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14、毒蛇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4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向床上的小花招招手,让她过来,小花点头,轻拍几下晨晨肩膀,帮她掖好被子,蹑手蹑脚地下床,穿上拖鞋过来窗台这边,我凑近小花的耳朵,低声说:“那个道士说,晨晨身上有张家的秘密,我出去转一圈,你仔细看看,是不是写在哪个地方了?”

    小花先是楞一下,旋即说,明白了,这种事情,我当然不能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记得把门锁上,有人敲门假装屋里没人。”我又说,小花点头。

    我出房间,此刻时间,晚上九点左右,这个小旅馆的入住率很低,基本没听见其他房间有动静。

    来到前台,我问老板,附近哪儿有开门的商场,晨晨没有衣服,估计越往东走,海拔越高,气温越低,怕把她冻感冒。

    老板告诉我,出门左转,遇到路口再左转,走一百多米就有个夜市。卖啥的都有。

    我谢过老板,出门左转,同时给郑辰西打电话,但是她没接,我想了想,又给王丽娜打电话,也就是郑辰西的那位美女助理,她很快接了。

    “王助理,局座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下班回家了,有事吗?”王丽娜问。

    “遇到点事儿,想跟局座汇报一下,跟你汇报也行吧?”我问,还不太懂龙组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公事当然可以,如果是你跟局座的私事,我可不当这个传话筒。”王丽娜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?是张东辰吗?”电话背景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好像是歆芸,她们是下午两点出发的,算算时间,快开应该也是才到西城。

    “喂,东辰,正要给你打电话呢。”果然是歆芸的声音,她把电话接过来了,“我们到家啦,王助理给连姐接风,我也跟着蹭口饭吃,嘻嘻!”

    连姐就是连如叶,张少忠派过去给郑辰西帮忙的龙组女同志。

    “你别闹,我有正经事,把电话给王助理。”我看看路口,再次左转。

    “切,大半夜的能有啥正经事。是不是你想人家郑大美女了?你们男人啊,果真是吃着嘴里的,看着锅里的,抱着个小花还不够吗?”歆芸絮絮叨叨的声音越来越小,又把电话还给了王丽娜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东辰,你说吧。”王丽娜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,我从常春去了连城——”

    “连城?你去连城干嘛?”王丽娜马上认真起来,“谁让你去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人让我去,是我自己要过来查点事情。”我早已猜到了王丽娜的反应,似乎她们都知道连城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遇到什么事情了么?”王丽娜小声问,电话里传来哒哒哒的高跟鞋声,应该是王丽娜转移到了没人的地方,我便把清风观事件的来龙去脉,跟王丽娜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算你命大啊!”王丽娜听完,叹了口气,“没事就好,赶紧回来吧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松岭市,下步应该怎么办?继续向东吗?”我请示道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还想回连城?”王丽娜冷笑着反问我,“我告诉你,连城是东北所有地级市中,唯一没有龙组分支机构的城市,你可真会挑地方度蜜月!”

    “那些到底是什么人?”我没理会她的揶揄,肯定是歆芸告诉她我和小花正处于蜜月期。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再说,你不用继续走了,一会儿把你的详细地址给我发过来,我设法联络松岭龙组局的同志过去接应你,好了,先这样,记住,东辰,在外面,别相信任何人!”王丽娜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正好这里是个路口,我来到路边,看看街道的路牌,给王丽娜编辑短信,不过编辑到“通达旅馆”名字的时候,我忽地想起刚才王丽娜跟我说的话——在外面,别相信任何人——我想了想,往夜市方向走了一段距离,看见路边有个叫“隆鑫”的旅馆,便删掉“通达”,换成了“隆鑫”,并在之前那条街的名字后面,加了个“北”字,也就是隔着一条街。

