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74、县城,太小了男生都市(第2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p;  现在。双方比分还是平分,只要我三罚全中,而对方只剩下一次进攻机会,那就稳赢了!

    算计好之后,我深吸一口气,罚球,中,罚球,中,第三罚,还是中!

    赢了!我直接跳了起来,吴珊马上叫暂停,把我们给叫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对方最后一攻,”吴珊开始布置战术,“咱们领先三分,两个原则,第一,全力防守,不犯规,尽量拖延时间;第二,对方如果投篮,马上犯规,不让他们投,让他们罚球,反正罚球是两分。咱们没有暂停了,不管对方打成打不成,他们最后肯定会犯规,等咱们进攻的时候,满场跑,把球传起来,不给他们犯规的机会,直接拿下比赛!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重新回到场上,对方发球出来,我们全部上去逼抢。人盯人,对方得不到投篮的机会,一直传球,传了将近二十秒,马上就要到违例的时间了,球又一次到了他们的控球后卫手中,他抬头看看时间,我也看了一眼对面的计时器,他们进攻时间只有四秒,而全场比赛还有七秒钟,无奈,他只得选择投篮,距离三分线一米五左右,我秉承吴珊的布置,马上对他采取犯规,起跳封盖,故意打手。但他却把手缩回去,把球丢向一边,我犯规没有成功,落地,球被他们拉出来的大中锋拿到,中锋强行投三分球,他不是投三分,中锋没有这个技术,他是单手把球抡向篮筐方向,我方的中锋也跟着扑了出来,跟我一样,跳起犯规,直接把他给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猛地想起来,不对啊,吴珊算错了一步!如果对方投三分球的话,是不应该去封盖的,封盖是三次罚球,万一投进了,还有可能赔上一次加罚,也就是“打四分”,因为全场对方都没有进过三分球,吴珊没料到这步,我们也没料到!

    嘟,裁判哨响,我赶紧回头看向篮筐,那球歪打正着,砸在篮板上,居然进了!

    平局!

    “耶!”对方队员全都跑过来,抱住了他们的大中锋,只要罚篮再进,他们就领先一分,而我们只有三秒钟的进攻时间,而且没有暂停,没法通过叫暂停去对方半场发球。只能从底线发出,得用三秒钟的时间把球运过半场、完成投篮,这几乎不可能,除非也像是刚才对方大中锋一样,把球远距离地“扔”进去!

    对方教练叫了暂停,我们聚拢到吴珊周边,每个人都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指挥有误。”吴珊低头,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投三分,”田老师拍了拍吴珊的肩膀,“别着急,那个中锋罚球不准,可能罚不进去!”

    “不管对方进不进,”我喘了口气说,“绝杀他们!”

    “就三秒钟,怎么绝杀?”田老师皱眉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拿过战术板,画了三个点:“李哥,你劲儿大,你发球,发低平球,尽量节约时间;猴子,你站位在中场,接球之后,直接往篮筐扔!”

    “那个点是谁?”猴子指向对方篮筐下面的第三个点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自己:“你只管扔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空接?”猴子惊讶道,“你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我笑道,他们都一脸懵逼地看着我,对这个战术表示怀疑,扣篮是一回事,空接是另一回事,至少需要比扣篮再高出二十厘米的弹跳高度,以我的身高,扣篮都很勉强。更别说是更高难度的空中接力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打吧!至少有一线机会,总比乱扔要强!”田老师拍板。

    暂停时间到,大家把手压在一起喊加油,我把我们的大前锋叫了过来,对他耳语了两句,大前锋眼睛突然一亮,重重点头!

    回到场上,对方罚球,稳稳命中,反超一分,他们再次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李哥站在后场边线之后,准备发球,我们的得分后卫佯装去接球,跟对方的控卫纠缠,剩下我们三个人,都在对方的三分线之内准备着,裁判哨响,示意可以发球,我们三人同时行动——猴子跑去中线准备接球,我跑到了三分线外,准备助跑,而大前锋则半跪在篮筐下面,低头系鞋带!

