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八章 怀疑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34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对于夏圣一而言,所有跟路瑶沾边的人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所以能够让湛白难堪。她乐得揭穿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的是,湛白是无所谓的,他从来也没想遮掩自己是gay的‘事实’。整个夜大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唯一诧异的是。这话怎么会从夏圣一的嘴里说出来,而且……她还一口咬定是纪贯新说的。

    女人看女人。一看一个准,徐应嘉从夏圣一眼中看到了赤aa裸裸的敌意。即便夏圣一自以为笑的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所以不待湛白回答,徐应嘉先说话了。“谁告诉你gay只能跟男人在一起玩儿?你说的这话都让我觉得好笑。你到底是从国外回来的,还是从地球外面回来的?”

    夏圣一不是装傻充愣嘛,徐应嘉也是笑着反问。只不过是嗤笑。

    夏圣一闻言。赶忙改口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。你们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徐应嘉刚想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,湛白却淡笑着说:“没关系。我对这事儿不敏感,而且我跟嘉嘉也不是情侣。”

    说罢。他转而一问:“你跟朋友来的吗?”

    夏圣一笑着回道:“跟我小叔一起来的,他之前一直没空,今天才空出时间陪我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湛白点头道:“那不打扰你们了,我们也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在走廊中聊了几句,等到夏圣一走后,徐应嘉才皱着眉头,低声骂道:“她没病吧?有她这么说话的吗?”

    湛白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没有马上出声。

    徐应嘉看着湛白道:“这都马上要毕业了,你还打算当‘gay’啊?”

    其实湛白压根不是gay,他只是很烦身边总有各式各样陌生的女人追他,才见过一面,就突然跑过来说喜欢他。他就纳闷了,喜欢他什么?两个互相不了解的人,除了长相就只能看身体了吧?

    那帮女的不怕被占便宜,他还嫌心脏呢。

    所以徐应嘉说湛白长了颗‘女人’的心,特别洁身自好,为了杜绝那帮狂蜂浪蝶,所以他干脆高调宣称自己是gay,起初大家也是不信的,直到真的看见湛白跟几个男生交往过密。

    至于路瑶为何会相信,这事儿说起来更让人哭笑不得。有一次路瑶在路上碰见湛白,看见他牵着个男人的手,两人一起逛街。她偷着把这事儿跟徐应嘉说了,徐应嘉知道湛白不是gay,所以当然会问。

    结果湛白说那是他表弟,因为先天性的自闭症,所以出门在外都要有人领着。

    也许这就是阴差阳错惹的祸,路瑶真的以为湛白是,可他并不是。徐应嘉跟湛白私底下打赌,看路瑶到底什么时候能发现,结果一晃好几年了,路瑶也是有够麻木的。

    徐应嘉闹心的是别人怀疑湛白的性取向,而湛白怀疑的是夏圣一刚刚说的话。她说是纪贯新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路瑶告诉纪贯新他是gay,那湛白信,毕竟人家两个是情侣,说什么秘密都是情理之中。可纪贯新凭什么告诉夏圣一?

    夏圣一想要表达的是什么?

    难不成,她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间接的告诉他们,她在纪贯新的心里,跟路瑶是一个位置的?

    “欸,想什么呢?”徐应嘉用手肘撞了下湛白的手臂,侧头打量着他的脸色,怕他因为刚才的事情不开心。

    湛白微垂着视线,径自嘀咕,“咱俩没有惹过夏圣一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应嘉眉头一蹙,随即道:“咱们总共才见过两面,话都没说上十句,所以我才说她有毛病。”

    湛白低声道:“不是冲着我们,那只能是冲着瑶瑶了。”

    听湛白一个人叨咕,徐应嘉侧头问:“你大点儿声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湛白侧头回视徐应嘉,认真的道:“夏圣一刚才那话,摆明了带刺儿,如果她不是为了刺我们,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我们跟瑶瑶的关系。而她能跟瑶瑶有什么仇?还不是因为纪贯新?我这话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湛白一连串的话成功让徐应嘉变了脸色,她刚开始只觉得夏圣一那话来的突兀又惹人嫌,但是没往下想。湛白这么一说,她沉默数秒,然后道:“你怀疑夏圣一跟纪贯新……”

    湛白出声纠正,“不一定是‘跟’,而是‘对’。“

    徐应嘉一时间有些懵,湛白直接告诉她,“我不信纪贯新会跟夏圣一有什么,她不是他二嫂的亲侄女吗?但夏圣一对纪贯新,可真的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徐应嘉眼睛一瞪,吃惊的道:“夏圣一喜欢纪贯新?!”

