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90、负荆请罪男生都市(第2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4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”我应了一声,刘家兄弟具体的发迹史,赵小磊并未在资料里写,我只知道他们现在手里有两个煤矿,兄弟二人一人一个,还养了个运输车队,赚钱的主要是车队,赶上煤炭市场价格高的时候,物流要比开采赚的更多。

    “这两兄弟,以心狠手辣著称,年轻的时候都蹲过班房,手里不仅有血,还有人命,不过都用钱摆平了——东辰,知道我为什说这些吗?”

    我再度摇头,后面的事儿我是知道的,赵小磊有在资料中写。

    “这哥俩在西城立棍儿的时候,我跟老金,包括龙天云在内,都还只是县城的小混混,他们成名已久,势力根深叶茂,你才十七,就想跟他们斗,你觉得可能吗?”胡彪笑问。

    我抿了一下嘴唇,低声说:“不就是条鱼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家若想找你麻烦,别说是条鱼,就是你把人家自行车气米芯子给拔了。他们也有借口,让你横尸街头!因为是你挑衅在先,你就不占理,这叫江湖规矩,懂不懂?”胡彪不再微笑,严肃地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胡叔,我错了。”我只得低头认错,现在解释什么大鱼吃人、吃狗也没有用,那是刘万明和黄家沟村的事情,与我无关,杀鱼的是我,而我和刘家,此前并无交集。

    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胡彪拍了拍他座椅后面,“我约了刘万明,带了两百万,到时候你低头给他认个错,这事儿就过去了,以后,我不许你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点头,虽然心里不甘,也只得接受这样的结局,谁让我们现在的胳膊还不够粗呢,昨晚也是听了黄蕊说大鱼吃人,才义愤填膺,要把这条鱼给弄死的,加上潜在的棚户区开发冲突,我已经从心里认定与刘氏兄弟成为对手,正好借此机会,先给他们点颜色看看,结果一时冲动,捅了天大的篓子!

    “黄蕊那边,我已经找她谈过了,”蔚岚轻声说,“她答应对刘万明说,并没有告诉你那条鱼是它的,只说你听说那鱼吃了个孩子,就对它动了杀心,这才铸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,刘万明会不会找黄蕊算账?”我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用你管了,我会暗中帮黄家。”胡彪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,转身回来。心中又羞又恼。

    “老胡啊,你别动气,毕竟还是个孩子,”老金帮我跟胡彪说好话,“咱们像他这个年纪,还啥都不懂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咱们也没他那么多媳妇儿要养活啊!”胡彪讪笑,咔哒,点着一支烟,又拍拍我肩膀,递给我一根中华,“对吧,我的小姑爷子?”

    我脸上更热了,尴尬地接过烟,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着。

    老金在后面爽朗大笑:“老胡啊老胡,你得让你闺女上点心喽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胡彪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家二喜跟东辰……嘿嘿嘿,你家天娇近水楼台先得月,也没啥动静啊!”

    麻痹,这个不正经的老金同志,咋啥话都往外说呢!

    “啊?你家二喜已经怀上了?”胡彪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怀没怀上我不知道,反正事儿是办了。”老金同志颇为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咳咳!两位前辈,请尊重我一下,”蔚蓝冷声道,“我好歹也是个女的,别当我面聊这么荤的话题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聊了!不聊了!”老金笑道,车里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半分钟,老胡抽冷子问了我一句:“东辰啊,你跟天娇,还没去过新家吧?”

    “啊,还没呢。”我回头说,上次吃饭,胡彪送我和天娇一套新房,一直忙,没去看过。

    “抽时间过去看看吧,我给你们置办了不少家具,都是好玩意,尤其卧室里那个大席梦思床,可是我花一万多块钱在省城买来的呢!”胡彪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胡叔。”我黑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啧,还叫胡叔!”

