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22、英雄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东辰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”赵德利眯起眼睛,笑了笑,又伸出两根手指,“还有第二种合作方案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您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合二为一,成立股份制车行,怎么样?”赵德利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股比怎么算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一人一半?”我惊讶道,我五百台车,他一千多台,怎么算,也不能一人一半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有个附加条件!”赵德利说。

    呵呵,我就知道,没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儿。

    “您说吧,什么条件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管你要一个人。”赵德利又把手指,变成一根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:“该不会是想要我的那个宋经理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聪明!”赵德利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得谈,”我坚决地摇头,“别说是一人一半,就是您把您的车行白给我,我也不会放掉我的宋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赵德利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千军易得,良将难求;千金可舍,良才不让,”我笑道,“希望您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赵德利点了点头:“好小子,有志气!那,咱们换个条件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我问,难道还有后手吗?

    “咱们先说说合作的事情,你看这样行不行。”赵德利又把话题兜了回来,“两家车行合并,我负责管理和运营,财务总监,你派人来担任,收益一人一半,如果还有投资——我说的是在我行更换捷达车之后的投资,咱们一人一半,是否决定投资,也可以商量着来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。他之前说的一人一半,应该就是这个意思,他管理,我的人去做财务,可以使财务透明,免得被他多贪多占;更换捷达是一笔不小的投资,几千万,肯定得他自己来,这是合作之前的事情,也是前决条件之一;至于后续投资,因为收益一人一半,所以投资也得一人一半,很合理,而且,不需要我出人、出力、出物,这个合作对我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现在,就看他的附加条件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赵德利微笑着,眼神落在茶几上,似乎在思考。我也没催,摩挲着手里的茶杯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抽烟吗?”赵德利突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抽不抽都行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赵德利弯腰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掏出一盒软中华,还有烟灰缸递给我:“你先抽着,我不会抽,但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我确实犯了烟瘾,便没有推辞,拆开软中华的包装(估计是别人送他的礼,留着待客的)。抽出一根点燃,赵德利继续低头思考,等我抽到一半的时候,他才慢慢抬起头来,看着我,我赶紧迎上他的视线,看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女儿,刚才跟你说过了吧?”赵德利像是询问似得,声音柔和了不少,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跟你一样,也上高一,在市高念书,”赵德利皱起眉头,“我就这一个女儿,可谓掌上明珠,对她期望值很高,但这孩子吧,怎么说呢……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讲,就是比较叛逆,你越是想让她干啥,她就越不去干啥,总不能打她吧?反正我跟她妈,都拿她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赵德利摇了摇头,从桌上拿过那包中华,也抽出一根,我赶紧点着火机递过去,赵德利点上烟,抽一口,呛得直咳嗽,不抽烟的男人,只有在很犯愁的时候,才会抽烟,看来这个赵凉确实够“叛逆”,让赵德利很是头疼。

    可是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我又不是心理医生,治不了叛逆的病!

    “这倒也没啥,可是最近,她不念书了,天天在家里打游戏。”赵德利拧着眉头继续说,“我找过她二姑、老姑,她老师,她同学,甚至她之前处过的一个小对象过来跟她谈,想让她回学校去念书,她就是不回学校。说实话,一个女孩子,我倒是不指望她能有多大出息,但好歹你得念个大学吧?有了文凭。我才能给你安排个工作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点头说是,赵德利肯定有这个能力,但也确实需要一张文凭,毕竟要入人事档案的,万一查出来造假,赵德利也会受到牵连,得不偿失,别看龙组把我的档案给调走了,但我还得坚持念书,郑辰西跟我说过,龙组没有高中学历的人,至少也得是专科,这是国家的硬性规定,哪怕像我这种特例,先入职,也得通过其他方式,比如函授,拿到文凭,否则过了一定年限。就会被辞退。

