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68、贺峰,很厉害吗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可儿,想吗?”我咬着林可儿耳朵,轻声问。d7cfd3c4b8f3

    “这样抱着就好,不用别的。”林可儿柔声道。

    我多听话啊,于是,一宿就这么抱着来着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,主要吧,我是觉得她的腿伤还称不上痊愈,万一动作激烈,弄疼了,怕留下不好的印象,早上我醒来的时候,林可儿已经起床,穿好衣裤,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睡得挺好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挺好,期待下一次!”林可儿点头。

    “几点了?”我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才五点,你再睡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握草!”我赶紧坐起来,慌里慌张地穿衣服,“训练要迟到了!”

    “训什么练?”林可儿问。

    “篮球,这周开始上投篮课!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跟你去!成天在家憋死我了!”可儿起身。噘嘴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:“行,你能开车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开。”

    我俩出客厅的时候,蔚岚和歆芸还都没有起床,下楼,打车去学校,稍稍有些迟到,吴珊已经在球场,我把林可儿介绍给吴珊,说是我朋友,腿有伤,也想一起活动活动,林可儿很大方地挽起运动裤的裤管,给吴珊展示假肢的全貌,因为今天打篮球,林可儿“穿戴”的是那个没有脚、只有一个碳纤维板着地的运动版的假肢,跳的可真尼玛高,差点都能扣篮了!

    之前我在晓钰家的时候,担心过她的落地缓冲问题,当时比较蠢,没想明白该怎么缓冲,等林可儿跳一下,我就懂了,她是用另一条健康的腿落的地,根本不存在我想象中的弹跳不已的情况。

    热身完毕,林可儿还是觉得腿有点不舒服,便坐在场边休息,吴珊开始手把手教我投篮,她投篮是女篮的手势,双手发力推球,教我肯定是男篮的手势。右手托着球,左手护着,正对篮筐方向,她让我先在罚球线后面投了几个,手感还可以,十球中八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本来想让你练罚篮练一个礼拜,再学跳投呢,直接来吧!”吴珊笑道,接过篮球,干拔起跳,投篮,好帅,不过到我这儿就不行了,跳起来之后,没有力气投篮,勉强投出去,因为动作变形,投的不准。

    吴珊便教我如何发力,从双脚。到腿,到腰,到肩,再到右手,自下而上地发力,顺势投出,距离远的话,可以增加手臂弯曲度,抬高出手点,让球在手里的时间长一些,我按照她的办法,果然有效,虽然还是没投进,至少姿势没有变形。

    吴珊让我练着,她过去陪林可儿聊天,俩人倒是自来熟的很,像是失散多年的姐妹。

    练完球,我把车钥匙给了林可儿,让她开车回家,看得出来,可儿挺高兴,说明早还来打扰我们,她也带个球,跟我们一起练。

    上午正常上课,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王浩然下来找我,再次提醒我,别忘了明天中午的单挑,说实话,他不说我还真忘了,便问王浩然,贺峰准备的如何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贺峰有啥准备啊,”王浩然挠了挠头,“昨天他没上学,今天来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没事,他不敢阴我。”

    下午无事,只是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,小宋佳过来找我,又问了几个关于那个故事的细节,我皱眉。说你不会现在就要写吧,不是快高考了么,小宋佳说,只是搜集素材。

    “你的故事才刚刚开始,怎么也得等你高中毕业,我才开始下笔呢!”小宋笑笑,转身走了,当时,我还真以为她接近我只是为了写小说,后来才知道这货的真实身份!

    当日无话。次日早上起来,照例和吴珊、林可儿打篮球,但我留了力气,准备中午去赴约。

   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,上午最后一节课,上了十分钟,我就借口办事,请假出去,打车直奔县高,到了门口,门卫不让我进,我想了想说:“我是张东辰。”

    门卫楞了一下:“啊,那你进去吧!”

    我笑笑,进了县高,他们的学校是老校舍,看起来没我们的宽敞,倒是有不少大树,春天到了,已经开始抽芽变绿,想必夏天枝繁叶茂的时候。风景宜人,这是学校应该有的氛围,可惜我今天是来打架,不是来看风景的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来早了,还有十五分钟才下课,我找到他们的教学楼,找到三年四班,那是金喜儿的班级。

    趴着窗户往里看,看见喜儿了,坐在教室第三排中间的位置,正认真听讲。

    我冲她招招手,喜儿没看见我,她后排一个男生可能是认识我,捅了捅喜儿,指向门口。

    喜儿这才发现我,面露惊讶,举手起身,跟老师说了声什么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上我学校来找我干啥啊?”喜儿小声问。“是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本来不是,你这么一说,我只能说想你了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喜儿皱眉:“不找我,那你来干啥?又有相好的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你一个,我来打个架,二年组的贺峰,你认识吗?”我问她,上次和贺峰冲突的事儿,我并未告诉喜儿,那边浩哥已经把贺老六给搞定了,把他逼得逃去了南方,县城的旗下产业(其实也没多少,一个游戏厅,一个ktv,一家饭店而已),全被浩哥霸占,没办法,这就是混的代价,如果不是贺老六主动挑事,浩哥也不会动他。

