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235、阴阳五行散男生都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2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6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的左手被小月给压着了,完全麻木,想抽出来的时候,不小心弄醒了她。

    “咦,醒啦,要不要嘘嘘?”小月睁眼,弯弯的睫毛扑灵扑灵的,立马精神,一点起床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不用,就是饿了。”

    小月从我身上翻过去,将一双小脚塞进拖鞋中:“我去问问我爹,能不能给你弄点粥啥的!”

    我点头,说谢谢,小月披上大衣出去,也就十秒钟就回来了,好像张大夫就住隔壁。

    “我爹说你可以吃些流食,我去给你煮粥,小米粥还是二米粥?”小月靠着门框问。

    “二米粥吧。纯小米吃不太惯。”我说,当时的小米,真的是小米,现在一提小米,我首先想到的是手机,时代变得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好好躺着,有事儿喊我!”小月关上门,很快,后面(应该是后厨)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,小月在淘米煮粥。

    我闲着无聊,慢慢从床上坐起来,打量这个房间,虽然这里是清河门区,归属于城镇,但因为地理位置孤僻,这里的楼房很少,小月房间内的陈设,更接近农村的民宿,她应是个爱书之人,靠北墙立着一个书柜,上下五层,摆满了各种书籍,看书脊,有中医方面的,有古典文学方面的,还有现代的小说、散文之类,涉猎广泛。

    我下床,扶着桌子挪过去,抽了一本海明威的老人与海,随便翻到某一页,坐在椅子上读了起来,这本书我看过,不过这次看,大有不同,许是饥肠辘辘的缘故,书里老头钓的那条大鱼,变得异常生动,被鲨鱼撕咬的时候,看得我都心疼了,给我多好啊,不管是清蒸还是红烧,味道肯定都很不错!

    正看得口水连连,门打开,小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进来,黄白相间的二米粥,看起来很有食欲。

    小月把碗放在桌上,烫的直捏耳朵。

    “就让吃粥啊?”我苦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

    “能吃咸菜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有外伤,得尽量少吃盐,氯化钠虽然能杀菌,但也会刺激伤口,不容易好,再说,咸菜里都是植物纤维,很难消化的。”小月一本正经地说。

    “加点酱油也行啊。”我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必须听我的!”小月坚定地说,“你等会儿,我去刷牙!”

    “你刷牙干嘛?”我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喂你吃啊,要不你该胃疼了!”小月说完,转身出去,我没懂她的意思,只有粥,没有勺子,而且太热,没法吃,我只能闻着香味,望粥兴叹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小月回来,真是去刷牙了,嘴边还有白沫,她手里拿着一直汤勺,坐在另一张椅子上,舀了一勺粥,放在唇边吹了吹,然后居然放进嘴里,自己吃了!

    “哎哎,不是给我的么!”我着急地说,不带这么勾引人的,我已经一天两夜没进食了!

    “等会儿啊!”小月哈着嘴里的热粥,含混地说,在嚼。但是没有咽下去,嚼了一会儿,她又用勺子接着嘴唇,把粥吐了出来,递给我,“吃吧!”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,怪不得刚才她要刷牙,原来是要吃她嚼过的,经过她的咀嚼。勺子里的粥已经变成了糊糊状,而且从科学角度分析,里面有小月分泌出的消化酶,我本身体弱,消化酶分泌量少,经过她的加工,能极大地促进我的消化,减少我的胃肠负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嫌乎我啊?”小月见我发呆,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张开嘴,小月把粥推进我嘴里,这才笑了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几次,我吃掉了小半碗,胃里暖暖的,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吃这么多吧,吃多了该疼了。”小月终止喂食,自己把剩下的半碗粥吃掉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啊,小月。”我眼睛有点模糊。因为想起了我妈妈,小时候我有一次生病,嘴巴上长疮,张不开嘴,妈妈就是这样喂我的。

    “你咋哭了,胃疼啊?”小月擦擦我眼角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一点都不疼!”我笑笑,这女孩可真好。

