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51、新的开始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9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如果说刚才那位赵局,可以用器宇轩昂来形容的话,这么这位中年人,就得用两个器宇轩昂才行,西装笔挺,浓眉大眼,高鼻梁,一丝不苟的黑油油的背头,嘴唇边上,还留了一圈精干的小胡子,尤其是那双眼睛,炯炯有神不说,里面还有着一股浩然正气!

    “局座!中午好!”张国华一字一顿地说,就像是士兵在向首长汇报,掷地有声,声如洪钟。d7cfd3c4b8f3

    “局座。”

    “局座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转向中年人,也都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中年人微微点头,把左臂上搭着的呢子大衣举起,蔚岚马上小跑过去,接下来,挂在旁边的衣塔上,中年人打量一番众人,最后把视线落在我身上,不紧不慢地向床边走。我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压了过来,呼吸都很困难,并非什么气功,就是人的气质带来的压迫感,精神作用。

    我正处于半躺着的姿势,见他过来,我不顾腹部的伤,坐直了身躯。伸出右手:“首长,您好。”

    能让张国华敬礼的,肯定不是井界,就是君界的人,叫首长大抵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中年人站在床边,微微一笑,一根又一根地摘下右手的皮手套,跟我握了握:“张东辰同志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人民服务!”我下意识地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噗!”蔚岚在中年人身后掩嘴偷笑,怎么了,不应该这么说么?

    中年人倒是没什么异常反应,撤回手,又将手套戴上,转身过去,解开西服纽扣,坐在最后一张沙发里,等他坐定后,其他人才敢坐下,病房里的气氛,仿佛一下子凝固了,之前还相互开玩笑的这几个天王级人物,此刻,都恭恭敬敬地看着中年人,跟小学生似得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来晚了啊?”中年人环视一周。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、没有,您来的刚刚好!”孙大炮说,他就坐我旁边,我瞅瞅他手腕上的表,简直是瞪眼胡说,明明已经十一点零三四了,我就不信,他们当初定的时间是十一点零四,肯定是十一点整。

    “那么,开始吧,没有会序吗?”中年人看向站着的蔚岚。

    “抱歉,局座,时间仓促,没有准备。”蔚岚居然脸红了,低头说。

    她不单忘了会序,作为召集人,还没有把中年人介绍给大伙,不过看他们几个的态度,好像都认识,至少知道这个神秘人物是谁。

    中年人又瞅我一眼,仿佛具有读心术似得,居然看穿了我的心思,转向蔚岚,开口道:“蔚岚同志,你不要紧张,你是不是应该先把这几位豪杰介绍给我啊?”

    “啊!”蔚岚拍拍脑门,“我都忘了!这位是——”

    她刚要说,中年人伸手打断了她:“让我猜猜看,这位就是东馆马可菠萝集团的孙大炮,孙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您慧眼,局座您好!”孙大炮诚惶诚恐地起身。伸出双手。

    中年人伸右手,跟孙大炮握手,然后转向金喜儿她爸:“当年的县城四大天王之一,如今刑满释放,门徒遍地的胡彪,江湖人称彪哥的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中年人突然转向胡彪,笑道:“就是你。对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局座明察秋毫!厉害厉害!”胡彪也起身,隔着茶几伸出双手跟中年人握手。

    “国华跟我比较熟悉了,”中年人看看张国华,又转回到金馆长身上,“华夏跆拳道理事会理事,省跆拳道协会常务副会长,国际级一级裁判,金波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您好!”喜儿爸爸算是半个体育界官场上的人,没有胡彪、孙大炮那种油滑,但也起身,恭敬地和中年人握手。

    不过说实话,我都不知道喜儿爸爸还有这么多的头衔,就知道他是什么副会长,本以为是县里的。没想到是省级协会的,还是常务。

    “最后这位,”中年人转向歆芸爸爸,“不用问,肯定就是前华远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,宋昌星,宋先生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不敢当,罪人呐!”歆芸爸爸起身握手,不知为何,面露些许羞愧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我大概了解,我代表个人,对你的遭遇表示同情,我也相信你是无辜的,祝你东山再起!”中年人这次是起身和歆芸爸爸握的手,看来对他比较重视。

    “承局座吉言,多谢!”歆芸爸爸双手合十,感谢中年人。

    介绍了一圈,好像把我给落下了,我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,这个病床有点毛病,一动就嘎吱嘎吱响,我想通过这种方式,刷一下存在感。然而,没有成功,与会众人还是看着中年人,不敢乱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倒是中年人转头看向我:“东辰呐,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?”

    我摇头,又点头,又摇头,脸红。有点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我姓张,叫张少忠,华夏龙组局,东北局的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我虎躯一震!龙组局!

    厉害!那是个凌驾于制服之上,负责郭嘉安全的部门!

    而且,还是东北局的负责人,相当于君区司令呗!怪不得孙大炮他们都对他都这么恭敬!

    然而,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吗?难道她也有个女儿在我身边?我想了一圈,貌似没有姓张的女孩跟我关系暧昧过,而且从年龄上看,这位张局座,比孙大炮等人都要年轻一些,看起来不到四十岁,即便有女儿,应该也没有我这么大才对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这么看我,我可没有女儿的啊。”张少忠笑道,我心里又一惊,该不会真的会读心术吧!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并不是读心术,只不过这个张局座,是国内犯罪心理学方面的泰斗,察言观色的本事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因为张少忠的这个玩笑,大家伙终于乐了,气氛有所舒缓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有个外甥女,你应该认识。”张少忠喝了口茶说。

    “噢?”我眯起眼睛,到底还是跟女孩有关。

    “我姐夫姓安,安全的安。”张少忠笑道。

    “呀,原来您是沐枫的舅舅!”我恍然大悟,隐约记得安生说过,他有个舅舅挺厉害的,在省城上班,想必就是这位了!

    “反应很快嘛,呵,我再跟你提一个人的名字,看看你知不知道是谁。”张少忠神秘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张忠。”

    “您父亲呗。”我张口就答,还下意识地撇了撇嘴,张忠,张少忠,太明显了好吗?

    “没错。是我义父,不过,你再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张忠、张……”我念叼着这个名字,脸上的笑,渐渐淡了下去,“我爷爷,好像就叫张忠。”

    我没见过爷爷,只听父亲讲过,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除了名字,我对这个爷爷知道的不多,只是知道,他不是在家种地的老农民,这个张局座,难道是我爷爷的义子?

    张少忠点点头:“所以啊,你不用跟着沐枫、小生她俩管我叫舅舅。我跟你的关系更近,你得叫我老叔!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叔。”我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介绍完了,咱们,正式开会吧!”张少忠晾下惊呆了的我,转向其他人,宣布会议开始。

    我看看其他人,他们脸上并未出现诧异之色。看来已经提前知道了我跟张少忠的这层关系。

    “局座,我先说两句?”蔚岚上前一步,低声请示,她是这次会议的主持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张少忠扬手示意。

    “咳,”蔚岚清清嗓子,“今天呢,把几位领导、长辈请到这里,开个座谈会。议题只有一个,就是关于东辰今后如何发展的事情,希望咱们各方可以达成共识,我先提出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,权当抛砖引玉,请大家讨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说看。”张少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看起来对蔚岚的言语举止和表现都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八个字:韬光养晦。收敛锋芒。”蔚岚说完,向后退了一步,示意她退出讨论。
<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