    李哥把球用力甩出,猴子接住球,马上抛向篮筐上方,我绕开防守我的对方球员(他来防我投三分的),助跑向我方大前锋,右脚踏出,踩着他的后背,高高跃起,双手抓住空中飞来的篮球,此时,我的视线和篮筐一平,狠狠扣下!

    球进!比赛时间定格!育才队反超一分!

    我双手抓着篮筐,垂着身子,转头看向计时器,还有0.3秒!

    因为对方也没有暂停了,只能快速发球,球刚发出来,还没等传给第二个人,裁判哨响,比赛结束!

    全场都沸腾了!

    我这才松手,落地,扶起被我那一重脚踩得趴在地上的大前锋,他龇牙咧嘴,看看比分牌:“握草,真他妈扣进去了啊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牛比啊,东辰!”大前锋兴奋地拍了一下我的手掌,我方队员全都冲进场内,要把我举起,我指了指吴珊。说举她吧,她才是功臣,男生嘛,适当的时候“欺负”一下女生,顺带着揩油,很正常的事情,他们不顾吴珊的反对,把她高高举起,一次又一次抛向空中。

    我分开人群,回到己方替补席,从外衣里找到香烟,抽出一支点燃,可憋死我了!

    正享受着,身前出现一道人影,穿着西装,我以为是对方教练过来找茬,抬头一看。并不是,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长相比较帅气,身高一米九多些,身材挺直,肯定也是打篮球的。

    “恭喜!”男人伸手过来,我把烟交到左手,站起来跟他握手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东辰啊?”男人笑问,我点头,这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三沟队的队长,叫周斌,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惊,三沟队!

    三沟是个酒厂,西城的大型企业,三沟队冠名的是我们西城联赛的一支代表队,西城联赛前三名的强队(当然是成年队),我若想成为国家二级运动员。必须得作为主力拿到市级比赛的前六名,原本要经过校队、县青年队,然后才是县里的成年队,再到联赛的队伍,四级跳,没想到直接被职业队邀请了!

    “好!加入!”我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不要着急,联赛还没开始打,你的基本功依旧有待加强,回去接着练,等我去找你就行了!留个电话吧!”周斌说。

    我马上跟他互换了电话,周斌存好,点点头,过去搂着一个美女,走向体育馆门口,我又看向县二高的人,他们已经退场了。那个飞扬跋扈的教练也不见了踪影,回去得查查,这个教练到底有多么牛比的背景,居然敢骂我是小逼崽子!

    队友们庆祝完,回来,又把我给夸了一通,说最后那个球,简直太精彩了,我谦虚地说,都是亮哥(大前锋)支撑的好,我才能跳起那么高,一番相互吹捧后,大家收拾东西,出体育场,回到大巴车,乘车回育才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经过县城西门的时候。吴珊突然拔下我的耳机,跟我说了一句话:“东辰啊,你看,县城就这么大,你得去市区发展发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哪方面?”我问,“篮球还是啥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吴珊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我看向西门的古城墙遗址,确实,县城就这么大,已经到处都刻下张东辰的印记,但西城,要比县城大得多,奉天省,更比西城要大的多,东北,一共四个省,黄河以北,则有十八个省。这么一比,自己取得的成就,简直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赵倾城说过:黄河以北,只手遮天。

    现在,还差得远!

    回到现实中,西城市区,也是个凶险之地,上次我和浩哥、金馆长去火车站去接喜儿,不就被一个叫杨瘸子的混子给归拢了么,还是老金同志出面,用钱把我们几个给赎回来的。

    但杨瘸子在西城市,只能算是二流混子,在他之上,还有不少大人物,其中就包括两个跟我有过节的家伙,一个是刘凯,程小卷的“男友”,被我阴过一次,估摸着也该出院了,还有程小卷他爸,那个号称西城首富的男人!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