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20、捡漏男生都市(第2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37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会设在西山宾馆,就是前几天我跟李金玉白话的那个西城最好的酒店,来的这位副总,是上次在常春饭局的的两个副总中的一个,他还带了三个手下,我们这边也是上次的搭配,我、歆芸和赵大友,除了交那500台捷达,副总这次过来,还要考察赵大友的4s店项目(我和赵大友分别投资一半)。

    推杯换盏,酒过三巡。战线拉得很长,一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才吃完,副总的手下悄悄跟我说,副总喜欢洗澡,让我安排一下,这种事情不好让歆芸出面,只能我安排,当然,不是那种常规的洗澡,你懂得,我跟赵大友陪他们几个客人去的。就在白金会馆,这次没有遇到刘凯,赵大友懂这些,给几位客人一人点一个女服务员,洗完澡,就直接安排去酒店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没点,送客人和女服务员回宾馆,歆芸等在这里,晚上饭局她来安排,不用我再参加。

    我离开西山宾馆,赶紧给胡天娇打电话。已经快四点了,胡天娇说她和江影正在四合文玩市场溜达。

    “上那儿干啥去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寻思给你请一串佛珠,保佑你,”胡天娇说,“你过来吧,看看相中哪个?”

    我对文玩不太懂,就上次从刘万明手里骗来一对儿核桃,送给老金同志了,老金说那是好玩意,值几万块钱,整天搓着玩儿。

    打车过去,说是市场,其实就是一排露天的马路摊位,跟松岭市的夜市差不多。

    找到胡天娇和江影,跟她俩一起逛,胡天娇给我选了一条精品紫檀佛珠,说是民国时候传下来的,卖家要价两千,硬是被胡天娇和江影砍价到六百块钱,买完后,我问胡天娇,是不是现代的仿品。胡天娇懂文玩,她说不是,确实是民国的珠子,咱这算是捡漏。

    戴着这玩意,我感觉有点不适应,走路的时候,它晃来晃去,不时得低头把黄色的顶珠摆正位置,否则不好看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胡天娇拽了我胳膊一下,我疑惑地看向她。胡天娇皱眉,看向前面,我顺着她视线看过去,只见三个穿黑衣服的家伙,正跟在两个女人后面,忽左忽右,贼眉鼠眼的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俩女的请了个观音,可能是露财了。”胡天娇小声说,露财就是暴露了自己有钱,我看那俩女的穿着时尚,包。看起来也挺高档,估计里面装了不少现金。

    “别管闲事了吧,又不认识。”江影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市场这么多人,他们不敢动手。”我说,话音还没落,只见那三个黑衣人中间的那个家伙,突然冲上去,抢过一个女人肩膀上的挎包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抢钱啦!抢钱啦!”那女人赶紧喊。

    剩下两个黑衣人马上过去,挡在女人身前,关切地问:“咋了。谁抢你钱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!”被抢的女人指向逃走的那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光天化日,胆儿挺肥啊!站住!”其中一个黑衣人马上追了过去,而另一个黑衣人则继续挡在二女面前,安慰他们不要着急,说他和战友都是当兵的,肯定能把那个贼给追回来。

    好一招贼喊抓贼的缓兵之计,他们是怕女人追过去或者报警,才演这出戏,稳定住女人的情绪,为同伴逃跑创造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没看见也就拉到了,既然看见了,总不能坐视不管,我快步上前,一把抓住那个黑衣人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黑衣人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一伙儿的!”我对那俩个女人说,她们都是贵妇打扮,三十多岁、不到四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草!少管闲事!”黑衣人抓住我的手腕,想挣脱开。

    我还得去追贼,没空跟他纠缠,便松开手,马上反剪他的胳膊,将其制服后。起右手砍向黑衣人后颈,黑衣人一声未吭,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天娇,打电话报井!”我说,胡天娇点头,我转身朝那两个贼追去。

    他俩可能真是当过兵,身手比较灵活,在人群中左右腾挪,我追出一百多米才追上,没有留情,分别击倒在地。这时路人也都反应过来,有人找来绳子,把两个毛贼捆绑起来,等着制服前来处置。

    不多时,制服开车到达,带走三个制服,又让我和那两个贵妇去做笔录。

    贵妇姐妹对我千恩万谢,因为包里装了八、九万的现金,刚从银行取得。

    出了派处所,贵妇要请我和天娇、江影吃饭,盛情难却,正好到了晚饭时间,我就答应下来,提前偷偷结账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找了家中档饭店,在包房里点了几个菜,相互正式认识,贵妇姐妹自我介绍,说姓刘,姐姐叫赵德芳,妹妹叫赵德燕。

    “赵姐……”我迟疑了一下,“你们认识赵德利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啊,”赵德燕笑道,“那是我家大哥,亲大哥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喜,见义勇为,没想到帮的居然是赵德利的妹妹,赵德利,就是三沟酒厂的老板,这也算是捡漏了吧?

    不过,我并没有暴露出自己想结交赵德利的意图,嘴很甜地管她们叫大姐、二姐,中途悄悄结账,完事儿赵氏姐妹非要给我钱,我没要,说跟二位姐姐很投缘,咱们有机会再聚,并交换电话号码,留了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回到学校,第二节自习上到一半的时候,我电话响了,是赵德燕。

    “二姐,咋了?”我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东辰啊,我大哥说想见见你。”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