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21、与大鳄的较量男生都市(第2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3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门垛上也是一块金属牌,上面写着两个古体汉字“赵府”,中西合璧,显得挺文雅。

    左边“16号”的下面,是“西城日报”的报纸箱,右边“赵宅”下面有门铃。我按下之后,后退一步,站在门垛上方摄像头的照射范围内,仰头看着它。

    不多时,咔哒一声,大门开了一道缝,我推门进去,院里没人,停着两台车,一个仆人站在别墅建筑的门口恭候,我穿过小花园,走到门口,冲仆人微微行礼。

    仆人微笑着回礼:“欢迎张先生莅临赵府,请进。”

    进了别墅,换拖鞋,里面的装饰很亮堂。金壁辉煌,主要可能是吊顶的那个大水晶灯起得作用。

    “来啦。”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人,从客厅沙发那边起身,应该就是赵德利,小册子上有他的照片,虽然不太清楚,但面部的轮廓没错,国字脸,很庄重,与其说是商人,更像是个领导干部,不过客厅里只有他一个人,并未看见赵氏姐妹。

    “赵总,您好。”我迎上去,主动跟他握手。

    “嗯,请坐。”赵德利扬手。我坐在他侧面的沙发上,只敢坐半个屁股上去,挺直了腰,双手放在膝盖上,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“喝点什么?”赵德利问,我看茶几上有一壶还在冒热气的茶,就说喝茶。

    赵德利微微欠身,倒了两杯茶,推给我一杯:“尝尝,大红袍,属下送的礼,听说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”我一听这话,有点后悔,歉意地说,“来的匆忙,啥也没跟您带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别误会,我没那个意思,”赵德利摆手笑道,“我这人不喜欢虚头巴脑的那一套,之前跟你打电话,感觉你这孩子蛮实在的,挺对我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赵总夸奖。”我腼腆地笑道,倒不是我不会圆滑,主要是觉得在他这个级别的人面前,如果伪装的话,肯定会被当场识破,惹人笑话,还不如多一点真诚,少一点套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东辰集团,很不错。”赵德利端起茶杯。靠进沙发里,开始正式的会谈。

    “额,赵总,是辰东集团。”我轻声纠正。

    “辰东集团?你不是叫张东辰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把名字反过来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抱歉、抱歉,是我想当然了!”赵德利歉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很多人都记错。”我也笑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一件事。”赵德利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您问,赵总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是靠县城北门那几家录像厅起家的,可这才几个月,你的产业却铺的这么大,怎么做到的?”赵德利把双手的手指交叉在一起,标准的领导跟人谈话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开录像厅没挣多少钱,全是靠贵人赞助。”这一点上,我撒谎了。其实第一桶金,是从高建国那儿讹来的,但事儿,说出去比较不光彩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靠胡彪吧?”赵德利笑问,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胡彪为什么会选择相信你,把资金都交给你来运作,而且,他还把独生女给你,这是我很好奇的事情,你是不是还有……其他不为人知,或者说,不被我知道的背景?”赵德利问。

    “赵总,恕我冒昧问您一个问题。”我谨慎地说。

    赵德利摊开手,让我问。

    “您调查过我吧?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找过周小磊小姐。你知道这个人吗?”赵德利坦白承认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周小磊在西城情报界是个名人,消息很灵通,可惜赵德利找错人了,因为周小磊曾向我许诺,她只给我提供别人的情报,而不会向别人提供我的情报,估计在周小磊那里,赵德利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小磊是我的好朋友,很好的那种。”我笑着说,意思已经很明白,周小磊是我的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怪不得,亏我还给了她五万块钱好处费。”赵德利自嘲地摇摇头,懂我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回头,我让她把钱还给您。”我说,这个赵小磊也真是个财迷。什么人的钱都敢骗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就当是我送给你了。”赵德利喝了口茶,意思是,让我自己介绍自己。

    大人物说话,都喜欢说半句、留半句,带潜台词,这样显得格调高嘛!

    我觉得也没有必要跟赵德利隐瞒身份,便一股脑把我胡彪的关系,和孙大炮的关系,包括胡彪、孙大炮势力的简单介绍,还有我跟老金的关系,以及和浩哥的关系,向赵德利和盘托出,总之就是我在县城的关系网,他一听,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最后,我掏出口袋里的龙组证件,放在茶几上推了过去:“还有这个,和您一样,我也是公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们西城矿务集团是国企,领导都带行政级别,集团的一把手挂着西城市的市伟常伟,副总也得是处及干部。

    “嗯?”赵德利疑惑拿起我的证件,仔细看看,略为惊讶,“啧啧,副课长,小小年纪,本事可真不小哇!怪不得那几个老哥,都主动把闺女往你手里送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我有点脸红了,什么叫主动往我手里送?都是我自己追到手的好不好——胡天娇虽然不算,那也是被我开解之后,才对我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也有个闺女,哈哈哈!”赵德利见我脸红,故意逗我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别说,这个什么红袍确实挺好喝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这个你收好,别弄丢了。”赵德利把我的龙组工作证推回来,我拿起,揣回兜里,丢了也没关系吧,应该可以补办,就是怕被无法分子捡到,利用它的特权去做坏事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妹妹的事情。谢谢你。”赵德利收敛笑容,和蔼地说,感觉他在知道我身份,尤其是看过我的证件后,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变化,之前是领导跟下属谈的姿态,现在变成了平等对话,我觉得,该是时候开口说那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您太客气了,举手之劳,再说,”我拍了拍装证件的口袋,“也是履行职责嘛!”

    “恩,不错,有股子朝气。”赵德利拿起茶壶,给我续茶。

    “赵总——”

    “叫我赵叔就行了。我结婚早,应该没有你父亲年纪大。”赵德利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赵叔,我今天来,主要有个事情,想跟您通报一下。”我斟酌着字眼,谨慎地说。

    “出租车的事儿吧?”赵德利笑道。

    “您知道?”我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车管所的老吴,是我大妹夫,你的那位小宋经理去批手续的那天,我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噢,原来那个吴主任,就是赵德芳的老公,他还收了歆芸不少好处费呢!

    “那您对这事儿,怎么看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用什么车做出租车?”赵德利避而不谈,反问我。

    “捷达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赵德利眯起眼睛:“捷达,成本可不低啊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赵叔,我跟常春一气的老总有过一面之缘,直接从厂家采购的,他给我的价格比较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便宜?”赵德利马上追问。

    这个,我不能说实话,实际情况是一万一台,远远低于市场价格,关键是,老徐肯给我一万一台,表面看是因为歆芸吹掉了一瓶茅台,其实更主要的,是老徐卖给张少忠一个面子,这个道理我自然懂。

    之前我跟赵德利介绍自己,没有说出张少忠跟我的关系,这是一张底牌,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想暴露。

    “成本价。”我想了想说。

    “恐怕,比成本价还要低吧?”赵德利笑道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想把这个问题带过去,不过看赵德利的眼神,他似乎并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