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34、胡彪的葬礼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5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姐!”我失声叫道,“你啥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床上靠着外边的人,正是宋佳!

    “我晚上九点多到的,打你电话也不接,我从天娇她家出来,就找晓瑜来了。”宋佳哀怨地说。

    我跟林可儿,从昨晚到现在,一直潜伏在岛上,手机关机,她当然打不通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佳姐,杨老师。”林可儿跟进来,微微鞠躬示意,她都认识。

    “你带林小姐来晓瑜这儿……”宋佳眯起眼睛,“该不会是想玩一王二后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、没有,我也是大半夜的没地方去了。”我赶紧解释,看来,杨晓瑜已经跟宋佳坦白和我睡过的事情,不过看宋佳的表情。愠中带笑,应该没有责怪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俩从被窝里出来,帮着把另一张床上的杂物挪下来,简单收拾一下,准备继续休息。

    四个人,两张床,我肯定得跟其中一个妞一起睡,我的本意,当然是和宋佳睡,毕竟有两个月没见面了,不过林可儿和杨晓瑜不是很熟,看起来表情都有些扭捏,宋佳看出来了,让我和可儿一张床,她接着跟杨晓瑜一起睡。

    熄灯后,隔着中间的过道,我侧身躺着,跟宋佳小声聊天,一开始可儿在我身后,跟我有些小动作,偷总是很刺激的嘛,尤其是在黑灯瞎火的环境中,当着“正宫娘娘”的面儿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可儿就睡着了,我和宋佳,一直聊到外面的天空蒙蒙亮。

    白天睡多了,我一直没有困意,而且今天是胡彪出殡的日子,我们得早点过去。

    五点半,我把可儿叫醒,宋佳把杨晓瑜叫醒,四人穿上衣服下楼,乘坐杨晓瑜的车来到胡彪家别墅,小区外面,已经停了不少台车,车头牌照架上系着白色纸花。车后玻璃镜上字贴着白纸,上面写着胡彪的年龄,这是西城出殡的规矩,去殡仪馆的路上,社会车辆看见这种车组成的车队之后,会让开道路,也不会插队进来。

    进了别墅,相关人等都在,我把浩哥拉到一边,谈了谈,虽然我没告诉他,他也开始怀疑此事可能跟刘万明有关,但就是没有证据,我低声说,昨晚我和林可儿去刺探了一下,没有成功,但从刘万明不寻常的警戒级别来讲,应该就是他干的,今天先忙葬礼,其他事情再说。

    交换完意见,主持人开始按照流程进行葬礼准备,清点人和物,人都齐了,物品有照片、小米、公鸡什么的。

    胡彪没有儿子,也没有直系兄弟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,必须得由男性来打灵幡,女儿只能抱照片跟在后面,大家商量了一下,还是觉得让我打灵幡比较合适,毕竟我跟胡天娇有婚约,又是事实上的继承人,再有一点,宋佳说的(也就她敢说),说我去年给我爸、妈打过一次灵幡,比较有经验。

    我头上系白布条,身穿白色寿衣,手里拿着灵幡,碎纸条晃来晃去,走到外面,有些起雾,而且马路上的路灯都熄灭了,街景变得朦胧而阴森,我上了灵车,后面是大部队。等出了县城,上省道之后,我往后面看去,连绵不绝的车队,蜿蜒了足有一公里之长,不知道殡仪馆的告别大厅是否能招得下。

    车队开的不快,半小时后才到殡仪馆,外人在前面等着,亲属、挚友等人去灵堂。送胡彪最后一程,因为他是非正常死亡,失血过多(咽气后,血基本流进了),加之过了两天,胡彪的面部塌陷的比较厉害,看得胡天娇心疼不已,摸着她爸爸的脸,想把皮肉聚拢起来,我叫来主持人,问能不能弄一下,主持人说那让化妆师好好捯饬捯饬吧,向我伸出拇指和食指捏了捏,意思是给化妆师“白包”(喜事叫红白,丧事叫白包)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点不得劲,化妆是他们的本职工作,死人钱挣的很舒坦是吗?

    “钱叔,你把化妆师给我弄来。我得告诉他,待会儿好好给我爸化化妆!”我愣着眼睛,高声对钱博远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钱博远点头出去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是让他把化妆师给我抓来,没想到,钱博远回来,毕恭毕敬地请一个白大褂进了灵堂,我一看,是个女的。带着橡胶手套,看上去二十出头,长得倒是很漂亮,就是太冷,面色白皙的有些过分,配上深红色微微有些下耷的嘴唇,就刚从停尸房里拉出来的女尸似得,钱博远对她如此恭敬,多半是被她的长相给吓得!

