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31、一语惊醒梦中人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4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钱博远走远,我转过来,向主治医生道歉:“对不起,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可以理解。”大夫苦笑。

    “您觉得,如果转院去市里,或者省城的话,还有希望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大夫凝眉想了想:“市里和省城肯定比咱们这边的医疗条件要好些,可现在病人的身体情况,恐怕受不了长途颠簸,体内脏器多处受损,容易造成大出血……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吊着血袋的胡彪,又看向胡彪的老婆:“妈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就在这儿吧,哪儿也不去了。”胡彪的老婆淡然地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,又转向大夫:“麻烦您好好照顾我爸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尽力。”医生点头,和护士小心翼翼地推着胡彪,直接把他推进了走廊另一边的icu病房,也就是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我感觉不能再瞒着胡天娇了,征得胡彪老婆同意之后,我看看时间,还没到晚自习下课,便给王宇打电话。让他和江影,带着胡天娇来县医院,就说她爸生病住院了,不要说别的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胡天娇赶到医院,疑惑地看着icu外面的我和胡彪老婆。

    “妈,我爸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爸可能……娇娇,放心。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辰!到底咋了?”胡天娇又转向我,死死抓住我的胳膊问。

    “天娇,你做好心理准备。”我轻声说。

    胡天娇听了这话,目光呆滞,突然一翻眼白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参与抢救,已经够乱套了,让江影和王宇他们去忙胡天娇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分钟后,胡天娇被他们给搀了回来,眼上满是泪痕。

    我扶着胡天娇坐在长椅上,跟她妈妈一边一个,抱着她,不断拍着天娇肩膀安慰。

    “谁是病人的爱人?”一个全副武装的护士从icu病房里出来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胡彪老婆起身。

    “病人叫您进来,有话说。”护士说。

    胡彪老婆跟随病人进去,穿上防菌衣,戴上头套和口罩。进了内室,隔着毛玻璃,我看不见里面的情况,胡天娇眼巴巴地看着,因为里面得是无菌环境,进去人多了不好,只能一次一个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五分钟,胡天娇妈妈出来,能看的出来,她是努力地在忍住不哭:“娇娇,你爸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胡天娇赶紧进去,换上衣服。

    “咋样啊?”我问胡天娇妈妈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身子晃了一下,我赶紧扶住她,交给江影,看来是不行了,之前胡彪一直重度昏迷,现在突然要开口跟老婆、孩子说话,这可能,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我掏出烟盒,抽出一支烟,又塞了进去,焦急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大概七、八分钟后,监护室里突然胡天娇传出撕心裂肺的声音:“爸——”

    我紧紧攥了一下拳头,看向胡彪的老婆,她微微皱眉,只是轻轻叹了口气,好坚强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icu病房的门打开,胡彪被推出来,脸上盖着白布,我赶紧进去,胡天娇呆滞地坐在地上,一个小护士在照顾她。

    我蹲下,扶起胡天娇:“你妈妈刚才说过,生死有命,你看开点!”

    “谁干的!”胡天娇突然转向我,咬牙切齿地问我,吓得我一哆嗦,从未见过如此凶狠的胡天娇的眼神!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等查出凶手。我要亲手宰了他!”胡天娇眯起眼睛,没用我扶,自己站了起来,勾着头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我跟上胡天娇,怕她出意外,也怕她冲动,让王宇和江影时刻盯着她!

    李叔包扎完伤口回来,正在大厅里打电话联系殡仪馆的车。我不太懂县里人故去之后的流程,请大夫帮忙安排,大夫说可以,先把胡彪推进病房,打电话叫来一个葬礼一条龙的主持人,帮着胡彪穿上寿衣,放进一个硬纸板的棺材里,众人抬着纸棺材,出了医院,一台白色面包车停在门口,殡仪馆的车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女眷最好不要去殡仪馆,”主持人说,“等后天出殡的时候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东辰,交给你了。”胡彪老婆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,进面包车,坐在狭窄的空间里。第一件事是给浩哥打电话,问他到哪儿了,无论李叔还是钱博远,都不能主持大局,必须得浩哥这个二当家的回来才行。

    浩哥说已经在路上,估计凌晨一点多能赶回来,问彪叔咋样了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没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啊?草……”浩哥狠狠地说,“开快点!”

    “哥。我去殡仪馆守灵,你回来后,马上组织人手,查凶手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“行,你小心点!就怕他们的目标,不止是彪叔一个人!”浩哥说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跟你说这话,”我说。“你也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面包车徐徐启动,出了北门,我看向后面,跟了至少十多台各色车辆,全是胡彪的手下,我又给李叔打电话,让他送胡天娇母女俩回家,一定一定要加强戒备,保证她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林可儿开着佳美,在后面的车里,她得负责保护我的安全,我还不知道敌人是谁,如果是想彻底绞杀胡彪集团,想干掉的人的先后顺序中,我肯定得排进前三名,现在。我比胡天娇要危险的多。

    出了县城,我给王丽娜打电话,向她汇报此事,王丽娜听懂了我的意思,立即让县城龙组局的同志,协助制服,调查凶案真相,他们明线调查,我们的人暗线调查,双线齐进,相信凶手很快就会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到了殡仪馆,主持人啥都明白,按部就班,来的人也多,帮着跑前跑后,很快就安排妥当。灵堂布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,得有人留下守夜,你来吗?”主持人问我,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其他人可以回去了。”主持人又转向钱博远他们,但他们都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“钱叔,你们回去吧,好好休息,攒足精神,准备给我爸报仇!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们这才纷纷告辞,最后,灵堂里只剩下我跟林可儿,还有后赶来的老金同志。

    “爸,你也回去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金同志叹了口气,摸摸棺材:“老胡啊,你咋走的这么突然,我还寻思明天约你去钓鱼呢!”

    我跟林可儿使了个眼色,我俩出灵堂,给老金跟老胡单独相处的时间,他俩几十年的感情了,挚友,包括老胡入狱期间,老金都没少去里面看他。

    灵堂外有几把椅子,除了我们,还有几份家人亡故的亲属。都在走廊里安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这里是西城市的殡仪馆,每天都会有人去世,就像是市妇幼保健院,每天都有新生儿出生一样,生生死死,生生世世,个体的生命,和这世界相比。实在太过渺小。

    正惆怅,电话响了,我掏出接听,是李副局座。

    “东辰,我们审问了那些袭击你们的混混,他们都说是‘周老棍子’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周老棍子?”我皱眉,此人算是县城的一个大哥,但他实力很弱。开了一家桑拿浴,还有一家饭店,都不是很大的生意,手下也就几十号人,他怎么敢打胡彪的主意?动机又在哪儿,即便弄死胡彪,他也得不到县城的天下啊!

    “奇怪吧?”李副局座说,他一直在县城就职。对江湖上的人物了解的肯定比我还清楚。

    “应该有幕后主使者,去抓周老棍子了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带着他媳妇、孩子跑了。”李副局座说。

    “跑哪儿去了?”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