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团圆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19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担心纪贯新跟骆向东一语不合又较劲儿,梁子衿提着酒杯,出声打断:“来来来。行了。别磨磨唧唧的,今天是贯新跟瑶瑶大喜的日子,你俩不能喝酒。我跟向东干了。祝你们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梁子衿眼泪窝子浅。说话间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了,她怕路瑶会误会什么。所以赶紧抬起酒杯,一仰头。一满杯的白酒悉数灌进嘴里面。

    骆向东拿着酒杯。微笑着对路瑶说:“你们结婚,我跟子衿都很高兴,真的嘱咐你们。我干杯。你们随意。”

    路瑶跟骆向东碰了下杯。她喝饮料,骆向东喝酒。

    纪贯新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梁子衿。但见她仰头的时候,眼泪顺着眼角掉下来。

    心里暗叹了一口气。他现在不再是当局者迷,也能看清楚梁子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梁子衿只是开心又释然,觉得他这辈子能找个好女人,也算是让她心安。不过这副样子若是落到有心人眼里,指不定心中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好在他的路瑶不会多想,也不知路瑶是少根筋还是怎么着,她对梁子衿一点儿敌意都没有,甚至都没私下里问过他什么。

    梁子衿喝完酒之后,很快的擦了下眼泪,随即笑着让气氛更高涨一些,省的她再莫名其妙的想哭。

    路瑶自始至终维持着好看的笑容,纪贯新都以为她只是感情神经不敏感,其实路瑶只是天生性子淡,她不说,不代表她看不透。

    她知道纪贯新跟梁子衿曾谈过很短的一段恋爱,这段恋情一直到梁子衿嫁给骆向东之后,还偶尔被人提起。只是纪贯新是谁?他有的是办法压下所有对梁子衿不好的负面新闻。

    路瑶不会觉得纪贯新这样做有什么错,最起码真心实意的爱过一回,哪怕不能当恋人,好聚好散,还不能当亲人吗?

    梁子衿爱骆向东,这点谁都看得出来。而如今纪贯新对梁子衿,怕也只是朋友之上,亲人之间,至于爱情这玩意儿,谁的心底没爱过一个人,谁的记忆深处没有一段回忆?可回忆只能用来怀念,日子还是当下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路瑶看得透,所以她才不嫉妒。

    今天她结婚,许久未见的简程励也来了。路瑶在面对简程励的时候,可以笑着跟他喝杯酒,说一句:“哥,你的腿好了吗?”

    简程励依旧是那样帅气,可这张脸,却不像从前一样让路瑶魂牵梦萦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,人生那么长,谁能保证嫁娶之人,就是自己第一个爱的人?

    优秀如纪贯新,有人喜欢他是理所应当,没人惦记才让人匪夷所思。所以路瑶唯一庆幸的就是,梁子衿爱的是骆向东,不是纪贯新。

    感情的世界里不仅有先来后到,更要看是不是性格相投。正如最适合梁子衿的人是骆向东,同理,最适合纪贯新的人是路瑶。

    大家相识一场,爱过,别过,如今都在自己的人生轨道上,平行的幸福下去。

    路瑶跟纪贯新的爱情打从被曝光开始,就不被看好,这一路无论是真分手还是被分手,总之磕磕绊绊,到底还是携手搀扶着彼此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    在这场盛世婚礼落幕后的第一个月,路瑶正跟纪贯新在冬城陪路柏全的时候,他接到骆向东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骆向东不常主动给纪贯新打电话,除非是有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纪贯新接通之后,没有马上开玩笑,而是语气正常的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纪贯新这辈子都记得骆向东那股扑面而来的炫耀口吻,隔着几千里地,他都能想象到骆向东眼睛长到天上去的得意。

    骆向东笑着道:“子衿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纪贯新下意识的眉头一蹙,这怪不得他惊讶,因为梁子衿自打奉子成婚之后,连续几年,肚子都没什么反应,据说是刻意有在做避孕措施。

    梁子衿第一次生孩子遭了很大的罪,所以这回说什么都不生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她怎么怀孕了?”纪贯新仍旧懵着。

    骆向东笑着回道:“在费尔班克斯的时候怀上的。”

    那晚梁子衿看极光看得开心,加之骆向东一通哄,她竟是鬼使神差的允许他不戴套,结果就这一次,一次就中了!