    别说是钱博远,化妆师进来的刹那,灵堂里所有人都不敢吱声了,安静的连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化妆师看了一圈,把视线精准地落在我身上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我吞了下口水,从兜里掏出钱包,抽出五百块钱,“麻烦您给我爸好好化化妆。”

    化妆师默默走到棺材钱,往里面看了看,又看向我手里的钱,但只抽出两百:“把遗体推去遗容室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轻声说。

    化妆师又看看胡天娇:“你是死者女儿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胡天娇小声说。

    化妆师慢慢伸出手,捏着胡天娇的下巴,左右转了转她的脸,眯起眼睛说:“你也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啊?”胡天娇妈妈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吉利,改一改。”化妆师说完,转身出了灵堂,她穿的白大褂特别长,几乎拖地。根本看不见里面的脚步移动,这要是晚上遇到她,肯定得吓死!

    化妆师出去后,我长舒了一口气,看向其他人:“行了,行了,没事了,李叔,去推个车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家像是被集体解开穴道一样。恢复正常,车很快推来,几个精壮的胡彪部下上手,把胡彪遗体转移到车上,推向遗容室,其他人按照主持人的吩咐,把花篮、花圈等搬到1号告别厅里。

    我不放心胡天娇,也跟她去了遗容室,那个神秘兮兮的化妆师背手等在里面,房间中间隔着一道布帘,化妆师让我们把胡彪推进帘子里面,她进去,不让我们看,也就两分钟功夫,就把门帘撩开,我过去一看,胡彪的脸已经恢复饱满和光泽,跟正常人睡着了没什么两样。不知道化妆师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化妆师换了一副新的橡胶手套,又开始端详胡天娇的脸,最后,在她左眼下方,用笔点了一个黑点,看上去像是一颗“痦子”。

    “柳庄相术?”我身后发出一个微弱的声音,我回头看,是人群后面的赵倾城。

    “噢?你认识?”化妆师转向赵倾城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,你这是‘点痣改命’吧?”赵倾城猜测道。

    化妆师没有回答,让胡天娇闭上眼睛,化妆师把红嘴唇凑近,在胡天娇的脸上吹了口气,与此同时,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黄色的纸条,她用舌头舔了一下,啪地拍在胡天娇额头上,给天娇拍了一个趔趄。我赶紧扶住她。

    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化妆师又撕下了那张黄色纸条,从兜里掏出打火机,忽,把纸条烧成了灰烬,丢在胡彪的遗体上。

    “完了么?”我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化妆师脱掉手套丢进垃圾箱里,转身出了遗容室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”主持人说,“来,搭把手,把彪哥推到告别厅里。”

    从遗容室出来后,我一直没有见过那个化妆师,我把赵倾城叫到一边,让她去找找看,关键是问问,天娇脸上那个玩意,什么时候可以洗掉,洗早了,怕犯啥说道。

    赵倾城苦笑:“老板,她那支笔是用特殊颜料做的,洗不掉,会跟一辈子,你别担心,这是好事儿,我听我爸说过这种点痣改命的办法,能消大灾大难,高人给点一下,要好几万块钱呢,你这才两百,捡着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我点点头,好神奇,“那算了,回头再找她专门感谢吧。”

    六点五十分,1号告别厅里响起司仪低沉的嗓音:“云蒙低沉,草木含悲,苍天流泪,大地悲鸣。今天,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,在这里悼念胡彪同志的逝世,胡彪同志因意外医治无效,不幸于16日21时30分与世长辞,享年46岁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,我代表胡彪同志的家属,向前来悼念的领导和同志们、朋友们表示诚挚的谢意;向亲朋好友表示由衷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遗体别仪式现在开始。请全体肃静,向胡彪同志遗体默哀……”

    仪式一共进行了两次,因为来的人实在太多,一次招不下,第二次就简单进行了,默哀,排队绕棺材行走,送胡彪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郑辰西也来了,带了几个龙组的人,都穿着制服,还敬献了花圈,她是来的人里面级别最高的,仪式结束后,我看见郑辰西在告别厅外站着,捂着胸口,表情痛苦,我赶紧让宋歆芸过去照顾她,让她回市里,估计是因为行走,抻着了伤口。

   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