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17、风浪过后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41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张东辰!你留下善后!全权处理此事!”王丽娜临出门的时候,喊了一句,一帮人跟着她出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我木然站在原地,脑海中的画面,还停留在浑身是血的郑辰西身上,过了好几秒种,看见剩下的龙组同志都围过来看着我,我才缓过来,开始尝试指挥他们。

    一是先把其他伤者送医院,对于被“标记”为叛徒的伤者,分别派两个龙组同志看守。

    二是警戒办公楼,防止暴力事件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三是将幸存的叛徒捆绑,集中关进一间地下室牢房,重兵把守。

    四是对外戒严,收回室外的持抢岗哨,以免造成周边群众恐慌。

    五是清理现场,核实死者身份后,送殡仪馆停尸房。

    刚才地下室的短暂交火,异常猛烈,毕竟双方都训练有素,一共阵亡三个人,两个是叛徒那边的,一个是我方这边的,伤者九人,其中重伤五人,胡羽笑也在重伤者里面,他的脸颊、肩膀、腹部、大腿。分别中蛋,生命垂危。

    忙活了大概二十分钟,现场秩序终于恢复,至少,他们不再跑来跑去了。

    看的出来,这帮龙组的同志,没参加过如此激烈的战斗,表现的都很慌乱,反倒是我,虽然年纪不大,因为之前的种种经历,显得比他们略微成熟一些,而且得到了王丽娜的授权,可以尽情施展指挥才干。

    归拢完之后,我去下面牢房转了一圈,估计之前的劫狱,是胡羽笑及其党羽策划好的,用的是调虎离山计。让那个“小王”当诱饵逃走,再让被我打晕的大盖帽(我下手重了些,他还没醒,被关起来了)跑来跟郑辰西汇报,引导大部分楼里的龙组同志去追“小王”,给胡羽笑创造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幸亏郑辰西的经验足够丰富,在识破敌人诡计之前,“下意识”地派了二大队长同志带人去下面守着,结果等我们追出来的时候。二大队长在地下室,跟胡羽笑的人发生了交火。

    当时,郑辰西没让我下去,我听二大队长说,他们仓促应战,一上来就被打倒了三个同志,他和剩下的人,依托地下室的墙角节节抵抗,就要被冲破防线的时候。郑辰西和王丽娜杀了下来,郑辰西想都没想,直接滚进走廊里,双抢同时开火,瞬间扭转战局,击倒了三名叛徒,不过她也因为冲的太猛,即便很灵活地左右躲避,最终还是被胡羽笑开火击中,幸亏伤的是右侧胸口,要是子蛋钻进左边胸膛,估计她当场就“光荣”了。

    从地下室上来,我蹲在办公楼门口,掏出烟点着,借个路过的同志手机,给王丽娜打电话,估摸着这个时候,郑辰西应该在手术室里。

    所料不错,手术正在进行,听王丽娜的语气很紧张,一直在走廊里哒哒哒地来回走。

    我让王丽娜别着急,郑局座吉人自有天相,王丽娜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,哒哒哒消失,问我龙组局这边处理的如何,我跟她简单汇报了一下,王丽娜说你做的不错,在她回来之前,让我继续主持工作,还有,把这事儿形成书面材料,给省龙组厅传真过去。

    我哪儿会写材料,挂电话后,找到办公室主任(文职人员),让他跟我一起上三楼郑辰西的办公室,我口述事件过程。办公室主任一边打字,一边整理,写了两页的报告,打出来,我看了一遍,说可以,办公室主任说这种紧急传真,得主要领导签字,然后才能再加盖公章。我管事儿,那就我签好了,在文件右下角签上“张东辰”的名字,办公室主任盖上红章,先给省龙组厅办公室打电话,简单说明情况,再发传真。

    我坐在郑辰西的办公椅上,走不开,因为电话一个接一个,先是省里大领导的电话,然后是副手、几个处室领导的电话,还有小连市、金州市等兄弟单位负责人的电话,主要都是问郑辰西情况如何——看得出来,郑辰西的人脉可真广!

