的肩膀,把手抽回后,继续盘他的核桃。

    “刘叔,还有事儿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寻思着,想跟彪子说说话,看来是不赶趟了,那就看看他骨灰得了,快炼完了吧?”刘万明又往我身后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刘叔,我爸骨灰出来,直接收敛装盒,送去公墓,”我冷笑道,“如果您想跟我爸说什么话,可以去他墓碑前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着一个破几把石碑,有啥好说的!”刘万明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如果您觉得那样还不够,也可以直接找我爸当面谈谈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他人都烧成灰儿了,你让我上哪儿找他去?”刘万明笑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呢?”我眯起眼睛,死死盯着刘万明。

    过了两秒钟,刘万明才反应过来,一把抓住我的脖领子:“草你妈的!小逼崽子,你咒我死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你还能活很久么?”我被他提起,咬着牙说。

    呼啦,刘万明身后有人掏家伙,钱博远他们也掏出了家伙,我们的火力虽然远不及对方,不过,几把撸子,都对准了刘万明,这么近的距离,他想躲也躲不开。

    刘万明很会审时度势,慢慢放开手,让我脚跟落回地面,他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西装,又抬起头看我:“我知道昨晚那个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皱眉,佯装无辜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你为什么会来找我,”刘万明继续道,“但你想错了,那个人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刘叔,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我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跟胡彪有过节没错。但我还犯不上要治他于死地,你好好想想吧,会不会是你们内部出了什么问题。”刘万明说完,转身便走,他的手下举着家伙,慢慢后退,很快出了走廊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呵呵,想忽悠我?

    当我是三、四岁的小孩子么?

    “东辰,他说的啥意思啊?”钱博远问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神经病吧。”我说,转身回到骨灰等候室,浩哥问什么情况,我见室内所有人都看着说,便说刘万明是来治丧的,我跟他有点小矛盾,已经没事了。

    孙大炮狐疑地看了我一眼,让我跟他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我俩走到没人的地方,孙大炮问我,是不是被刘万明威胁了,我说没有,他就是想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“真不需要帮助?”孙大炮递给我一支烟,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头:“爸,我能搞定这事儿,再说,我也不能总依靠你们,您不是跟我说过么,爷们儿得经事儿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东辰啊,你有这种想法,爸很欣慰,我们几个都是老骨头了,这天下,迟到是你们年轻人的。但是,也别头脑发热,硬来、胡来,我回南方之后,这边的事情,你多问问老金,多问问冯浩,毕竟他们比你混社会的年头长,明白吗?”孙大炮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爸,你放心吧。”我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,回去吧。”孙大炮搂着我回到室内,他过去跟老金聊起来,估计也是嘱咐同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多时,骨灰出来,收敛装进骨灰盒里,用布包好,浩哥拎着公鸡走在最前面,我抱着骨灰盒还有灵幡在第二,胡天娇捧着照片,其他人跟在后面,主持人教我台词。一句一句跟他念,出了焚烧处,上车,奔向公墓。

    公墓在县城,早已经准备好了,安放骨灰盒进墓室,盖上盖子,打胶封印,最后一道流程,是众人过来敬香,人实在太多。香炉被插的满满当当,拜了二十多分钟才完事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儿?”我问主持人。

    “没啥了,头七、三七、五七、周年过来拜拜就行。”主持人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——李叔。”我给老李一个眼色,他过来,给了主持人一个信封,里面是一千块钱,不是劳务费,是额外的奖励,整个葬礼流程很明晰,秩序井然,风风光光,这位经验老道的主持人,可谓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回到县城后,相关人等被安排去福汇楼,浩哥在那边招待。

    我和宋佳、歆芸、金喜儿,陪着天娇、她妈妈在家里吃的饭,她俩几乎没怎么吃,我却是饿得够呛,吃了两碗米饭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宋佳打破饭桌上的沉寂,“过去的咱就让它过去吧,天娇,东辰。说说,你们下步有啥打算?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指的是哪方面?”胡天娇问。

    “哪方面都有。”宋佳说。

    胡天娇看向我,她虽坚强,此刻却没有什么主见。

    “姐,你能留下吗?”我问宋佳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?”宋佳皱眉,用眼神告诉我,现在说这个话题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留下帮浩哥打理生意,我不懂做买卖,歆芸那边还有一大摊子,本来就忙的脱不开身。你在龙家拿过事儿,要是能留下,可以帮我们,避免出现混乱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对啊,小宋,你留下吧。”胡天娇的妈妈也说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宋佳瞅瞅歆芸,“我爸那边的生意,刚刚步入正轨,不过也没关系,那边有孙叔跟小花照应着,小花学的挺快的。”

    小花并未跟孙大炮回来参加葬礼,南边不能一个人都不留。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留下了?”歆芸当然挺高兴。

    宋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,生意方面的事情就没问题了,”我说,“可以让浩哥腾出精力,整顿咱们的……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报仇呢?”胡天娇问。

    我拍怕胸口:“这个我亲自来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胡天娇咬着嘴唇,重重点头,“老公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宋佳听见胡天娇管我叫“老公”,明显脸上掠过一丝不悦,但转瞬即逝,陪笑道:“行啦,天娇,阿姨,先吃饭吧,身体饿出毛病来,啥都干不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小宋说得对,你们也多吃点,这两天把你们累坏了。”胡天娇的妈妈微笑着招呼大家,气氛顿时温暖了许多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,我因为昨晚一夜未睡,今天又忙了一上午。有点疲惫,在胡天娇的卧室里休息了一个小时。下午,跟宋佳、天娇妈妈去胡彪的公司,浩哥也来了,让宋佳和公司的几个高管认识,天娇妈妈是胡彪公司的总经理(挂名),董事长去世了,这回她来当董事长,任命宋佳为总经理,从章程上,确定宋佳对胡彪公司的领导地位。

    弄完公事出来。胡天娇妈妈突然感觉身体不适,我们赶紧把她送到医院,大夫检查,说是血压很高,需要住院观察,浩哥调了几个人过来,跟胡天娇一起陪护,都带着家伙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到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,天娇妈妈的血压稳定下来,让我们别都陪着她了,该忙啥去忙啥。

    离开医院,浩哥跟我商量,要不要把胡彪的旧部召集起来,晚上吃个饭,我说很有必要,得确立你的新“龙头”地位。

    “诶诶,咋是我呢?你是彪叔姑爷子,得你来。”浩哥谦让道。

    “哥,枪打出头鸟,我如果坐这个位置,更容易被刘万明盯上。你来坐,就在县城呆着,也不去市里撩闲,他们会以为咱们认怂,让我更有下手的机会。”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