    “不熟悉,听说过这个人,他咋惹着你了?”喜儿问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”我看看手表,“还有五分钟下课,你回去上课吧,呆会儿打完了,我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,注意安全!”喜儿说着,鬼鬼祟祟地看看四下里没人,在我脸上快速亲了一口,转身回班级。

    我擦擦脸,下楼,找到二年八班,打个架而已,还用得着去操场搞那么大动静干嘛?顺利找到教室,我往里瞄了一眼,并未看见贺峰,可能在视觉死角里,肯定是二年八班没错,再看看时间,离下课还有三分钟,应该够了。

    我整理了一下衣服,敲门,里面老师的讲课声音停止,我推门而入,恭恭敬敬地朝老师鞠躬:“老师您好,冒昧打扰一下,我找贺峰。”

    “啧!你哪班的。正上课呢,你不知道吗?”老师是个男的,四、五十岁,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没穿育才校服,当然,更没穿县高的校服,就是一身运动装,所以这位老师看不出来我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老师,”我再次鞠躬。扫视向班级,果然在教室的东北角最后一排,发现了贺峰,看着他笑道,“嘿,姓贺的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向一脸复杂表情的的贺峰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!”老师下了讲台,用教棍挡住我胸口,“我让你进来了吗?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我慢慢转头,看向他:“老师,请给我两分钟时间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两分钟?你以为你是谁啊你!”

    “我叫,张东辰,育才的。”我淡淡地说,整个班级立即哗然,那个老师也楞了一下,默默抽回教棍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我转过身,继续走向贺峰,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眯起眼睛笑道:“没想到你他妈真敢来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他妈还没跑!”我回敬他道,不给他反应时间,上去就给了他桌子一脚,贺峰还在座位上,被我连桌子带人,踹向墙边,卡在里面了,我抓住他的脖领子,将他拖出座位。只觉他手里闪过一道寒光,我早料到他会有所准备,我快速闪避躲开,定睛一瞧,果然是家伙,至于什么家伙,抱歉,不让写,你懂的,反正是带尖儿的玩意。

    “来啊!弄屎你!”贺峰晃了晃。逼向我,我下意识往后退,在我俩第一回合交手的时候,周边的同学就已经跑开,让出了战场,以免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我又不傻,才不会跟他硬拼,但又不能使用以退为进、诱敌深入的招数,我可是代表育才来的。不能输掉气势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停下后退的脚步,顺手从一个同学的桌上抄起一本书,卷成卷儿,迎着贺峰上去,跟他的家伙对拼,用书去削他手里的家伙,两、三个回合下来,他没能扎到我,倒是纸屑横飞,弄得我手里的书卷,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“哼哼,什么几把张东辰,不过如此!”贺峰以为我就这两下子,不屑地冷笑,再次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用脚勾起一把倒在过道上的椅子,弹射向贺峰,贺峰下意识抬手臂挡住,我见战机出现,攻上去。抓住椅子的两条腿,顶着贺峰,一直把他顶到后墙,贺峰拿着家伙的手,被卡在了椅子腿和横杠中间,缩不回去。

    本来,我有机会腾出一只手伸进去把家伙抢下来,但我并没有那么多,太跌份儿,直接起膝盖攻击贺峰的肚子。几下他就受不了,我挪开椅子,也不管他手里的家伙,抓住他的头发就往膝盖上撞,连撞三次后,我停手,向后退了两步,喘了口气,扶起那把椅子,坐在上面看着贺峰。

    全班鸦雀无声,贺峰低着头,好歹还能站着,只是身体有些发抖,缓了几秒钟,他缓缓抬起头来,嘴角都是暗红色液体,狠狠地说:“我草你妈的!老子今天非得弄屎你!”

    我冷笑起身,回手抄起那把椅子,迎着扑过来的贺峰,全力砸了过去,啪,椅子干稀碎,贺峰站在原地晃了晃,手里的家伙终于落地,我对他肚子补了一脚,贺峰倒退两步,靠在墙上,慢慢滑坐在地上,两眼发直,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我拍拍手,转身走向教室门口,到讲台的时候,突然想起来什么,转向那位老师鞠躬:“对不起,老师,打扰您上课了!”

    “噢,没事,没事。”老师吞了下口水,战战兢兢地说。

    我看看贺峰的同学们,转身出教室,叮铃铃,下课了。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