    湛白不置可否。因为除了这个可能,他想不到夏圣一为何好端端的给他‘难堪’。

    徐应嘉吓得够呛,不由得说:“她不是叫纪贯新小叔嘛,沾亲带故的,怎么还能有这种想法?”

    湛白不以为意的回道:“亲侄女都能爱上亲小叔,更何况还是八竿子打不着,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?”

    既然是没什么不可以,徐应嘉当即瞪眼道:“那瑶瑶现在不在夜城,就剩夏贱人一个人在这边,她又是这样的心思,岂不是很危险?”

    湛白道:“我只是怀疑,还没有证据,如果现在直接跟瑶瑶说,你觉得她那性子,她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徐应嘉学着路瑶的口吻,一脸茫然加惊诧的样子,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湛白没笑,只是径自道:“而且我们也不知道纪贯新心里怎么想的,突然打了个电话回去,万一惹得瑶瑶跟纪贯新之间闹矛盾,那我们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徐应嘉皱眉道:“但这么大的事儿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,而且我也觉得你分析的有道理,我越看越觉得那个小贱人不顺眼。就算我们不明说,总得暗示一下吧?不能让瑶瑶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湛白最担心的还是路瑶,所以思忖片刻,他还是掏出手机,给路瑶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路瑶那头很快就接了,心情很好的说:“白公子,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湛白唇角勾起温柔的弧度,淡笑着道:“我跟嘉嘉吃饭呢,突然想起你了,给你打个电话,问问你在冬城那边待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路瑶轻笑着回道:“挺好的啊,正跟我爸商量出国去哪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出国?你要跟叔叔出国吗?”湛白抬眼看了下对面的徐应嘉,徐应嘉也在仔细听着,闻言,眼露诧色。

    路瑶道:“贯新非让我带我爸出国溜达一圈,我这不正劝着呢嘛,我爸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湛白问:“怎么突然叫你们出国?我跟嘉嘉还等着你回夜城呢。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贯新说结婚之前,让我好好陪陪我爸,我爸也没出过国,他让我跟我哥陪我爸出国玩儿一趟。”

    偏偏是这个当口,偏偏纪贯新叫路瑶出国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湛白跟徐应嘉皆是一脸忧色,看不懂纪贯新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湛白情商很高,他不着痕迹的问道:“那纪贯新不跟你们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他最近挺忙的,之前来冬城只待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匆匆赶回去了。对了,你们在夜城那边,听没听到什么消息?是他公司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一边是路瑶焦急的问候,一边是纪贯新在陪夏圣一吃饭。徐应嘉当即撂了脸子,险些冲口欲出,却被湛白的眼色给止住。

    他说:“没什么事儿,你别担心。你跟叔叔确定去哪玩儿告诉我们一声,省的我们惦记,也别走得太远去的太久,顶多待一个礼拜就回来吧,不然跟纪贯新分开这么久,你不怕他想你,你还不想他吗?“

    徐应嘉知道湛白在暗示路瑶,可是路瑶未必知道,这感觉真是热锅上的蚂蚁,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路瑶闻言,先是回了几句,随即小声说:“我告诉你们一个事儿,我都没跟我爸说。”

    湛白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路瑶的声音隔着手机都透露着难掩的喜悦,她轻笑着道:“贯新跟我求婚了。”

    湛白顿时一愣,徐应嘉也是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对着手机方向道:“纪贯新跟你求婚了?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就是前天晚上,他来冬城,把戒指给我了,但是夜城那边有急事儿,他就连夜赶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徐应嘉就看不懂了,如果说纪贯新背着路瑶跟夏圣一有一腿的话,又怎么会跟路瑶求婚?可如果他什么事儿都没有,又为何要骗路瑶,让路瑶全家出国?

    徐应嘉想不通,只得迷茫的看向湛白。湛白一时间也看不透,不过直觉告诉他,纪贯新对路瑶不是假的,不然他俩早就分了,何必闹腾到现在?

    如此想着,湛白先是笑着恭喜路瑶,随即又嘱咐了几句,然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徐应嘉着急的问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湛白也难得的蹙起眉头,半晌才说:“问题出在纪贯新这儿,我们跟瑶瑶说,她知道的还没我们多,说了只能让她更担心。”

    徐应嘉又问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湛白也在想怎么办,无论如何,不能再让路瑶受伤了。她那么爱纪贯新,但凡有丁点儿的偏差,她这辈子都完了。

“; window.slotbydup=window.slotbydup .push id: “3273258“, container: s, size: “336,280“, display: “inlay-fix“ ; ;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