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92、先赚它一个亿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6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从生理角度来讲,人为什么会恶心呕吐?

    无外乎有两点原因,一是消化系统出了问题,身体知道吃东西之后,会引起肠胃不适,所以不让主人去吃,食物进嘴里就想吐,比如胆囊炎、怀孕期间,多是这种情况;二是视觉、嗅觉、味觉上的刺激,让身体知道这玩意不适合吃,比如看见一坨屎,你知道这不能吃,并闻到了它的臭味,当有人把这坨屎塞进你嘴里,你就会呕吐,其实这更多是心理上的排斥。

    第一个原因,我没有,肠胃一直很正常,现在我要面对的,是第二个因素,也就是克服对于一只活鸡的心魔,只要送到嘴里不觉得它恶心,就能把它吃下去,至于生肉进了肠胃之后。引起的消化系统不适,将是至少半小时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别说是鸡体内的那些赃物,就光是带有腥味的生鸡肉,送进嘴里肯定也会吐,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

    我有办法,就是麻醉自己的嗅觉、味觉系统!

    怎么麻醉?用胡椒!

    因为我记得小时候大概一、二年级的时候,不懂事,把胡椒粉当成是油茶面,趁我妈做饭的时候,抓了一大把塞进嘴里,还嚼了几口,顿时眼泪、鼻涕哗哗地往下淌,还打喷嚏,把胡椒粉打进了鼻腔里,舌头麻得肿起,吃什么都没有味觉,鼻子也变得麻木,什么味道都闻不到(倒是把感冒给治好了呢)。

    我要充分利用那次愚蠢的经验,来渡过这次的危机,只要成功,就等于赚了一个亿啊!

    但我没有忘记“最关键”的赌注,见房间里已经没人,我顺手把根雕茶几上那两个核桃捡了起来,追上蔚岚,塞进她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蔚岚看见了,皱眉:“你给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不得下水么,”我笑道,“你先帮我保管!”

    蔚岚撇嘴:“还挺尖的!”

    出小木屋,老金同志和胡彪已经进了那个小树林,穿过树林来到码头,那条快艇已经把刘万明等人送到对岸,再次折回,又把我们还有剩下的两个刘万明的保镖给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岸边,刘万明站在堤坝上冲我们笑:“小崽子,我给你十分钟的准备时间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东子,”刘万明转向一个堤坝下面的保镖,“去老乡家弄一只肥鸡来!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!”那个保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,转身跑向距离最近的黄蕊他老叔的小卖部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把村里人都给叫过来!让他们都看看,惹我刘万明的下场!”刘万明又冲堤坝下面的其他保镖喊,他们几个点头,四散而去,只留下两个看起来很精干的,手持撸子,站在刘万明身后,负责贴身警卫。

    我上了堤坝,跳下,也朝黄蕊老叔的小卖部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去干嘛?”刘万明赶紧问,可能以为我要跑。

    “买包烟,定定神,”我说,“放心,我不会跑的!”

    刘万明撇嘴一笑:“谅你也不敢!”

    我进了黄蕊老叔的小卖部,他不在,估计和刚才进来的刘万明的保镖去后院抓鸡了,我绕到柜台里面,赶紧找胡椒面。掏出两包,又拧开一瓶碳酸饮料(没有可乐、雪碧,是一种五毛钱的香槟,二氧化碳也挺足的),撕开一包胡椒面,我深吸口气,屏住呼吸,把胡椒粉全都倒进了嘴里,闭嘴,闷一会儿,然后开始嚼,胡椒里的说不出名字的成分,顿时开始四散奔逃,让我有一种七窍生烟的感觉!

    嚼了也就五秒钟,我就憋不住了,不得不张开嘴,鼻涕、眼泪、口水,哗哗往外流淌,这给我难受的,但得挺住,这才哪儿到哪儿,我抓起香槟酒,往嘴里灌,漱口,让胡椒的麻辣成分,进一步刺激口腔里的味觉器官,憋不住,喷嚏开始出现了,我故意捂住嘴,让喷嚏从鼻腔里走,噗噗几声,感觉鼻子都变大了。

    缓了缓,我擦干眼泪,又拆开第二包胡椒粉,重复先前的过程,经过大概一分钟的折腾之后,总算把自己搞得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,恨不得把舌头给割下来,我对着镜子照照,除了两眼发红,看上去倒没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候,那个刘万明的保镖和黄蕊老叔出来,黄蕊老叔手里拎着一只肥硕的母鸡,咯咯哒、咯咯哒地叫,好像才下完鸡蛋。

    “什么味啊?”黄蕊老叔皱眉嗅了嗅,我从兜里摸出自己的烟,点这一根,假装很陶醉地抽了起来。其实一点味道都抽不出来,只能看见鼻孔往外冒烟。

    “走吧?”刘万明保镖冲我戏谑喊道,我点头,跟在他们后面出了小卖部,回到堤坝下面。

    “咋还带毛的?得拔了吧?”老金同志在堤坝上皱眉说。

    “那得让他自己来,”刘万明笑道,“下去吧,小崽子!”