    此时梁子衿正在家里面发愁,而骆向东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来打击纪贯新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二胎,第三个,当然了,也没准儿是第三个跟第四个一起来。你呢?还没动静呢?”

    纪贯新恨的牙根痒痒,不走心的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后,他挂断电话马上去问路瑶,“老婆,你上个月大姨妈几号来的?”

    路瑶先是一愣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表情怪异的说:“骆向东要有二胎了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闻言,马上美眸一瞪,惊喜的道:“是么?男孩儿女孩儿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这么早哪儿能看得出来?说是在费尔班克斯的时候怀上的。”

    路瑶敏感的看出纪贯新心底的焦急,她上前拉着他的手,小声说:“我大姨妈已经晚了三天没来了,你说会不会是怀孕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马上打蛇随棍上,紧张的说:“我们去医院查查吧,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路瑶不愿纪贯新失望,但更不愿意他白跑一趟,万一去了医院一查,结果没怀,岂不是更失落?

    所以她出声回道:“你在家等着,我去楼下买个验孕棒上来查查。”

    路瑶为了哄纪贯新也是蛮拼的,说完她就跑下楼买了个验孕棒回来。说实话,她是不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儿,而且她大姨妈也不是很准,不会梁子衿那边一怀,她这边也能紧随其后吧?

    路瑶拿着验孕棒进了洗手间,裤子刚脱下,门外的纪贯新就忍不住出声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试了验孕棒,然后眼盯着白色的试纸慢慢被浸染到分红,先是一条紫色的横杠出现,接着是……第二条?!

    虽然第二条比第一条略浅,可是验孕棒上真真切切的两条杠。

    路瑶瞪大眼睛,不能形容此时此刻的兴奋,她坐在马桶上尖叫了一声。门外的纪贯新第一时间开门进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路瑶捂着嘴,伸手将验孕棒递过去。

    纪贯新接过来看了一眼,随即也是露出惊讶和惊喜的表情,两人四目相对,他激动地将没穿裤子的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路瑶笑哭了,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。纪贯新也高兴地不行,放下她,弯腰帮她提上裤子,然后道:“测得准不准?我们去一趟医院,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路瑶确实是怀了,算日期应该是他们从费尔班克斯回来之后不久。纪贯新还是’宝刀未老‘的神枪手,说中就中。

    他马上打电话通知纪尚舟跟孟岑佩,当然也不会忘记跟骆向东炫耀一番。

    怀孕三月,过了危险期,纪贯新等不及知道宝宝的性别,所以带着路瑶去检查,检查结果一出,是女孩儿,纪贯新马上在酒店摆了‘庆功宴’,庆贺他自己有能耐,到底还是盼到了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当然,路瑶也是劳苦功高,所以为了奖励她,他送了她一把特质的房门钥匙。这房子就建在花海,当初他让路瑶动情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将那里圈起来,周围留下部分花园,中间建了一个千尺别墅。路瑶喜欢那儿,他就在那儿给她一个家。

    十月怀胎,路瑶生下一个健康漂亮的女孩儿,大名选了一个姌字,纪深姌,小名是纪贯新自己取的,叫白雪公主。

    没生孩子之前,所有人就知道他一定是个‘护子狂魔’,等到有了新果儿之后,他更是彻头彻尾的成了一个女儿奴。

    每天走哪儿都带着白雪公主,逮谁跟谁炫耀,就连路瑶都一度受不了他。

    但是纪贯新说了,“女儿都是老爸上辈子的情人,你看骆向东,他都有一对双胞胎儿子了,二胎生的女儿,还不是宠得要命?”

   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