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76、帝豪酒店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3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战斗过程略过不叙,场面不算太血腥,但我也让这个死胖子头破血流、鼻青脸肿,妈的,我们好心好意过来跟他谈判,这老小子,居然敢打我美女师傅的注意,简直是人渣、败类!不打残他不足以平民愤!

    打累了之后,我拉过椅子,坐在窗口边上休息,把茶几上的手机丢给了地上蜷缩着的赵二刚:“你他妈不是要报井吗,报啊!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敢、不敢了!”赵二刚支支吾吾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报,我报。”我用脚把手机勾过来,拨打那三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啊?”赵二刚努力睁开肿起来的眼睛,“你报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用脸颊和肩膀夹着电话,从怀里掏出一支烟点燃:“喂,我在帝豪酒店。405房间,出事了,你们赶紧出井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请不着着急,出什么事了呀?”接线员声音很是甜美,慢悠悠地问。

    “命案,快点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命案?”接线员一惊,“请重复一下案发地点!”

    “县里的帝豪酒店,405房间。”我说完,把电话挂掉,扔在床上。

    赵二刚从地上慢慢爬起,但不敢站起来,我笑道:“随便坐吧,等着制服把我抓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赵二刚问。

    “不想怎么样啊,我把你打成这样,不得让制服叔叔过来解决一下么?”我笑道,弹了弹烟灰,翘起二郎腿。

    赵二刚不再说话,坐在床边,摸过床上的中华香烟,也点着一根。

    因为是“命案”,制服出井很快,也就三、五分钟,楼下就传来刺耳的井笛声,再一分钟,门口有人猛烈敲门,我过去打开门,来了四个制服。

    “诶?张东辰?”领头的制服失声叫道,我看他也有点眼熟,不知道在哪儿打过照面。

    “您好,同志。”我跟他握手。

    制服疑惑地看看我身后的赵二刚:“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“制服同志!”赵二刚看见制服,马上来了精神,跑过来把我扒拉到一边,冲出去躲在了制服身后,“是我报的井!就是这个小逼崽子,也不知道因为啥。冲到客房里把我给打了一顿!”

    我笑笑,没说什么,此人真是无耻到一定境界了,连报井都抢!

    领头的制服转向赵二刚,皱眉问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同志,我叫赵二刚,县二高篮球队的教练,我哥是省体伟的副主任,叫赵大刚。”赵二刚拉了一下浴服衣襟,挺直腰板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哥是谁管我屁事!”领头制服不屑地说,搞得赵二刚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东辰,咋回事,你说。”领头制服又转向我。

    我歪头往408门口瞅瞅,吴珊正站在门口,一脸懵逼,我招手叫她过来:“你跟制服叔叔说,刚才到底咋回事。”

    吴珊好像是明白了,很快冷静下来,跑过来对制服说:“叔叔,是这样的,我是育才篮球队的领队,今天下午,我们和县二高在体育馆比赛,期间发生了冲突,这个赵二刚输不起,无缘无故地骂我们队长张东辰——”

    “放屁!我啥时候骂他了?”赵二刚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,没问你,”领头制服转向赵二刚,怒道,又转向吴珊,变成和颜悦色的脸,“小妹妹,你说,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输球了,赛后他又利用自己在篮球界的地位,跟县篮协上诉,说我们违背体育道德啥的,要求更改比赛结果,其实就是输不起,无中生有的事儿。我和张东辰同学寻思着不想把事情闹大,就过来找他谈一谈,希望他能够撤回上诉,结果。结果,他居然让我……”吴珊说着说着,哭了起来,哭的比较假,一看就是装的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你了?”领头制服问。

    “他让我陪他睡一宿,才答应撤诉,还对我动手动脚的,”吴珊拉了拉自己衣领,委屈而又气愤地说。“幸亏我逃了出来,张东辰见我受欺负,就过去把他给打了!”

    “同志,不是这样的啊!她完全是一派胡言!”赵二刚着急地辩解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,没轮到你呢!”领头制服指了指赵二刚,又转向我,换成笑脸,“东辰啊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情况属实。”

    “属实个屁!你俩造谣!”赵二刚怒道,吴珊当即就上去给了赵二刚一嘴巴,然后嘤嘤嘤哭着,跑回了408房间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,你涉嫌侮辱女性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领头制服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侮辱个几把啊!”赵二刚捂着脸,楞了楞眼睛,“你知不知道我在县城啥人脉关系啊,敢抓我?给你们李局打电话!我要跟他投诉你!”

    “李局?哪个李局?”领头制服笑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副局,李向东!”

    “哟。原来您认识我们向东局掌啊,不好意思,实在不好意思!”领头制服陪笑道。

    赵二刚马上变得得意洋洋,撇着嘴,指向我:“这小子殴打我,用你话讲,涉嫌……涉嫌故意伤害罪,赶紧把他给我抓起来!”

    领头制服转向我:“呵呵,他说要抓你。”

    “抓呗!”我伸出双手,“确实是故意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两位都跟我回去,做个笔录?”领头制服继续冲我笑,我看懂他的眼神了,便说好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,我换身衣服!”李二刚信以为真,甩甩袖子,背着手进了房间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东辰。”领头制服压低声音,“你想咋整他,交给我就行了,赵局跟我交代过,凡是涉及你的案子,除非命案,否则全部让我自行处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就想让他撤回上诉,给我那个领队赔礼道歉,别的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”领头制服点点头,“要不,你们先回学校吧,别耽误了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跟你们走一趟,不能让叔您难做嘛!”我笑道,关键是自己这次确实没做错,打一个流氓,没毛病,走正常流程就行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。”领头制服面露难色,很勉强地说。

    这时,吴珊又出来了(估计一直在408里面偷看、偷听),跑过来问我:“咋样啊?搞定了没?”

    “你打车回学校吧,”我说,“叔叔让咱们不要耽误了学习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就回去啊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”吴珊皱眉噘嘴,“再说。房间都开了,还没呆一会儿呢就退房,浪费钱,多可惜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在这儿睡,我估计完事儿也得半夜了,宿舍关门,我回来跟你在这儿对付一晚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哈,你要跟我睡啊?那行,我等你。”吴珊笑道。转身又回了408房间。

    几个制服听见我俩这么赤果果的对话,纷纷转头过去,假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在县城,未必每个人都听过张东辰这个名字,但作为一个制服,肯定知道,因为这个人,差点把他们给连锅端掉,现在又是他们的一把手老赵同志的座上宾,谁敢惹?倒不是怕,毕竟我这么和蔼可亲,更多的,我觉得是种敬畏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赵二刚出来,趾高气昂地走在前面,我和制服跟在他身后,走到电梯间的时候,赵二刚回头看看:“啧。你们这种小地方啊,办事儿都不讲流程的吗?他是犯罪嫌疑人,应该把他铐起来带走啊!”

    “对对,他说的有道理,”我笑道,伸出手,“把我铐上吧。”

    领头制服楞了一下,我又点点头,他这才给了手下一个眼色,那小伙上来,从身后掏出手铐,像是给一位客人试戴银手镯一样,轻轻给我戴上了手铐,又脱下他的警服外套,把我双手罩了起来,怕被外人看见(简直是欲盖弥彰),赵二刚撇撇嘴,轻蔑地看我一眼。昂首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下楼出帝豪酒店,门口停着两台车,前面是桑塔纳,后面是松花江面包车,后窗里面带着铁栏杆的那种,我当然上后车,两个制服手下一起跟我上来,上车马上问我,要不要解开。我说不用,戴着吧。

 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