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93、夜岚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蔚岚眯起眼睛盯着我几秒钟,转身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我没理她,不顾林可儿和歆芸的再三阻止,穿衣裤和鞋袜,准备去市里找刘万明报仇。

    刚穿上一只鞋,蔚岚端着不知道是哪个妞的洗脚盆进来,让歆芸和林可儿闪开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哗啦,一盆凉水,直接泼到我脸上,里面好像还有冰块,把我泼得瞬间陷入窒息。

    “啊!”歆芸尖叫,“我的床……晚上可咋睡啊?”

    “冷静点了吗?”蔚岚问。

    我呆若木鸡,缓了两秒钟,抹了把脸上的冰水,点点头,刚才确实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给他换一身衣服,我带他出去转转。”蔚岚对歆芸和林可儿说,说完,她拎着洗脚盆出了卧室,咣当一声,把盆扔在了地上,像是很生气。

    这是我家,当然有我衣服,就在歆芸床底下,找出一身运动服,换上出来,蔚岚正坐在客厅里抽烟。

    “岚姐,那我、我先回学校了啊?”喜儿轻声问蔚岚,她们几个都比较怕生气状态下的蔚岚,毕竟是杀伐决断的指挥官阁下,蔚岚点头,喜儿又看向我,我也点头,没啥事了,让喜儿回去吧,她还得复习准备七月份的高考。

    蔚岚掐灭香烟,从沙发上起身,径直走向门口,我跟她出家门。下楼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吃点感冒药?”蔚岚问我。

    “不用,晚上睡一觉就好了。”我小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体格虽好,也禁不住你这么霍霍,要注意保养,知道吗?”蔚岚在楼梯转角回头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注意。”我说,听她语气,没那么生气了。

    下楼,那台红色的法拉利停在楼下,蔚岚掏出钥匙,按亮,坐进驾驶室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我进了副驾驶,看看车里的时间,晚上七点钟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随便转转,听说去省城的高速公路开通了,上去溜溜车。”蔚岚说,我只得点头,还没上过西城的高速。

    法拉利轰鸣着启动,出小区,走北门,往县城以北开去,开了没一会儿,就看见路边立着一个禁止左转的大牌子,标志下面写着——高速公路试通车,4月底前禁止驶入,蔚岚没管,左转进入一条崭新的甬道,开了远光灯,两百米的弯道之后,是个崭新的收费站,上面写着“香枫北”三个鎏金大字,没有人看守,站口有停车收费的那种栏杆。

    “哎哎,不让进啊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蔚岚冷笑,一脚油门,直接冲了过去,我下意识抓紧车门上的扶手,紧紧贴在座椅上。站口红白相间的横杆,一看就是结实的钢管制品,把法拉利撞坏了咋整!

    然而,我却没有听见想象中的“嘭”的一声,法拉利跟隐形了似得,直接穿站而入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那横杆,还在那里,再仔细看看它的高度,明白了,法拉利车身太矮,可以直接从横杆下面钻过,厉害了我的岚,这都能精准计算出来!

    “把安全带系上!”蔚岚说。同时开始提速、换挡,我赶紧扎好安全带,估计老司机要开始飙车了。

    新的板油路,黑亮黑亮的沥青,虽然胎噪有点大,但是地面摩擦力非常好,法拉利四条新换的轮胎死死抓在地面上,还没等出辅路的弯道,速度就已经上了一百公里每小时,我感觉身体都要被丢到蔚岚怀里去了,真特么刺激!

    上了高速公路主干道,蔚岚更加嚣张,油门到底,每次换挡,都能听见变速箱里传出咣咣的撞击声,就跟后面有人踹一脚似得,很快挂到高档位,转速也过半,我瞟了一眼颤抖不已的时速表,时速表指针已经挂在了二百一十公里每小时!

    “哎,慢点啊!”我大声喊,声音小了她听不见。

    “好玩吗?”蔚岚一脸兴奋,大声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比歆芸还疯啊!”我喊道,歆芸是愿意玩儿车,但她可不敢开这么快,路边的景物一闪而过,地上原本分段的白色虚线,已经快连接成一条实线了!

