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75、归拢二高教练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4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比赛时间比较长,将近三个小时,等我们回到育才,已经快四点钟了,说实话,虽然只打了下半场,但我真心累,浑身跟要散架子似得,田老师给我们放了假,我跟队友们去学校浴室洗澡,水很热乎,能缓解疲劳,他们好像不太累的样子,一直在兴高采烈地回味比赛过程,我洗完澡出来,去食堂吃饭,晚自习第一节,去体育生自习室补习功课。文化课可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第二节回到本班教室,正常上自习,第二节自习课下课,吴珊过来,把我叫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对方教练上诉了。”吴珊抱着肩膀,皱眉说。

    “诉啥啊,咱们又没骂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投诉你最后一个球,有违体育道德,不算,应该算他们赢。”吴珊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有违体育道德,啥意思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踩着亮哥后背跳起来的嘛,那个傻比教练说那是对队友人格的不尊重。违背体育道德。”

    “草……真有他的,这都能找个由头,”我无奈摇了摇头,“篮协怎么判?”

    “我才听到的消息,咱们要不要反起诉他骂人的事儿?”吴珊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没有必要,一场教学赛而已,又不涉及排名之类,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大扯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吃哑巴亏啊?”吴珊又问。

    “查到他背景了么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吴珊点头:“他叫赵二刚,没啥背景,就他哥是省体伟的副主任,他家省城的。县二高的校长喜欢篮球,跟赵二刚认识,高价聘他过来给他们当教练——反正花的是学校的钱!”

    “他住哪儿?我去拜访拜访他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打他啊?他可真能吊销职业球员资格的,虽然你还不是职业球员,如果你惹了他,他把你拉进黑名单,你就没法进国家二级了!”吴珊担忧地说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:“不打他,你告诉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帝豪酒店,具体房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走向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哎,东辰,我跟你去吧,万一涉及县篮协啥的,我好歹认识几个人。”吴珊追过来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请假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跟你出去还请啥假啊,这叫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嘻嘻!”吴珊娇笑,顺势挽住了我的胳膊,这一幕正好被从洗手间回来的胡天娇给看见了,吴珊并不知道我在校外的那些妞,但知道胡天娇是我女朋友,赶紧松手。

    “咋了,东辰,要出去啊?”胡天娇甩着手上的水笑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出去办点事,”我说,“估计晚自习结束前回不来,你多学一会儿,跟倩倩一起回宿舍吧。”

    “昂,你去吧。对了,东辰,下礼拜小卷回来。”胡天娇又说。

    “啊?不是期中考试之后么?”我皱眉问,还有一个月呢。

    “她说回西城办事,我问啥事,她也没说,还不让我告诉我,”胡天娇笑着说,“我咋能不告诉你呢,对吧?”

    我摸摸胡天娇的脸颊:“小间谍!”

    “嘻嘻,走啦,”胡天娇和吴珊擦肩而过。瞅瞅她,“你就是东辰的篮球师傅吧?”

    我是每天早上和吴珊在一起,晚上和胡天娇在一起,所以她们还没正式碰过面。

    “昂,我叫吴珊。”吴珊诚惶诚恐地说,她慌张,不是因为胡天娇是我对象,而是因为她是胡彪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叫胡天娇!东辰女朋友,”天娇跟吴珊握手,“拜拜!”

    出了教学楼之后,吴珊小声问我:“她是你女朋友,那。那个程小卷呢?她不是转学走了么?”

    “也是女朋友,”我开玩笑,“还有好几个呢,你要不要也当我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!”吴珊撇撇嘴,故意跟我远离开一些,不过出了校门之后,她又凑过来,挽住我胳膊,嬉笑道,“既然你那么多,分我一个呗?”

    “行啊,你看上哪个了?天娇吗?”我问,她是个双,男女皆可。

    “别的我还没看过呢!”