    “唉,感觉这孩子玩游戏玩魔障了,上回我一来气,去她屋把她网线给拔了,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用割腕来威胁我,让我把网线给装上,而且真的割了,差点没死了,幸亏管家发现的及时,才送医院给抢救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严重啊!”我顺着赵德利说了一句,现在已经不是谈判,而是唠家常,一个父亲,在向一个朋友吐糟自己的败家闺女。

    赵德利又抽了口烟,摇头,闭上眼睛往后靠了靠,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没有着急表态,因为我不太懂网络游戏,李金玉他们会玩,好像是叫《英雄》。寒假的时候,我跟昱忆去网吧也看见过,很多人都在玩,看不懂,大概就是用鼠标操纵一个人,跟别人打,打怪物、抢宝贝、升级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东辰,”赵德利恢复正常姿态,看着我,“如果。你能帮我把这孩子的网瘾给戒掉,让她回学校去上课,那咱们这比买卖就成了!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有表态,又抽出一支烟点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信心?”赵德利问。

    “赵叔,我倒是想听您讲讲,您闺女和她那个小对象的事儿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赵德利何其聪明,马上明白我意思,不过他却摇了摇头:“这条路你别想了,行不通的。她老姑就想到过这个办法,给她介绍过一个咱们西城大学的大学生,用你们年轻人话来讲,小伙儿长得‘帅呆了’,搞对象也比打游戏强啊,可那孩子,连看都不正眼看人家一下,打了个招呼,就又回房间玩游戏去了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我不禁爆了粗口,赶紧捂嘴道歉。赵德利摆摆手,说没事。

    我心里蛮惊讶的,这他妈多大的网瘾,“美男计”都不管用?

    看来这个赵凉的问题,确实挺严重的,孔子曰过,食色性也,在赵凉身上,恐怕应该是游戏性也,不吃饭。不搞对象,那都没问题,让玩游戏就行,不让玩,宁可去死!

    “您女儿在家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在楼上,正打游戏呢,”赵德利苦笑,“你要上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看看吧。”我也苦笑,只是单纯地想尝试拯救一个“网瘾少女”,这是功德,跟生意无关。

    “给,”赵德利从茶几下面摸出一把钥匙,“那孩子平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吃饭的时候才开门,就我有一把钥匙。”

    我熄灭烟头,从沙发上起身,拿起钥匙,走向楼梯口,身后又是赵德利的叹气声。

    脑海中不由得涌出一张画面,脏乱不堪的房间里。一个蓬头垢面的女生,目光呆滞地对着电脑屏幕,左手在键盘上划拉,右手操控鼠标,兴许嘴里还叼着一根烟,偶尔抠抠半个月不洗的脚丫子,草,想想都起鸡皮疙瘩!

    提心吊胆地上了二楼,刚出现在楼梯口,我就听见一个房间里传出叮叮当当的金属对撞的声音。还有人的呐喊和惨叫,起初以为是出事了,但仔细一听,应该是游戏里发出的声音,我循声来到那个房间门口,贴着门缝闻了闻,并没有闻到烟味,难道是我想错了画面?

    人家毕竟是大家闺秀,可能是粉色调的闺房,一切整齐如新。一个美少女,坐在电脑前,优雅地操纵着鼠标和键盘,不时对着屏幕会心一笑?

    抓住球形把手拧了一下,门是锁着的。

    我敲了敲门,感觉里面声音很大,赵凉未必能听见,便直接用钥匙捅开了门。

    开门进去,我错了,是我后面那个关于大家闺秀的画面想错了。但跟第一个画面差不多,这屋子乱的,跟狗窝似得,地上到处都是衣服、袜子、内酷、内衣、鞋子、书本、废弃的键盘、食品包装等乱七八糟的东西,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,窗帘拉着,床在床边,女孩侧面对着我,穿着睡衣,盘膝而坐在床上,脖子向屏幕伸出很长,乱糟糟的头发中间,大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。

&nbs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