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50、浴火重生男生都市(第2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4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回答:“总之,你物色人选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,我听宋佳和歆芸唠嗑,她们姐俩肯定得走一个,去南方照看父亲,虽然还没确定走哪个,但排除感情因素,单从现实角度考虑,走的可能是宋佳。毕竟歆芸已经在这边铺开了一大摊子生意,抽不开身,而宋佳那边,龙家彻底垮台,她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,去南方陪爸爸,等他的病情彻底好了,不再反反复复之后,再回来就行了,也就是三、五个月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物色?”赵倩听完,皱眉,“这不应该是校方考虑的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能定,你看杨晓瑜怎么样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“杨老师啊!挺好,主要是,人长得漂亮。身材超级棒,还对你好,嘿嘿!”赵倩看穿了我的小心思,掩嘴偷笑。

    我一阵脸红,严肃地说:“这事儿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又跟她俩扯了一阵,我让她们回去,别耽误上课,也别让其他同学过来看我了,不想搞那么大的动静,最好的结果,是大家伙儿能把这事给忘了!

    喜儿昨晚没睡太好,陪着我呆了一会儿,她也趴在床边睡了,我睡得太多,没有困意,闲的无聊,数喜儿头发,数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晚上,小月又过来,她兴奋地告诉我,她爸爸那个药方,已经被沈东阳老先生给买下来了,给了她爸爸一百万的奖金,外加五十万的研究经费,并让他继续研制外伤系列中成药,搞出新品来,还会有奖励。

    一百万,在当时。已经算是非常大的金额,正好赶上那段时间医疗体制改革,张大夫用这笔钱,承包了清河门区唯一一家公立医院,成了清河门医院的院长,能挣多少钱,我不太清楚,反正现在,二十年后的现在,张大夫早已退休,家里两台车,一台路虎揽胜,一台奔驰g级,换着开,每到周末。张大夫就带着她的新老伴儿,也就是小月的后妈(当年医院的一个美女护士,比小月大不了几岁)出去自驾游,日子过得很滋润。

    晚上只有小月陪着我,倒是方便她帮我处理那个方子的副作用,还多缠绵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,不知道是小月的滋养,还是药物的作用,我觉得神清气爽,要不是腿瘸,真想下地跑两圈,小月昨晚睡在隔壁的空床,休息得也挺好,吃完早饭后,主治医生来查房,看了我的伤,他也觉得很惊讶,没想到恢复的这么快,我问他是否可以坐轮椅出去透透气,主治医生想了想,说可以,但时间不要太久,容易着凉,引起伤口发炎。

    小月找来轮椅,带了两个保镖,下楼,去医院的院子里转了转,看着大门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仿佛自己跟这个世界脱轨了很久,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。或者说,是重生,不单是身体上的重生,更是心灵上的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好感并未持续多久,回病房继续休养,十点多的时候,走廊里热闹了起来,进来不少孙大炮的手下,把另一张病床挪开,摆了好几把沙发,加上我的病床,围成一个圈,我掰着手指头数了数,不对啊,不是“四个老丈人”么,怎么是六尊沙发,还有两个是谁?

    摆放完沙发,又有保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张茶几,摆在圈内,布置成了一个很标准的小型会议室,又进来人,擦桌子,沏茶倒水,忙活半天才出去,我问都谁参加会议,保镖说不太清楚,只是遵照蔚岚小姐的指示办。

    忙完后,他们出去。蔚岚进来了,瞅瞅会场布置,挺满意,我又问了她一遍,蔚岚好像没听见,走了。

    还差五分钟十一点的时候,病房的门打开,蔚岚、孙大炮、歆芸爸爸、喜儿爸爸,还有胡彪五个人进来,依次跟我握手,表示慰问,然后坐在沙发里,喜儿爸爸、胡彪跟孙大炮、歆芸爸爸似乎是第一次见面,在蔚岚的介绍下,相互握手寒暄。蔚岚小声让小月出去,不用陪着我,看来是个秘密会议,但蔚岚自己并未坐在沙发里,而是站在孙大炮身边,还有两个沙发空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又进来一个中年人,穿着制服,器宇轩昂,蔚岚介绍,说这是县局新调来的一把手,叫赵国华,从省厅空降下来的,赵国华板着脸,跟其他人一一握手。然后坐在第五尊沙发里,大家喝茶闲聊,继续等,我把蔚岚叫到床边,小声问他,原来的一把手呢,我记得是姓张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被你搞出那么大的事情,老张还能干得下去吗?”蔚岚冷笑,并未避讳赵国华的存在,用正常的声音说,“老张平调去了张武县,当正委去了,新来的这位赵局,文武双全,年轻有为,肯定能为咱们县城的治安,做出更大的贡献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给我戴高帽,”赵国华皮笑肉不笑地说,“香枫县的治安好与不好,恐怕不是我说了算,而是诸位,尤其是老胡,还有病床上的这位小同志说了算吧?”

    胡彪连连摆手:“赵局您这是啥话啊!您是一方首长,当然您说了算了,我们可都是守法良民呐!对不对,东辰?”

    我尴尬地笑着,没听太懂他们的潜台词,只得配合胡彪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以前的事情,赵某可以既往不咎,”赵国华点着一支烟,顿了顿,用两根手指夹着,指向胡彪,“但从今天以后,如果香枫县内,再出现大规模的恶性事件,我第一个要找的人,肯定是你老胡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如果真出事儿,我一定全力配合您的调查,将犯罪分子绳之于法!”胡彪爽朗笑着,轻飘飘地把皮球踢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我有点明白,为什么蔚岚要找赵国华来。就是为了他那四个字——既往不咎。

    估计蔚岚已经携着余勇,和官方达成了某种协议,而从赵国华对胡彪的态度上,不难看出,现在县城的天王已经易主,变成了胡彪主事的局面,因为之前,县城各方大小势力,被龙歌鼓动着参战,多多少少,实力都有损失,只有胡彪保持中立,所谓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战后。孙大炮的千人团队伍肯定要撤回南方,自然就剩下胡彪一家独大。

    幸亏胡彪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这时,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,又进来个中年男人,我不认识他,可所有坐在沙发上的人,全部起身,赵国华还向他敬礼,看来是个大人物!

    会是什么人呢?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