    “也叫爸吧,哈哈!”老金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阿西,你俩真是够了,再说我下车了啊!”蔚岚怒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,别说了,老胡,有人吃醋了。”老金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吃醋了——懒得理你们!”蔚岚摇下她那边的车窗,也点着一支细烟。

    谈笑间,奔驰车已经进了市区,往北郊方向开去,在市里兜了一圈,又离开市区,走的是昨晚黄蕊开车带我们走的那条路,看来谈判地点设在了黄家沟,可能是刘万明在村里的别墅,昨晚黄蕊给我指过,刘万明兄弟俩的别墅就在村口,最豪华的两座,建的跟美利坚国的白宫似得。

    三公里后,到达黄家沟,奔驰车拐了进去,却没有在刘家别墅停留,而是径直往村里开,一直开到堤坝那里才停下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向堤坝,上面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后座仨人下车,我也下来,蔚岚打开后备箱,拎出两个银色的手提箱,里面应该是两百万人民币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我低声问蔚岚,她没理我,丢给我一个箱子,跟在胡彪、老金身后。

    昨晚黑灯瞎火的没看太清楚,原来在距离杀鱼的堤坝大概三十米之外,有一道台阶。可以直接走到坝顶。

    四个人到达台阶处,拾级而上,等我能看见松涛湖波光粼粼的水面,终于明谈判的地点在哪儿了。

    岸边停着一搜快艇,上面有个戴着墨镜的驾驶员,见我们出现,他拉动船尾的引擎,浓烟滚滚,而在湖中央,有个小岛,上面人影绰绰,昨晚我看见那个岛了,还以为是湖的对岸,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四人上了快艇,墨镜男启动,直奔那个小岛而去,岛上有个简易的码头,快艇停靠后,被岸边的另一个戴墨镜的人拉住船舷,四人下船,岸上的第三个墨镜冷声说:“请几位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条石径延伸向岛心位置,沿着石径穿过一片小树林,眼前出现了一座人字顶的小木屋。

    如果说黄家沟是世外桃源,那这个小木屋,就是桃园中的桃园,太幽静了,周边都是树林,树林四边又都是水面,这叫啥来着,书上有过描述。哦对,叫湖心小筑,这逼装的,比较文雅。

    墨镜带我们来到木屋门口,敲门,推开,闪身到一边,请我们进去。

    我跟在胡彪、老金身后进入木屋,里面是个客厅,厅中间摆放着一个根雕茶几,茶几对面的沙发上,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老年人,穿的是白色的传统唐装,不过衣襟上绣着两条金龙,多少显得有些土气。不伦不类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者长得倒是慈眉善目,胖胖的,脸色有点泛红,看上去六十出头,手里端着一个小茶壶,笑眯眯地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万明老哥,好久不见,好久不见!”胡彪快步上前,跟老者握手,看来他就是刘万明了。

    刘万明放下小茶壶,和胡彪握手,但没有站起来,又和后面的老金握手,示意我们坐在他对面。根雕茶几对面只有两个座位,我和蔚岚只能提着钱箱子站在胡彪和老金身后。

    刘万明看了看胡彪,又看看老金,并未看我和蔚岚,重新端起小茶壶,淡然开口:“老胡,老金,你俩这事儿,办的不地道啊,那条鱼可是我最心爱之物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给老哥您赔礼道歉来了嘛!”胡彪笑道,回头给了我和蔚岚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蔚岚绕过椅子,将金属箱放在根雕茶几上打开,掉转一百八十度,展示给刘万明。

    我也照葫芦画瓢,把手里的金属箱打开,给刘万明看里面的钱。

    刘万明只是瞥了一眼桌上的钱,撇嘴笑笑,看向胡彪:“老胡啊,如果我把你家闺女给杀了,还大卸八块放锅里炖了吃,是不是赔你两百万,咱就拉倒了?”

    我当时火就上来了,这说的什么话,鱼和人能一样吗?

    但我没有发作,因为胡彪和老金连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是赔笑。

    我和蔚岚回到他俩身后,静观其变,这场面,没我说话的份儿!

    “万明老哥,您这是……嫌少?”胡彪问。

    刘万明眯起眼睛,用端着小茶壶的手,将两个箱子盖分别盖上:“不是钱的问题,这事儿,我憋气!”

    “气大伤身呐,”老金同志赶紧赔笑,“孩子不懂事,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