    全速跑了两分多钟,蔚岚终于松油门,让速度降到一百五十公里每小时左右,理论上来说,依旧很快,但因为之前经历了超高速,加之路面没车,我现在觉得一百五,就像是在市区里溜达一样。

    “注意油量,咱俩别推车回去!”我提醒道,法拉利飙起来特别费油,新建的高速路,有服务区、加油站,不过里面没有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“放心,车里有备用汽油!”蔚岚指了指前机盖,机盖下面是个前备箱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搞啊,万一撞车,汽油箱爆了怎么办?”我皱眉道。

    蔚岚突然来了一脚刹车,我俩的身子同时往前倾斜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,”蔚岚见速度下来,减到四档,转头看向我,“挺谨慎一个人儿啊,咋一到关键时刻就爱冲动呢?”

    敢情绕了一大圈儿,她在这儿等着我!

    我摇头苦笑。蔚岚进一步降低车速,噘着嘴念叨着:“还是安全点儿好,什么也没有生命重要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她好像并不是说给我听的,好像身边的蔚岚,又回到了我们初识那天,她扮演一个女出租车司机的絮絮叨叨的样子,说实话,尽管那天她是在表演,但我并不能肯定,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蔚岚。

    我看向前方路面,因为车速比较快,我们已经过了第一个服务区。

    “哎哎。停一下,我想小个便。”我说,之前高速飙车时候吓得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蔚岚刹停,但没等停稳,她又挂上r档,左手扶方向盘,右手搭在我座椅靠肩上,往后瞅着,开始倒车,直接倒至刚才过来那个服务区的入口,这才换挡右转,进入服务区。

    偌大的停车场,几间小房子,一座加油站,wc那个小房间没开门,我下车,跑到停车场边上的草坪里解决,路面实在太新了,不舍得弄脏。

    刚尿出来一半,我忽然听见身后一声抢响,吓得另一半尿生生憋了回去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赶紧提上裤子往后跑,月色中,蔚岚手里端着那支毛瑟,抢口冒烟,指向服务区之外的田野。

    “一只野鸡,”等我跑过去。蔚岚说,“你不是饿了么,给你解解馋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“野鸡”两个字,呆立原地三秒钟,转身开吐,上午不愉快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老板啊,”蔚岚一边用拍着我后背,一边笑着说,“从哪儿跌倒,就得从哪儿爬起来,如果你过不了鸡这个坎儿,估计以后你一见到肉就得吐,光吃素还怎么长身体啊?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?”我皱眉问,呕了半天,只吐出一些酸水儿,因为胃里啥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嘿嘿,走吧,我给你做叫花鸡吃,可香了!”蔚岚把毛瑟扔进车里,锁上法拉利,拉着我沿着她刚才开火的弹道跑过去,到了高速公路的围栏,只有一米五高,但我身体虚弱,又是软质围栏,跳不过去。蔚岚双手交叉,抬着我的脚,把我给“扔”了过去,弄完我,蔚岚后退几步,助跑,鱼跃前滚翻,越过护栏,在这边的玉米地里滚了一圈起来,还没有种地,土质很松软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往前跑,这边是个小山包,山上有松树林,野鸡的尸体,就趴在松树林边上,捡到野鸡后,我回头瞅了瞅,距离停车场里的法拉利大概一百五十米左右,虽然略带仰角,也完全在蔚岚的射程之内,甚至都不用瞄准镜。

    “你坐着休息就行了。”蔚岚说,可能是怕我觉得恶心,她从靴子边缘掏出一把匕首,拎着野鸡进了松树林,去处理食材。

    我坐在山脚下,点燃一支烟。看着远方的高速公路,月朗星稀,天气很好,柏油路面虽然黑,却反光,让我不由得想起一句诗: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。

    大江,自然就是这条两边看不见尽头的高速公路带,世间原本的万物生灵,如漫天繁星,周而复始的生活,相互交织成复杂而均衡的食物链,人类的智慧。彻底改变了这颗星球,历史的车轮回溯万年,谁会想到,用地下涌出的黑乎乎的沥青来铺设高速公路呢?

    原本我和蔚岚在十几公里外的县城,和这座山上的这只野鸡毫无瓜葛,然而几分钟之后,我们就乘坐钢铁战车,出现在这座山下,用一把德国产的火器干掉了它,把它当做盘中餐,真是奇妙!

    一支烟的时间后,蔚岚从树林中出来,两手脏兮兮的。抱着一个泥球。

   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