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69、大梦想家 (二合一)男生都市(第2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63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/>
    全班再次哄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,笑什么啊,我觉得李金玉的想法不错嘛!很现实!”杨晓瑜继续压制,但已经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看气氛有点太过活跃,重重地咳嗽了一声,班级才渐渐安静下来。我伸出双手,看向李金玉,拍了两下,大家跟着我给李金玉鼓掌,李金玉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,你以前有什么梦想,现在呢,梦想变了么?”杨晓瑜问我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:“杨老师,先让别人讲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压轴,”杨晓瑜笑道,视线转向江影,“江影,你先说说吧?”

    江影犹犹豫豫地站起来,低头看我,有点拘谨的样子,我用右手拉开嘴角,做了个“smile”的表情,鼓励她把梦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江影点头,看向杨晓瑜:“我的梦想一直没有改变过,我想做一名演员。”

    这次同学们没有笑,虽然这个梦想有点大,但江影确实有资本。

    我再次伸出双手,不过这回没用我带头,大家自发地给江影鼓掌,江影羞得脸色绯红,坐下。

    “江影,以后你成名了,可别忘了给我们弄个签名照啥的!”杨晓瑜笑道,江影点了点头,脸色更红。

    “赵倩,你呢?”

    赵倩起身:“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个歌星,但我五音不全啊,现在没啥梦想了,就是想考个好大学,重点大学!”

    “嗯,很不错,先给自己制定一个小目标,比方说,考上清华北大!”杨晓瑜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尽量!”赵倩坐下,她的成绩比较稳定,折合成高考的难度和分数的话,应该能答650分左右,离清华北大的分数线还差一些,不过还有两年时间,努努力,应该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安生,你呢?”杨晓瑜转向安生,看来是要按照成绩来了,安生这次月考,全班第二。

    安生起身,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东辰哥去哪个大学,我就跟他去哪个大学,他干啥我干啥,我跟他!”

    这次也没人笑,第一,虽然安生长得比较娘,不过自从他参战,并展示出不亚于王宇的战斗力后,就没人把他当娘炮了,也自然不会觉得安生的表态,是跟我“搞基”。我俩都是取向正常的人,再者,安生的成绩,让他有资本说这句话,我考去哪儿,他就有能力跟着去哪儿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第三点,他们并不知情,安生现在是我“表弟”,我这个当表哥的不罩着他,谁罩着他?

    接下来,杨晓瑜把每个同学都问了一遍,回答的五花八门,有搞笑的,有正经的,有脚踏实地的。有天马行空的,其中一个叫夏树的男生,坐在后面,靠墙,这个男生平时不怎么吱声,也不跟我们混,我甚至都没和他说过几句话,只是上体育课踢足球的时候,有过交流,他是我班守门员,我是后卫(不会踢的当后卫),聊过几句。

    夏树说他想当个作家,希望可以把我们共同的纯真年代,变成一本小说。

    “哎,夏树,”我直接转向他,“三年组有个叫宋佳的女生,她也喜欢写小说,还有咱班晓钰,都是文学爱好者,你可以跟她们多交流交流,可能对你的写作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夏树见我跟他说话,有点诚惶诚恐的样子,赶紧起身,微微鞠躬:“谢、谢谢东哥!”

    “哥,夏树写的小说可好看了呢!”龙晓钰笑道,他俩前后座。

    我笑笑,没说什么,对写小说这事儿,我没啥兴趣,搞不懂为什么会有小说家这个职业,后来,这个叫夏树的果然成了作家,而且不止是个作家,还是我工作的部门的高级顾问,特别厉害,性格也开朗了很多,成天穿着风衣,来无影、去无踪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江湖上他还有绰号,叫“一见穿心”,朋友圈里的人都尊称他为树哥,弄得好像比我名气还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然,此为后话。

    杨晓瑜问龙晓钰的时候,可能是担心她不太方便说,加了一句:“晓钰,你可以不回答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晓钰知道杨晓瑜的意思,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,“我以前的梦想是当个女钢琴家,现在的梦想,嘿嘿,跟夏树同学一样,也想当个作家。”