    “赵倾城,你听说过嘛?”我问吴珊。

    “当然,县城名媛嘛,不过据说上次吴天出事后,她就失踪了呢!”吴珊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让她去南方避一避,最近该回来了,我把她介绍给你咋样?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吗?”吴珊眼里顿时闪出一种花痴的光芒,我点头,说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县城不大,即便没见过赵倾城,也能知道她的美艳绝伦,送礼就送最好的,我手里最漂亮的两个妞(单轮颜值,不算气质),不对,是一个半。一个是赵倾城,那半个是江影,江影的前途不可限量,我无能耽误她,但赵倾城已经定型了,可以作为礼物。送给我的美女师傅!

    “哎妈,太好了!”吴珊激动地蹦了起来,看着她雀跃的身影,我心中暗笑,有个典故,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说塞翁丢了一匹母马,结果第二天,母马给他勾搭回来一群公马,到我这里,就是我丢出一个赵倾城,没准儿。她能帮我把吴珊给勾搭回来。

    打车去县里,找到帝豪酒店,吴珊已经有身份证了,过年刚发的,用她身份证开了个房间,我让她去房间里等着,我去前台,问服务员赵二刚在哪个房间,当然,不能白问,手里拿着两百块钱问的,服务员四下看看。将钱抹过去,笑着问:“您是赵二刚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我说是,她说您稍等,给您查一下。

    十秒钟之后,服务员告诉我,赵先生在405房间,这么巧,吴珊就在408房间,应该是斜对面。

    我乘坐电梯上楼,敲开吴珊的房门:“你先去谈,尝试和平解决,让他撤回上诉,谈不拢的话,我再出场,去吧,对面的405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吴珊还沉浸在得到赵倾城的喜悦中,之前在出租车上,我给赵倾城打电话来着。含蓄地说给她介绍个朋友,然后把电话给吴珊,让她俩聊,吴珊没怎么说话,就一直咯咯咯地笑,嗯嗯地点头。脸色微红,肯定是赵倾城在撩她。

    吴珊出门,去了斜对面,我站在门口看着,对面开门,吴珊礼貌地鞠躬:“赵教练您好!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我没看见赵二刚的人。只是听见他声音,“你来干嘛!”

    “跟您谈谈投诉的事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谈的!”赵二刚要关门,被吴珊用脚挡住,“您给我次机会嘛!”

    “机会?呵呵,”赵二刚笑了一声,沉吟片刻。“那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咣,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我拿过来酒店房间的大玻璃烟灰缸,蹲在门口,点着一支烟,还没抽两口,405房间门突然打开。吴珊冲了出来,回头骂道:“你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赶紧起身问。

    “他说让我陪他睡一晚就撤诉!”吴珊气愤道。

    这时,赵二刚穿着白色浴袍出来,看见我在走廊里,怒道:“草你妈,小逼崽子。你来干啥?”

    “他碰你了么?”我沉住气,问吴珊。

    吴珊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,委屈地说:“被抓了一下!”

    我转向赵二刚,冷冷地说:“赵教练,我们诚心诚意过来找您谈,没想到您却这样对我的领队,这事儿您做的可不地道啊!”

    “张东辰,是吧?”赵二刚楞了楞眼睛,“你个小逼崽子,给我记着,以后你不可能出现在篮球场上了!滚!”

    说完,赵二刚闪身进房间,咣地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吴珊哇地哭了,扑进我怀里。

    我拍拍她后背:“你先回屋,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昂……”吴珊回了房间,我把香烟碾灭在烟灰缸里,来到405房间门口,敲门,“赵教练,请把门打开,我想跟您谈谈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!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!”赵二刚在里面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您最后一次机会,请把门打开,我不想事儿闹大!”我强压心中怒气说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威胁我啊?”赵二刚打开门,我一把把他推进房间,跟了进来,回手关上门。

    赵二刚看了看我手里的大玻璃烟灰缸子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:“你滚不滚?再不滚我报井了啊!擅闯我房间!还威胁我的人身安全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报吧!”我笑道,举起烟灰缸,砸了过去……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