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70、严刑逼供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44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我爷爷?”两人脑袋分开后,我眯起眼睛看小宋佳,她怎么会知道我爷爷的死,那应该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吧?

    小宋佳点头:“你对爷爷的事情,熟悉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笑道:“不熟悉,只是知道有这么个爷爷。”

    小宋佳看起来似乎有些失落:“看来,你并没兴趣知道你爷爷是怎么死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啥兴趣。”我实话实说,关我屁事,再说,我若想知道,可以去问张少忠,用不着小宋佳来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那你爸妈的死呢?有没有兴趣听听?你该不会天真地觉得,那次山体崩塌。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吧!”小宋佳的嘴角勾起邪笑,这一句话,着实触到了我的心里,那种让我难受的感觉,再次侵袭!

    我并未跟她讲过我爸妈去世的事情,她又是怎么知道的!她到底还知道什么?

    关键是,我爸妈到底是怎么死的?听她的语气,难道是被人害死的?

    脑袋嗡嗡作响,我晃了晃,扶着双杠,勉力站稳,直觉告诉我,面前这个女孩,绝对不只是一个小说家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小宋佳笑问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我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吗?”小宋佳挑了挑眉毛,往后退了一步,保持安全距离,“唉,可惜啊,本想从你身上套一些有用的情报,没想到你什么都不知道,真是没用!”

    说完,小宋佳背手、踮脚,送给我一个轻蔑的微笑,转身走向教学楼。

    “喂!”我追上去,抓住她的肩膀,“你把话说完再走!”

    小宋佳转头看看肩膀上我的手,冷声道:“你敢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至少你应该知道,自己不是我的对手!”我冷笑道,“告诉我事实真相,我就让你走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说呢?”小宋佳看向我,笑问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怪我严刑逼供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以正义、善良、绅士自居么?会对一个弱女子,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?”小宋佳把肩膀往后缩了缩,挣脱开我的手,继续往前坐。

    “哎!站住!”我楞了两秒钟,又追上去。再次掐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啧!”小宋佳皱眉,“你弄疼我了!”

    “啊?对、对不起!”我下意识地松手、道歉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小宋佳得意笑了笑,“这就心软了啊?果然不是个能成大事的——废物!”

    说完,小宋佳揉了揉自己肩膀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我的大脑有些空白,等她走出二十多米远,我才反应过来,妈的,老子才不是废物!

    “嘿!”我跑过去,绕到小宋佳身前,伸手挡住她的去路,“宋佳,我不想对你动粗,希望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,其他事情我不关心,我就想知道,我爸妈到底是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小宋佳抱起双臂,表情骄娇,一字一顿道:“我就不说!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我一狠心,猛然哈腰,冲到她身侧,把她给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哎!你放开我!你要带我去哪儿!救命啊!非礼啊!”小宋佳用力捶打着我的后背,两条腿在我身前胡乱蹬着。

    我没吱声,扛着她,径直走向医务室方向,有两个巡查的保安听见小宋佳的尖叫声和救命声。跑过来查看情况,让我把人放下。

    我转向他俩,平静地说:“我张东辰的事儿,请你们别管,谢谢。”

    俩保安相互看了一眼,默默走开。

    到了医务室,我用小宋佳的脚顶开门。安沐枫和那个小护士都在里面,惊讶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给我找条绳子来!”我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咋了?”安沐枫问。

    “别问,找条绳子,快点!”我把小宋佳摔在处置床上,小宋佳用力挣扎,一不留心,我的脸被她给挠了一下,火辣辣地疼!

    “你他妈属猫的啊!”我怒道,把她的双手反剪过去,压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!你个王八蛋!赶紧放了我!否则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安沐枫进里屋去见找绳子,那个小护士都吓傻了,站在墙角里,目瞪口呆,很快。安沐枫从里面出来,手里拿着一些零零碎碎的玻璃丝绳,就是捆书的那种塑料绳:“没绳子,这个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,你帮我按着她!”我说。

    安沐枫犹豫了一下,还是听从我的吩咐,帮我按住小宋佳,我抽出手来,把小宋佳的手腕、脚踝先后捆绑起来,小宋佳又开始骂安沐枫,骂的比较难听,什么表子、建货之类的词儿都蹦了出来,不过从她骂的言语中,我推断出她并不认识安沐枫。也不知道安沐枫和我的真实关系,只以为她是校医务室的大夫,不知道她是张少忠的外甥女,看来,小宋佳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了解。

    “你俩在外面帮我看着,我去里面审她。”我对安沐枫说。

    “东辰,要姐帮忙吗?”安沐枫皱眉问。

    我对她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不要暴露姐弟关系,安沐枫会意,点头,跑过去关上医务室的门,反锁,又拉上窗帘。

    我扛起还在骂骂咧咧的小宋佳,去了里屋的休息室,就是之前我在这边过夜的时候,安沐枫睡觉的那个小屋子,进屋后,我把小宋佳丢在床上,回手关门,打开灯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!放了我,一切都好说。不放我,你就等死吧!”小宋佳蜷在床上,恶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我冷笑,活动了一下手指:“我也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,我就放了你,不说的话,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假装去解裤带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要干嘛啊?”小宋佳慌张了,冒出了一句方言,干,第三声,嘛,第四声,好像是天津话,看来她东北人的身份也是伪装的,和大宋佳一样,一着急就说粤语,因为那是她的母语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说,对吧?”我银荡荡地笑着问,把皮带解开,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宋佳犹豫了一下,紧咬嘴唇:“不说!”

    啪!我将手里的皮带抽了下去:“说不说!”

    小宋佳吓得紧紧闭上眼睛,过了两秒钟,才睁开眼,看看我抽在桌子上的皮带,微微一笑:“你到底还是心慈手软,怎么,不敢打女人?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太多了。”我扔掉皮带,脱掉小宋佳的小皮鞋和白色棉袜,把袜子塞进了她嘴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小宋佳皱眉挣扎,这招我百试不爽,两只短袜团成一团,刚好可以把女生的嘴巴塞满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边,悠哉地掏出烟点着,小宋佳干呕了两下,吐不出来袜子,突然发狠地踹了我一脚,差点把我给踹地上去。

    “厉害了呢!”我笑道,看向她的嫩脚丫,不由得想起倚天屠龙记里的桥段,可惜我不会点穴,也不知道脚底的笑穴在哪儿,但抓痒痒我还是会的。

    “嘿,安静点,你给我听着,”我起身,正色道,“如果肯说,你就对我眨三下眼!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小宋佳索性紧闭双眼,将头别到一边,以示抗议。

    我四下里踅摸,没有找到羽毛之类,便直接跪在床边,将她的双脚倒夹在腋下,用手挠她痒痒。

    一开始。小宋佳假装不痒,纹丝不动,差点迷惑住我,正要放弃的时候,发现她的脚趾用力扎开了一下,我马上加大挠痒的力度,小宋佳终于不再假装。开始用力挣扎、蹬踹、呜咽,期间还夹杂着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挠了能有一分钟,我才放手,转回头来看小宋佳,她的眼角已经被泪水模糊,鼻孔一张一合,剧烈地呼吸。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我凑近她的脑袋问。小宋佳睁开眼睛,快速眨眼,没想到这么快就屈服了,简直太没有挑战性。

  &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