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84、康力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1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眯起眼睛,从破长椅上站了起来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那个手下说。

    我拉开车门,坐进副驾驶,该不会又想诈我吧?

    手下起步,慢悠悠开往市区方向,他不说话,我也不好说话,怕主动搭茬,中了他的圈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聪明,不会轻易相信我,”开出几十米,那个手下笑道,“给你三叔打个电话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证明我的清白,还给他打啥电话?”我笑着摇了摇头。一副清者自清的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打,我打。”那个手下单手扶着方向盘,从怀里掏出手机,拨出一个号码,把手机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放在耳边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喂?”三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三叔,是俺,狗剩儿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东辰,对不起啊!刚才那个人用撸子威胁俺和你婶儿,俺只能跟他讲实话了!”三叔歉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噢,”我应了一声,挂掉电话,转向那个手下,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啊。”那个手下又从怀里掏出一把撸子,很随意地丢在我的大腿上,“现在我变成知情人了,不过我还没有告诉我的头儿,你可以杀我灭口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撸子,退出蛋夹查看,有子蛋,推进去,撸了一下,顶在他的太阳穴上:“别以为我不敢!”

    那个手下打了个机灵,但很快恢复正常,笑道:“你叫张东辰嘛,有啥是你不敢干的?我就是把真实情况告诉你一声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收回撸子:“多少钱,你说个数。”

    人家的意思很明显了,要我给他封口费,他知道我不可能动手,干掉他简单,想掩盖干掉他这件事比较困难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钱。”手下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钱再多有什么用?”手下转头瞅瞅我,“所谓树倒猢狲散,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,我没你张东辰的本事,更没有你的运气,但我和你一样,有野心!只要你答应我,等你斗败程老板之后,让我成为西城一方势力的大哥,分给我一块地盘,我就永远替你保守这个秘密!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点头:“好,我答应你,不过,你就这么相信我能斗得过你们程老板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没啥别的本事,就是看人还蛮准,”手下挑了挑眉毛,“别说是西城,即便放眼整个东北,都没有任何人在你这个年纪,取得你这么大的成就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想到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这么高!”我笑了笑,“好,那就一言为定,等我统一西城之后,把火车站一带杨瘸子的地盘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杨瘸子?”手下又看向我,皱眉,“少了点吧?你看这样如何,等你统一西城后,细河以南归我,以北归你!”

    细河是西城的母亲河,穿城而过。把西城分为两半,南边经济欠发达,面积和人口也比较小,大概相当于整个西城市区的四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不算占你便宜吧?”手下又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很合理,我答应,”我点了点头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康力。”那个手下伸手过来,跟我握了握。

    “既然今后就是兄弟了,咱们……聊聊合作的事儿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,怎么合作?”康力问。

    我根据周小磊给我写的那个西城势力图,开始跟这小子吹牛比,先搞谁,后搞谁,具体怎么搞,康力不时给我提提意见,透漏一些周小磊没有写的关于那些势力的信息,俩人越聊越投机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,就差在车上拜把兄弟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力哥,你懂得真多,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!”我恭维他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。”康力摆了摆手,这时,对面车道一台拉煤的货车经过,因为路窄,两台车紧贴着过去。

    我拉过安全带,给自己扣上,皱眉道:“力哥,你慢点开,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哥开车技术娴熟的很!”康力得意道。继续跟我聊,聊如果他当了大哥,准备怎么治理细河以南的地区,搞地下钱庄,设堵场,开桑拿浴,要把那边打造成西城市的不夜城!

    我呵呵笑着,不时顺着他的话接两句,远远看见,前面又开来一台拉煤的大货车,离我们还有大概两百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力哥,我问你个事儿。”我递给他一支烟,帮他点着。

    “兄弟你问,知无不言!”康力抽了口烟说。

    “咳咳!太他妈呛了。窗户打开行吗?”我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行,开吧,你那边有开关。”康力说。

    我按下这边车窗,又说:“你那边也开开吧,空气不流通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康力将驾驶室的窗户也按下来,“你不是要问我事儿么,啥事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事儿比较私密,关于女人的。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身子转向康力。

