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63、明知山有虎男生都市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你对象,大美女,徐丽丽!呵!你不是喜欢英雄救美吗?”对方冷笑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对象。”我顿时放心不少,徐丽丽是美女不错,然而,并非所有美女都值得英雄去救。

    “啊?”对方一愣,“可她说是你对象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自便吧。”我挂了电话,把手机丢在江影桌上,继续上自习。

    电话没有再响,又做出一道数学大题,我抻了个懒腰:“走吧。倩倩,我有点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”赵倩回头,皱眉,“你别天天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问,“不一直在送么?”

    “天娇都生气了,跟我抱怨,说别的情侣晚自习之后都溜达一会儿,就你上自习,还不送她回宿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让她留下自习,她又不肯。”我无奈道,胡天娇学生成绩不错。毕竟一直在省城上学,基础很好,不用怎么努力也能考年级组前十名,上次月考她第八,根本不用这么拼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多陪陪她吧。”赵倩开始收拾书本,我看着她的背景,感觉她像是有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收拾完了,出教室锁门的时候,赵倩说:“对了,哥,告诉你个事儿,我跟二虎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因为啥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因为啥,就是觉得没感觉呗。”赵倩笑笑说。

    “反正是你俩的事儿,自己把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跟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送赵倩回女寝的路上,我留意了一下,溜达的情侣还真不少。学校在原则上是禁止早恋的,有学校保安拿着手电筒巡查,不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不做太过分的事情就行,比如藏在教室里嘿嘿嘿,躲在楼房阴暗角落里抱着又亲又摸之类。

    赵倩上楼之前,我让她等一会儿,我去超市,买了些零食,让赵倩给胡天娇带上去,赵倩上去没多久,天娇的电话就打了进来:“东辰,你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啊,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买东西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晚上你好像没吃啥东西,估摸着你该饿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嘻嘻,真好,谢谢你!我不饿,给她们分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,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楼下吗?”胡天娇问。

    “在篮球场这边。”我停下脚步,回头看女寝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会儿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胡天娇穿着一身睡衣从女寝跑了出来,我迎上去,胡天娇给我一个熊抱。啵地亲了我一口,就转身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鸭子步,擦擦嘴唇,明天周日,学校放假,是不是应该带她去看看新房子?听说装修的跟宫殿似得。

    正要回寝室。手机响了,我掏出接听,又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东辰,是东辰吗?”一个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,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王浩然!三年组的王浩然啊!”

    “噢,浩然哥,怎么了?”我客气地问,毕竟人家比我大。

    “我对象让县高贺峰给扣了,你知道这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王宇跟我提了一嘴。”我只得承认,救不救是我的事儿,不能把王宇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贺峰这边。我管他要人,他说我不够格,指名道姓让你去领人,东辰,你看,能不能帮哥一把?”

    “硬抢不就完了,你带多少人去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七八个,抢不过啊,他这边足有二三十人,还说不想打架,只要你来,他就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拿我去换你对象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不是这个意思,东辰……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!求你了,东辰!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王浩然态度这么诚恳,实在不好再拒绝。便问:“你们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县城南门,友佳游戏厅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答应帮你救人,就这样,你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多谢东辰!”

    我挂了电话。走到陆地巡洋舰那边,开门进去,发动汽车,如果我就这么单枪匹马地去,肯定会被贺峰、刘志杰归拢一顿,但如果不去。救不救人我不在乎,反正跟我无关,关键是面子上挂不住,面子值多少钱,不值钱,但有时候。面子不是用钱来衡量的东西,如果我不去,认怂了,那么在育才树立起来的权威就会崩塌,他们就不会再服我,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校园秩序,说不定又会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去见贺峰的意义。

    但我不能自己去,琢磨了一会儿,我决定不动用育才的力量,一步到位好了,我翻找通讯录,找到浩哥的电话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,东辰,咋了?”浩哥气喘吁吁的,不用问,又在跟金馆长快活。

    “啥时候忙完啊,姐夫?”我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急事吧?”浩哥问,意思没急事儿他也就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等你电话。”我挂了,打开车窗,点着一支烟。

    大概两分钟后,浩哥打了回来:“啥事?”

    厉害,收放自如,快速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“我想管你借点人,出去撑撑场面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,要去打架?别忘了你的禁令啊!”浩哥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打架,我一同学被人给扣了,指名道姓让我去赎人,不去不好,你就随便借我二三十人,过去站我后面就行了,不打架。”

    “握草?谁啊,这么牛逼,敢跟你叫号?”浩哥那边传来打火机的声音,点着一支事后烟。

    “县高一个叫贺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南门,友佳游戏厅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啥时候能到?”

    “十五分钟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二十分钟,然后在游戏厅门口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挂了电话,继续抽烟,等抽完,熄灯铃响。操场没人了,我拧开车灯,开车出校门,往县城南门开去。

    那个游戏厅我看见过,在县高北门以东大概两百米(学校两百米范围内禁止开设游戏厅),规模不小,开车到县高门口,我减速,滑行到离游戏厅还有三十米距离的地方,上马路牙子,把车停在一家关了门的理发店门口,下车,朝游戏厅走去。

    来早了,游戏厅门口只停着一台车,还有几台摩托车,更多是自行车,来这种地方玩儿的,除了底层小混混,基本都是学生。

    看来浩哥他们还没到,我看看手表,离约定时间还有三分钟,浩哥是个守时的人,对手下的要求也是这样,我便坐在游戏厅对面的一个石头墩子上。又点着一支烟,等待着。

    烟抽到一半,左右两个方向,先后不急不缓地驶来很多台车,纷纷停在游戏厅门口附近,一共十台。大部分都是面包车,待所有车辆都停稳,我电话响了,是浩哥。

    “东辰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马路对面。”我从石墩子上起身,穿过马路。

    浩哥从最靠近游戏厅门口的一台丰田皇冠上下来。叼着烟卷,抬头瞅瞅录像厅的招牌:“兄弟们,给我砸!”

    呼啦啦,车门打开,下来四、五十个混混,手里清一色拎的都是钢管,一窝蜂冲进了游戏厅。

    “浩哥,动静有点大吧?”我苦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,要么我也想砸这个店,老板是贺老六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贺老六?”我皱眉,好像有点印象,上学期跟屠教官发生冲突的时候,贺老六是他朋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最近皮子有点痒了,正好收拾收拾他!”浩哥说完,扔了烟头,从手下手里接过一条棒球棍,扛着走向游戏厅大门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贺老六,贺峰,肯定是亲戚关系,那个贺老六看上去三十五、六的样子,可能是贺峰的叔叔。

    我正要跟进去,却发现里面的人,开始往外涌,是浩哥那帮手下,跟逃难似得,挤在门口,鞋都掉了好几只。

    “哎哎,咋了的?”浩哥大声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、他们有埋伏!”一个手下慌张喊道。

    “草,有就有,怕个几把毛啊!”浩哥怒道,“都给我进去!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浩哥!他们有——”

    手下的话还没说完,只听游戏厅里面传来“轰”的一声,里面两个浩哥的手下被击倒,玻璃也被干碎了!

    “——他们有抢!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果然是个圈套,而且,还是个大圈套!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