    进了隆鑫旅馆,我依旧用多给老板一百块钱的方式,免登记身份证,开了个房间,是二楼的房间,临街,进了房间,我打开灯,将门反锁。来到窗口,并没有防护栏,我打开窗户爬出来,又关上,跳到一楼延伸出来的遮雨檐上,又跳到地面,刚好一对情侣经过,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我拍拍手苦笑:“妈的,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了!真见鬼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隆鑫旅馆门口走去,走出几步回头看。那对情侣继续卿卿我我,我抹身穿过马路,去夜市买东西,钓饵已经放好了,至于钓上来的是鲤鱼,还是鲨鱼,等买完东西回来再看看。

    香枫县没有夜市,但西城有个叫“三一八”夜市,可惜我没去过,不知道啥样,看到这里的夜市,我估计西城的那个也差不多,说是夜市,其实就是商贩利用马路两边的人行道进行摆摊儿经营,有卖衣服的、卖鞋的,做棉花糖的、烧烤的,还有煎饼果子,杂七杂八,跟县里的轻工市场有的一拼,就是上次我放火的那个半露天的商场。

    来到一个服装摊位前,我估摸着晨晨的身高和体形,给她买了两套衣裤。又去隔壁,想买双运动鞋,不知道晨晨的鞋码,毕竟是个小孩,身高还不到一米五,估计得穿33、34码的鞋子,买了双35的,不合脚可以系紧鞋带,总比光着脚强。

    买完东西,我估计鱼儿上钩还得等一段时间,就又溜达了一会儿,大隐隐于市嘛,身在夜市中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又逛了能有五六分钟,我折身往回走,来到隆鑫宾馆的马路对面,我开的那间二楼房间依旧亮着灯,旅馆门口也没有可疑车辆,松岭龙组的人应该还没到,我刚要再去转一圈,无意中瞥见两个穿着便装的人从旅馆出来,鬼鬼祟祟谈不上,但看他们机警的眼神。绝非善类,很可能是龙组的先头部队。

    俩人瞅了我一眼,我假装路人甲,拎着购物袋继续往前走,等走出十几米,再用余光瞥他们的时候,那两个便衣男还在旅馆门口,正窃窃私语,我走到前方不远处的路口,向左拐弯,躲入建筑物后方。返身回来,隔着墙角的透明玻璃看着他俩,一个便衣在抽烟,同时观察四周,另一个在打手机,应该是向上头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龙组同志的跟踪、反跟踪能力很强,我不能在一个地方驻足太久,便继续往前溜达了两分钟,又返回来,等到路口再看隆鑫宾馆门口的时候,那里已经停了三台黑色的面包车。几个穿着龙组制服的同志,在车边持抢警戒!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抬头看,二楼开的那个房间的窗户也打开了,一楼的遮雨檐上留下了我的足迹,我故意没有处理,就是告诉他们,我已经“逃走”。

    果然是鲨鱼!

    我赶紧转身离开,一分钟之后,手机响了,我掏出接通,是王丽娜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鬼啊?”王丽娜劈头就问,“怀疑我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佯装不知。

    “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跑啊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松岭的龙组同志说旅馆房间是空的,而且老板说只有你一个人开了房间!”

    “王助理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松岭的同志,说我被人追杀的事儿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啊,那是机密,我干嘛要告诉他们,只是让他们过去接应你。”王丽娜说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你也是这么讲的,”我说,“如果你是松岭的同志,得到接应任务后,犯得着带三车人,明晃晃地拎着冲锋抢来接应我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丽娜楞了一下,“他们带抢去的?”

    “明显是抓我来的!幸亏我给你的是假地址!”我严肃地说。

    王丽娜沉默了一阵:“东辰,你做得很好,可你为什么会怀疑他们?”

    “因为之前你说过,连城并没有龙组机构,我估计是你们插不进手,连城已经被敌人所控制,敌人知道我来了松岭,如果我是敌人。清楚张东辰的身份背景,猜到张东辰一定会找松岭龙组求援,那么,我肯定会设法打进龙组内部,借着龙组来诱捕张东辰——或许,松岭作为连城的毗邻城市,其龙组局,早已被敌人渗透进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分析的有道理,我这就向连如叶汇报,彻查松岭龙组!”王丽娜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吧,我马上转移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你小心点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,”我叫住王丽娜,“王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