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67、小说家,什么鬼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噢,这么巧。”我懵逼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‘这么巧’?”宋佳歪头笑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……原班主任叫宋佳。”我点了点头,不知道是门卫厅外面的灯泡瓦数太大,还是那台林肯把那个真正的王诗雨接走,还是这个宋佳冲我微笑的缘故,总之,之前她给我制造的那种恐惧感,仿佛一下子降低到了零点。

    声明:为了区分两位宋佳,我决定把这个宋佳称之为小宋佳,与那位演员没有关系,确实是巧合,特此声明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。”小宋佳拉了拉双肩包的背带说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你找我到底想干吗?”我警惕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校园名人嘛,我刚来你们学校,很多事情都不懂,约你请教一下,怎么,不给个面儿吗?”小宋佳笑道,虽然来自帝都,但口音却是地道的东北话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,只得跟小宋佳出学校,并肩走到中华路边,打车去市里。她对出租车司机说到西城大学的学生公寓,应该是租住里面,西大有好多公寓闲置,对外出租,价格便宜,环境还不错,学习氛围较浓。

    在路上,小宋佳感知到了我对她的警惕和疑惑,主动为我讲述,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育才。

    小宋佳和王诗雨都是东北人,隔壁省份的省会城市的户籍,不过从小学开始,她俩就去帝都念书,但她们在帝只是借读,需要回原籍参加高考,回她们的省城的话,竞争压力较大,那个王诗雨的叔叔在西城,她俩就跑这边来了,高考能提点分数,这点和喜儿类似,几个月后,喜儿将去西疆省参加高考,以她的实力,上清华、北大费劲,但肯定能考上211、985的重点大学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是育才的‘扛把子’,”小宋佳介绍完她的基本情况之后,转向我笑道,“我俩是不是应该交保护费给你呀?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交点,意思意思,”我开玩笑道,伸手过去,“我谨代表育才全体学生。祝你俩在育才过的愉快,高考取得理想的成绩。”

    小宋佳跟我握手,颠了颠:“谢谢老大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东辰?”司机突然抽冷子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,不认识他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,但这是县城的出租车,颜色和市里都不一样,我便说,是我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你搞得满城风雨的事儿,我都听说了,我上学的时候也混过一段时间,不过混的没你明白,你太厉害了!”司机转头瞅瞅我,笑道。

    我笑笑,没说什么,小宋佳却来了兴趣,凑过去问司机:“哥,你给讲讲呗!啥满城风雨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当事人就坐你身边,你让我讲呀?”司机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讲讲嘛!”小宋佳抱着我的胳膊摇来摇去,撒娇。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好讲的,你还是让他讲吧!”我皱眉苦笑。

    “可以讲啊?那我可讲了!”司机显得有点兴奋。得到我许可之后,开始口若悬河地白话了起来,跟说评书似得,那个时候,信息流通不发达,每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,都是站在新闻制高点上的人,想了解一些这座城市的大小事情,只要坐进一台出租车,给司机敬上烟,基本都能知道个大概,尤其是在帝都,出租车司机都带有中喃海属性,朝廷里发生的事儿,他们都清楚。

    当然了,江湖流传的故事,自然免不了许多夸张的成分,比如这个司机讲的,蔚岚四百米之外一抢爆了敌方老大的脑袋(最多一百米,打的是腿),还有我奇袭制服的大本营,用武士刀跟制服男们的撸子火拼(其实是林可儿做的),尤其是我干掉郭师爷那段,描述的更是绘声绘色。

    “天雷滚滚啊当时,张东辰抓着郭师爷的头发,用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削铅笔的那种小刀,直接把郭师爷的脑瓜子给割了下来,举过头顶,仰天长啸!那家伙的,围观的人全都看呆了,那帮龙歌的手下,齐刷刷跪倒在地,求张东辰饶他们一条狗命!张东辰怎么会跟这些小角色一般见识,将郭师爷的脑袋丢在地上,轻蔑一笑,背手走向育才门口。妹妹,你想想看,一个身中两抢、三刀的人,还能击杀龙歌,火拼郭师爷,以一己之力,力挽狂澜,生生从龙歌的撸子底下,救出他那两位红颜知己。得是多么强大的身体和精神力量啊!”司机说着说着,像是融入了自己的感情,回头瞅我一眼,“可他毕竟也是血肉之躯,拼掉郭师爷后,几乎算是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没走几步,就晕倒在地,被蔚岚她们送到医院,抢救了一天一宿,才算把这条命给捡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司机说完。轻轻叹了口气,摇头吟道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,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……啊,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我瞄了一眼计价器,十四,掏出一张青钞给他:“哥们,你真应该去说评书,讲的挺好,不用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不行,不行!该多少是多少!”司机从夹克内侧口袋掏出一沓零零碎碎的钱,要找给我。

    “真不用,我问你个事儿,如果你能告诉我,就当是我给你的咨询费吧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那你问吧。”司机犹豫了一下说。

    “你开出租车,是自己开,还是给别人开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给别人开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能挣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千五吧,现在老百姓生活水平上来了,打车的人不少。”司机说。

    “车主挣多少?”

    “车主自己开白班,他能挣三千五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如果我有一台车,雇两个人开的话。一个月能剩两千,对吧?”我计算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错,有的在机关上班的,养台出租车,就是雇人开。”司机回答。

    “咱们全县,大概多少出租车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三百多台,大概,具体我拿不太准。”

    “西城市呢?”

    “市里就多了,怎么也得两千多台吧?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你了,哥们!”我拍拍出租车司机肩膀,和小宋佳下了车。

    刚才听出租车司机讲故事的时候,小宋佳一直没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听着,下了车,她还是不讲话,进了西大,在我前面两步,低着头往公寓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哎,”我追上去,“你咋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宋佳一愣,“没事。还在想你的事儿呢!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瞎咧咧,多半都是编的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小宋佳点点头:“应该是有点夸张,不过,那你也挺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匹夫之勇罢了。”我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匹夫,是英雄!”小宋佳扶了扶眼睛,冲我竖起大拇指,“我一直在寻找你这样一个英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找我干嘛?”我笑问,该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!

    “作为写作素材啊!你不知道吧,我可是个小说家呢!”小宋佳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小说家,你写过啥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出版过,不过得过作文竞赛的奖,新概念作文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点头,听过,好像是去年开始举办的全国性作文赛事,当时宋佳让我参加,我试了试,写不出来,写出来的也水平一般,我的作文水平也就五十分的样子,到不了作家的级别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一等奖哟!”小宋佳得意地伸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噢,这么厉害……等等,我记得一等奖好像是一个叫……韩韩的人,沪市的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并列啊,白痴!一共三个人,韩韩,月未央,还有我。”小宋佳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!”我拍手,心想,能有什么用,写小说还能当饭吃不成!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,以你的故事为原型,写一本小说!”小宋佳背着手,郑重其事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写吧,写完给我看看。”我只要应和着她说,都要高考了,不好好复习,写什么小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走吧!”

    走到她的公寓楼下,小宋佳又问了我几个关于那个故事的细节,我把能说的都告诉了她,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