    “哈,问吧!这种事,你哥我门儿清的很!”康力得意道。

    此时,大货车距离我们大概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哥。是这样的,上次吧——”我把身子往他那边探过去一些,突然用左手按住他的脖子,猛然推向车窗外,同时右手握住方向盘,死死盯着对面过来的大货车,向左打轮!轿车的左前侧,和大货车擦身而过,左侧后视镜撞掉了,康力的脑袋也……你懂得,画面比较那啥,不可描述。

    我紧紧控制着方向盘,防止轿车被卷到货车下面去,但扭力实在太大,前轮开始打滑,我没能控制住车的方向,车头撞在货车最后一个车轮上之后,斜着出去,在马路上转了一圈才停下,我瞅了瞅已经被货车弄残缺了的康力,快速解开安全带,下车,关上车门,翻身滚到路边,正好右手边是个砖厂,我闪身藏在一垛红砖的后面,从兜里掏出一支烟,点着。扑掉身上的土,抽了两口,看见砖厂里跑出来人,我才跟着他们回到车祸现场。

    那个货车司机已经下车,来到轿车旁边,懵逼地看着车里的康力。

    “哎呦握草!”我喊了一声,“太特么惨了!完了。完了,哥们,你摊上大事了!这人肯定没救了!”

    “天灵盖都没了,还救啥啊?”我旁边一个砖厂的工人说。

    “赶紧报井吧,还等啥呢!”我说,“你看见咋回事了吗?”

    货车司机皱眉,挠了挠头:“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啊。正常会车,本以为他能过去,结果撞我车上了!”

    “车里就他自己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,没太注意。”货车司机说,我放心不少,没看见我就行。

    我假装很懂的样子,走过去看看货车旁边的擦痕,回来拍货车司机肩膀:“没事,你在自己车道上,是他自己没控制好方向盘撞上来的,他全责!你有保险不?”

    “有、有!”货车司机忙不迭地点头,“我就是个开车的,老板给这车上了全险!”

    “那更没事了,你听我的。赶紧报井,井查来之前,你别破坏现场!指定没事儿!”我“好心”地告诉货车司机。

    货车司机这才从懵逼状态中缓过来一些:“是哈,我正常开车,应该没责任!”

    “呀,车里还有家伙呢,这人是不是黑倒的啊!”有个砖厂工人看见了车里的撸子。我心里一惊,赶紧过去,因为撸子上有我的指纹!方向盘上也有,可这是车祸,交井肯定不会当成犯罪现场,到处搜集指纹,撸子就不一样了,会拿回去检验的!

    但我很快想到办法,跑到副驾驶,看见车里地台上的撸子,假装很好奇地把它给捡了出来,掂了掂:“这玩意真的假的?你们谁见过真撸子啊?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!”一个砖厂工人自告奋勇,我把撸子递给他,他拿着左右端详,指着那个退蛋夹的按钮得意地说,“机关在这儿呢,里面有子蛋就是真的!”

    咔哒,他按下按钮,蛋夹退出,里面当然有子蛋。

    “我草,真的!”另一个砖厂工人接过蛋夹。握在手里,其他几个工人也都凑过来,好奇地传看撸子和蛋夹。

    我估摸着他们的指纹已经把我的指纹完全覆盖了,便说:“别玩了,赶紧放回去吧,交给制服处理比较好,兴许这撸子弄过人呢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咋的!”最后一个把玩的工人,赶紧把蛋夹塞进去,把撸子丢回车里。

    我看向货车司机,他正打电话,我又瞅了一圈车里,确定没有留下自己的痕迹后,慢慢退出了围得越来越多的人群,往前走了一段。招手拦下一台三轮摩托车,上车,突突突地继续开往市区。

    你可能要问了,张东辰,你不是很讲义气么,为什么还要做掉这个已经和你称兄道弟的康力?

    他看人很准,这没错,但我看人更准,这个康力,太过阴暗,而且欲壑难填,本身实力平平,却想登大宝之位,到时候能不能治理得好南边的半个城先不说,他设想中的什么钱庄(就是高利贷)、堵场、桑拿浴之类肮脏的挣钱手段也先不谈,光是他敲诈我这一点,就足够我干掉他的!

    归根到底一句话,此人心术不正,做掉他,我并不后悔。

    至于做掉他的手段,虽然残忍了点,但没办法,只有这样才能不留痕迹,把我给摘出去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摩托车到达火车站,我下车付钱,转乘一台出租车:“师傅,育才高中。”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