    “嗯啊,现在想嘘嘘了没?”小月又问,我摇头。

    “嘻嘻,等会儿还得吃药哟!”小月冲我眨眨眼睛,端着空碗出去,不多时,果然端进来一碗药,不过跟昨晚那个颜色和气味都不一样,而且是热的。

    “喝吧。”小月把药放在桌上,走到床边,背对着我脱掉棉衣,又脱掉睡衣上衣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喝你的,别管我。”小月对我说着,把里面的小背心也给脱了,看着她背部的曲线,我还哪儿喝得下去药,不对,得赶紧喝药,喝完了药,才能那啥不是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端起碗,一咕噜咽下,小月换了一身棉布衬衣,穿上,转身坐在床边,笑吟吟地看着我,还故意停止腰板,衣服很薄,又只穿了这一件。爆好的身材一览无余!

    不过奇怪的是,我居然对小月明目张胆的勾引无动于衷,我指的是身体方面,一点反应都没有,那种清心寡欲,就像是刚刚跟小花玩儿完后,只想抱着她睡觉的感觉!

    “不想吗?”小月看着我,歪着头笑问。

    我抿了抿嘴:“想,但好像不行。”

    小月起身。径直过来,坐在我腿上,用柔软蹭我的脸:“还是不行?”

    我已经很努力了,确实不行。

    “哈,看来药起作用了。”小月得意地笑道,从我身上起来,过去披上了大衣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药啊,我爹自己发明的这服药,叫阴阳五行散。两个子方,白天喝阴方子,晚上喝阳方子,药效都是活血化瘀,加快血小板凝结,修复身体创伤,不过副作用却完全相反,你已经体验过啦!”小月俏皮地笑笑,过来端起药碗,出去洗涮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这是中药,不一会儿,小月又拿着吊瓶进来,给我挂水,因为没有那种想法,整个上午,我都和小月相处的非常融洽,俩人谈文学,谈历史,谈身边的人和事儿,相比之我,小月的经历要单纯不少,按部就班地上学,刚从卫校毕业,也不用去参加工作,就在家里帮爸爸的忙,将来准备考医师证书,等有了几年实际经验后,自己独立开诊所,谈过一次恋爱,男女之事也都懂,不过没有把自己给男朋友,谈一年,男朋友毕业去南方,就分手了,好聚好散的类型。

    小月问我,我也没有瞒着她,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她听,小月到没有觉得多惊讶,只是羡慕我多姿多彩的生活。

    到中午的时候,小月又给我熬了一碗粥,还是喂食,因为那个药的副作用还在,小月并不担心我会怎么样她,这次没用勺子,直接嘴对嘴喂的。我没什么感觉,倒是搞得她面红耳赤,蠢心萌动的样子,喂完我粥,她说有点累上楼躺一会儿,回来之后,就变得和我一样清心寡欲,不知道她干啥去了,嗯。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张大夫终于出现,他解开我伤口的绷带,刮掉上面的药膏,我自己低头一看,握草,好的可真快,居然已经有结疤的迹象了!

    “张叔,你这方子,配出来多久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张大夫得意地笑笑,背着手说:“一年多啦,不过只用过三次,前两次都失败了,我改进之后,这是第一次给你用,看来效果还行!”

    “您这岂止是还行,简直是神药啊!”我赞叹道。

    张大夫摆了摆手,谦虚道:“哪里哪里!瞎配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张叔,我认真的,你想过把这个方子推广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能推广出去自然更好,治疗更多的人,对我经济上也能更宽裕些。”张大夫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张叔,我认识省城东药集团的董事长,叫沈东阳,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!你认识沈老!那可是咱们东北的医学泰斗!”张大夫惊讶道,“能跟他说上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,只有一面之缘,我觉得你这个方子,可以跟沈先生谈谈合作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我正愁找不到门路呢!”张大夫兴奋地直拍手。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