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38、黄雀在后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接过小月的手机,信息只有短短几个字:照顾好恩,后面没有标点符号。

    应该是想输入“恩人”,可是“人”字,没来得及打,就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爸从来没给我发过信息,”小月凄然道,“肯定是出事了!”

    我马上打电话过去,关机。

    “你爸上哪儿买药去了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市里有一家叫‘成大方圆’药房,我爸一般都去那里买。”小月说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,那个能骑么?”我指着院里一台豪爵摩托车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啊!”

    “我会,你帮我把夹板拆下来,我带你去。”我用左手脱掉外衣,抬起右手,固定的卡扣在腋下。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小月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我说,小月拆下夹板,我低头看看,膏药的边缘稍稍有点渗血。可能是被胡彪那一拳给怼的!

    我虽然没有驾照,但是开过农用机动车,也就是俗称“四轮子”的那种突突突的车,所以会开轿车,而在开四轮子之前,我早已掌握了摩托车的架势技术,和手动挡汽车的原理一样,只不过是手脚换了位置,汽车是右手挂挡,左脚离合,右脚油门、刹车,摩托车是左手离合,右手油门,左脚挂挡,右脚刹车,听起来很复杂,其实一学就会。

    卸下夹板后,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,小月进屋拿来车钥匙插上,我跨上“豪爵”摩托车,踹了一脚,天太冷了,没着火,我打开风门,关闭车钥匙又踹几脚,热热车,然后拧开钥匙,再踹,顺利打着火,骑着从院子侧面的门出去,小月关好院子和诊所的门,出来上车,从后面抱着我,上路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摩托车,是因为骑摩托车可以名正言顺地戴着头盔,不会被人轻易认出来,之前我化了妆,都被胡彪给认出来(估计是他放出去找我的探子),可见还是不太稳妥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到达市区。小月之前是在市区上的卫校,对市里比较了解,指引我找到了那家“成大方圆”药店,在新华街,旁边不远处,就是上次周小磊让我罗奔的那个咖啡馆。

    下车进药店,二人进屋,我没摘头盔,跟在小月身后,让她去询问,小月径直走到柜台前:“赵姐,看见我爸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呀,小月啊,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呢,你爸走了呀!”

    “啥时候走的?”小月问。

    那个赵姐看看表:“走了能有一个多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小月没词了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不是这么问的!

    “赵姐你好,我是小月的朋友,请问我张叔走的时候,买完药了吗?跟谁一起走的?出去之后是上车,还是步行离开?去了哪个方向?”我走过去,连发四问,这个柜台正好对着大门口,大门两侧都是透明的玻璃幕,门外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呀!”这个赵姐还没有闻到空气中紧张的味道,笑吟吟地看看小月,又转向我,“你叔没买药,刚进来就被两个朋友给叫住,说要请他吃饭,你叔说去趟卫生间,不过那俩朋友太热情了,还没等你叔走到厕所门口,就拽着他出去,上车走了。”

    估计那条短信,就是这个时候发出去的,我从小月兜里掏出手机,看看短信进来的时间,对照一下现在的时间,五十分钟前。

    “他们往那边走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边。”赵姐指了指西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颜色的车,认识型号吗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灰色的夏利,半截子。”

    半截子就是两厢车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谢谢赵姐。”我拉着小月出了药店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,”小月皱眉,“是不是被绑架了呀!”

    “四点以后,有没有人去你家里?”我问小月。

    小月摇头,想了想,又点头:“大概四点半吧,有俩人来诊所,说找我爸看病,我说我爸不在家,他们不信。说家里病人挺着急的,进后面屋里找了一圈,没找到我爸才走了,我还追出去,告诉他们着急的话赶紧送医院,别把病人耽误了,可他们没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追出去了……他们是开车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小月眯起眼睛回想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车。”

    “灰色的夏利,半截子——啊!就是绑架了我爸的那台?”小月终于反应过来了,张大夫是四点零五分被绑走,从这里开车到清河门。大概二十分钟,那俩人不是找张大夫,而是来抓我的,肯定是张大夫受到了威胁,不得已,说出了我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幸亏我是化妆的状态回去的,而且没在小月家里停留,否则,容易被他们杀个回马枪——或者那个时候,已经有人盯上我,但没认出我来,以为我是来看病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!”小月着急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“回去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不去救我爸吗?”小月问。

    “舍不得我,就没法救你爸!”我笑道,跨上摩托车,四下里看了看,之前从清河门骑车过来的时候,后面并没有可疑车辆跟踪,因为我们是从小月家的侧门出来的,那里是个胡同,比较隐蔽。

    “那你被抓了咋整?”小月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我不会。”我四下里看看,记得上次罗奔的时候,路过了一家卖户外用品的商店,我骑着摩托车过去,进去买了一个兵工铲,一把美工刀,又买了个强光手电筒,装进兜里交给小月,骑车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等出了西出口,天已经黑透了,不得不打开摩托车的大灯,车速也得放缓一些,大概用了二十五分钟,回到清河门地界,在离小月家还有两百米的地方,我停车,让小月在这边等我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跟你一起去!”小月果决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摩托车吧,到时候万一打起来,我可照顾不到你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照顾!我爸还让我照顾你呢!”小月挑了挑眉毛,从兜里掏出兵工铲,挥了挥。

    月光皎洁,月色中的小月,很美!

    “晚上还能喂我喝粥么,像中午那样。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我抱着小月的脸蛋,亲了她嘴唇一下,小月被我给亲蒙了,晃了晃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我从她手里拿过袋子,掏出手电筒和美工刀。扔掉袋子,拉着小月朝她家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嗯?灯箱怎么亮着?”在距离诊所三十米的时候,我停下脚步,回头问小月,“你白天开的?”

    “没啊。”小月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明有人,呵,守株待兔,给我设陷阱呢!”我摇了摇头,这俩贼可够蠢的,小月都不在家,难道就想不到我们已经一起出逃了么?

    不过蠢归蠢,还是得留意一些,毕竟龙歌身后,有那个神秘人为他出谋划策,也许是个故意露出的破绽,让我钻!

    我想了想,决定拿小月当诱饵,应该不会很危险。

    “小月,你进去看看有没有人。”我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咋不去呢!”小月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进去,被抓了我能救你,我进去被抓了,你能救我吗?”我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也是哈!”小月点头,单纯的比较好骗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,你就使劲儿喊两声,我能听见,如果没有人,你也别出来,用家里的固定电话,给我打手机,就当是给你朋友打电话,闲唠嗑,不要暴露对方是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小月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就照我说的做,对了,如果被人抓到,问你干啥去了,你咋说?”

  &nbs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