    杨晓瑜点了点头,最后转向我:“张东辰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要起身,杨晓瑜摆摆手:“你腿上有伤,坐着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也就没有站起来,想了想说:“说实话,我没有具体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吧,东哥,”二虎在我身后捅了捅我,“大家伙都知道你有大志向才跟着你混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吧。”我回忆道,感觉今天这个班会挺好,一开始有人拘谨,后来都敞开心扉了,“小时候家里穷,经常吃苞米面饽饽,我当时的梦想,就是顿顿能吃白面馒头和大米饭,那时候看见有同学带大米饭、炒鸡蛋上学,我都羡慕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笑,他们可能体会不深,虽然大家都是独生子女,但我们那个镇子,实在是太穷了,我小时候,家家户户都是那种生活状况。我说的那个带大米饭、炒鸡蛋上学的,是村长的侄子,我们村的第一个“万元户”。

    “后来到了初中,家里条件好了些,”待笑声停止,我继续说,“当时我一同学,叫刘健,现在在县城二高,他家里有台三手的夏利,那时候我住校,周末回家,有时候刮风下雨的,他爸就开车来接他,而我爸开个农用三轮车,浇的跟被牛犊子给舔了似得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又笑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就想,如果将来我能有台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东哥现在不就有么,还有法拉利呢!”二虎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我大方承认,“现在有车,我就没啥具体的梦想了,只有一些精神层面的——借用一句宋佳老师的话吧——她说,你不仅要成为最强的男人,还要成为最棒的男人,你不仅要保护你的朋友们,还要让你的朋友们爱戴你。我想,希望有那么一天,我能有足够的影响力,有足够的钱,当灾难突如其来,我可以……可以守护我想守护的人,包括我喜欢的人,还有我的朋友们,当然也包括你们,这就是我现在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许久的沉默之后,杨晓瑜冲我赞许地点头,率先鼓起掌来,继而,掌声在下课铃声中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有些话,说出来觉得挺舒服。

    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,我们三个“体育生”去学校体工队报道,我当然被分到了篮球组,学校对这事儿比较重视,篮球组、足球组、田径组,还有个乒乓球组,都分别安排了专门老师带着训练,其他小项。没有老师带的,自由分组,跟大家一起练体能,然后自主训练。

    江影基本功已经很扎实,也知道要考什么,但她的专项就她一个人,而且对场地要求比较高,在学校没法练,我便给金馆长打电话,让江影去她的跆拳道馆练习,那里有大镜子,金馆长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篮球组一共九个人,除了吴珊和我之外,剩余七个都是育才篮球队的,五个高二学长,两个高一的同学,王宇没有参加,他不想学体育,学习成绩也还可以,想走正规高考的渠道。

    报道后,篮球专项老师带着我们九个人去练习,先相互熟悉熟悉,加上老师,正好十个人,可以打教学比赛。

    我是里面水平最菜的那个,全场比赛下来,我作为己方的组织后卫,零分,零助攻,倒是凭借身体素质,争抢到了七、八个篮板球,可那是中锋的活儿。搞得体育老师很无奈,说要不然你去打中锋得了,幸亏有吴珊求情,才保住了我继续练控卫的希望。

    快下课的时候,曹校长的身影出现在了篮球馆(育才有篮球馆,但只有比赛和篮球队训练的时候才给用,我算是蹭着用),把体育老师叫到一边,说了几句话,体育老师回来,当众宣布,张东辰同学潜力很大,特批加入育才篮球队,担任队长,兼替补控球后卫,后天对二高的比赛。正式上场。

    我心里美,约周末请体育老师和篮球队全体队员吃饭,他们给我面子,自然应允。

    体育老师很会来事儿,晚自习的时候,给我送来一套校队的球衣,7号,上面有我名字的拼音,d.c.zhang。

    晚上自习间隙,小宋佳又过来,想约我出去溜达溜达,问问具体的故事情节,我练投篮练得有点猛,右手拿笔直抖,没法做题,便跟她出来,去操场散步闲聊,等到下一节自习的时候,操场没人了,我俩开始深入交谈。

    “东辰,这个故事你藏了很多东西对不对,有些逻辑问题,根本解释不清。”小宋佳笑道,我以为她要问龙家和宋佳的事情,有点慌神儿,这事儿肯定不能说啊。

    “比如,”小宋佳眯起眼睛,“在医院的那次会议,你好像故意漏掉了一个参会人员,没有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