    我紧抽了两口烟,丢掉烟头,爬上堤坝,湖水很清澈,隐约能看见水底。毕竟是岸边,没有那么深,昨晚我掉进去的时候,好像踩着水底的淤泥了,但没等踩结实,就被村民给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蹲在岸边,低头撩起水花,挺凉的,我脱掉鞋袜和外衣裤,只剩一条短裤,坐在堤坝上,将双脚顺进水里,满满滑了进去,站稳,本以为水会到我胸口以下,没想到,没过了脖子,差点就淹到口鼻了,幸亏身高够用。

    此时,村民们已经被刘万明的保镖给喊过来不少,陆陆续续地上了堤坝,但不敢过来,都远远地瞧着,我看见黄蕊和她老爸也来了。混着村民中间。

    “老黄啊,把鸡扔水里,”刘万明淡淡地说,“扔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黄蕊老叔掐着母鸡,我看见他有个小动作,把母鸡的两只翅膀,从后背上给“别”起来了,这样母鸡扔出去之后,就不能再飞,免得它飞到深水区,我抓它费劲。

    别好母鸡后,黄蕊老叔装腔作势地运气,拎着母鸡向后拉伸胳膊,很“用力”地将母鸡丢向湖面,但只丢出了大概三、四米远,母鸡果然没有飞翔,落在湖面上后,开始扑腾,溅起不少水花。

    “去啊!”刘万明笑着催我,我瞪了他一眼,转身以“狗刨”的姿势游向母鸡,跟它在水里搏斗了一阵,终于把它抓住,掐着脖子。按到水里,先给淹死再说。

    “好!抓的好!”刘万明在岸上拍着巴掌,阴阳怪气地说,他那帮手下也都跟着起哄叫好,我发现,居然还有个保镖在用单反相机给我拍照,咔嚓咔嚓的,姿势还挺专业,难道是要把照片向报社投稿么?

    这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,趁着鸡还在水里,我将它的脖子扭转了三百六十度,单手拎着,往岸边游,这里水深,我踩不到底儿,得回到岸边才能腾出双手来将鸡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刘万明倒是没有阻止我回游,就那么笑吟吟地看着我,回到岸边,我从水里拎出已经死亡的母鸡,开始拔毛,比较难拔,用了足有五、六分钟的时间,才将鸡毛全部拔光,说实话。看着它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就有点反胃,索性把视线放向远方,用余光看着鸡,抓住两条鸡腿,用力向两边撕扯,却撕不开,生鸡的韧性还是蛮强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鱼可不会这么笨,你直接咬不就完了嘛!”刘万明“善意”地提醒我,也对,我缓了缓,对着鸡腿的位置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韧性依旧不小,有点难嚼。好在我闻不到腥味,鸡肉进了嘴里,也没有异味,第一口很自然地就被我给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不错啊,来来,继续,继续!”刘万明蹲在堤岸边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再用嘴撕下来一块鸡腿肉,就那么看着他,一口一口地嚼。

    “咦!”刘万明用手掩住口鼻,“臭烘烘的,一股鸡屎味儿,真几把恶心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往后退了两步,那些保镖又开始哄笑。

    我继续啃食生鸡,平时也不是没吃过肉,至少胃里暂时还没有对鸡产生抵触情绪,不过得加速,等一会儿胃肠反应过来,产生生理上的呕吐,那可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。

    很快,半只鸡被我消灭,内脏部分露出来了。我决定采取吞咽的办法,扯断鸡胗(鸡的胃,大概正常价位的鲍鱼那么大),直接吞到嘴里,但还是太大了,咽不下去,只得咀嚼,好硬,咀嚼了半天才咬断,里面东西给口腔的感觉,有点渣渣,应该是还没消化的粮食颗粒。好像还有点细小的沙子,但都没有问题,照例咽下。

    岸边已经有人开始呕吐了,我没理会他们,继续掏母鸡的内脏往嘴里塞,用了大概三、四分钟时间,就掏了个精光,期间,未免恶心了几次,但都是心理上的恶心,我不去想这是鸡的内脏,就想象这是麻辣烫。都成功忍住没吐。

    吃完最后一口鸡肠,手里只剩下半只干净的白条鸡,我扬起手,朝刘万明晃了晃,已经胜利了至少90!

    刘万明脸色异常难看,蹲在岸边,死死盯着我,看我有没有作弊,偷偷吐掉之类,当然没有,吐一口就是一个亿,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