    那份文件写完前,辰西的手术就已经结束了,右侧肺叶被击穿,并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处于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我对电话那边的同志一一作答。忙的不亦乐乎,一直到夕阳西沉,电话才来的没那么频繁了。

    医院那边,郑辰西苏醒,王丽娜回到龙组,重新主持大局,因为一把手、二把手都空缺,省里不放心,接到传真后就派出一支工作组,由一位副局座领导,过来西城指导工作,晚上六点就能到达。

    之前,本来东北局总部调过来帮忙的连如叶,昨晚因为要围剿连城,刚跟歆芸她们吃了口饭,就又乘坐武装直升机回林吉,去帮张少忠——王丽娜说,如果连如叶在西城。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事儿了,她无论是工作经验还是战斗经验,都比我们几个强许多,早就是副汀级的领导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一刻,省厅工作组到达,接管西城龙组,我这才得空,开车去医院探望郑辰西。

    到了中心医院,病房里面有两个龙组的女同志守着。正陪郑辰西说话,可能是因为麻药劲儿过了,帮她分散注意力,缓解疼痛,郑辰西见我过来,勉力笑了笑,让那两位同志去楼下吃晚饭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边,郑辰西眯起眼睛,笑看着我。本来我看她,是想给她温暖,但她的笑容让我感觉更暖和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转院去省城?”我柔声问,省城医疗条件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用,那样你还得去省城看我。”郑辰西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远,我才不去呢。”我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啊!”郑辰西突然皱眉,抬手想去捂伤口,我赶紧抓住她的手,防止触及伤口崩裂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。怎么了,不舒服么,要不要叫医生?”我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伤口突然疼了一下,”郑辰西闭上眼睛缓了缓,慢慢睁开,哀怨地看着我,“你真不去看我?”

    “你因为这个疼啊?”我苦笑。

    “昂!”郑辰西很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别去省城了,这样我每天都能来看你,中午一趟,晚上一趟。”我把她的小手握在手心里,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郑辰西抿嘴,两个酒窝,在脸上荡漾出来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笑出酒窝。

    又聊了会儿,郑辰西让我回县里,去照顾我妹妹。

    “那个,辰西,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?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妹妹,不能待在一起,虽然,我还不知道我俩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,虽然‘毒蛇’已经覆灭,但只要我俩在一起,肯定还会有人打我们的主意,我倒是没什么,主要是担心晨晨的安全,你看,能不能经由龙组出面,给晨晨找个地方,保护起来?”

    郑辰西想了想:“你说的有道理,你直接跟你叔说不就行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嘛,毕竟你是我领导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同意。”郑辰西摆出领导的架势,往下耷着嘴角说,旋即莞尔又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啦。”我起身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噢。走吧。”郑辰西的表情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你闭上眼睛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郑辰西皱眉。

    “闭上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郑辰西狐疑地闭上眼睛,我附身过去,在她嘴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!”郑辰西睁眼,看见我的脸,尖叫不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局座?”一个龙组女同志马上从病房外面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。”郑辰西的脸红透,用手背擦了擦嘴巴。

    那位龙组女同志三十出头,显然是过来人,冲我会意笑笑。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姐,您留下陪局座吧,我该回去了。”我尴尬地说,没想到郑辰西会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开车。”我临出门的时候,郑辰西轻声嘱咐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她,点头。

    “风浪过后的港湾里,除了渔火,还有爱情。”

    看来,夏树同学的这句诗是对的。

    下楼开车,回到县城已经七点多钟,在帝豪酒店房间里,我当着晨晨的面,给张少忠打电话,说了要把晨晨送走的想法,张少忠原则上同意,问我想送去哪儿,他会着人妥善安排此事。

    “帝都吧。”我回来的路上就想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