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三章 织网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16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纪贯新借故去洗手间,在病房外面跟路迟偷着交代,“我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害瑶瑶了。所以我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搁。我得马上回夜城。”

    路迟下意识的蹙眉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你别管了,你只要相信我,谁动我老婆就是动我。等这事儿全都解决之后。我会跟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点,路迟还是深信不疑的。毕竟简贝贝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只是路迟道:“你刚来就要走,瑶瑶那儿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她懂事儿。我只要说夜城那边有急事儿需要我回去处理,她不会管的。”

    路迟点了点头。“那你回去吧。这边交给我,我最近都不会去别的地方,专心守着瑶瑶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还有一件事儿。我回夜城之后。你最好尽快带瑶瑶和叔叔出国。无论去哪儿,我怕有人盯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路迟面色凝重。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,让人很不爽。

    好在看纪贯新的样子。他已经胸有成竹,就等着回去办了那人,他这才出声说:“我知道了,有什么需要你随时跟我联系,瑶瑶跟我在一起,你放心。医生也说了,她后腰就是一些皮外伤,养几天结痂就好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不仅是担心,更多的是心疼。他恨不能现在就回去活剐了夏圣一,丫有神经病吧?

    两人在外面一拍即合,等到纪贯新再回病房的时候,看到路瑶正躺在床上,抬起左手,用右手小心翼翼又稀罕的摸着钻戒。

    侧头看见纪贯新,她勾起唇角,笑着道:“我哥呢?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你哥去前面了,问问医生你今晚需不需要住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道:“美什么呢?”

    路瑶伸出左手给纪贯新看,示意自己在美这个。

    纪贯新坐在床边,笑着说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路瑶点点头,故意道:“喜欢啊,这么大一颗钻石,戴在手上都沉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喜欢咱们一年买一个。”

    路瑶马上看向他,挑眉道:“你想一年结一次婚?”

    纪贯新轻笑着回道:“结婚纪念日不行吗?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不要,戒指一辈子我只戴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心底莫名的一动,过去拉她的手,他轻声说:“这白表的好,你是想说这辈子就嫁我一人是吧?”

    路瑶看着纪贯新,难掩幸福和愉悦,她出声回道:“是,我这辈子只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还能说什么呢?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说情话都不如她说得好了?

    俯下身,他双臂慢慢的穿入她的后背,把她拢到自己怀里,贴着她的脸道:“老婆,等我几天行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路瑶环着纪贯新的脖颈,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我夜城那边还有公事没处理完,是着急跑过来给你戴戒指的,明天一早还有其他事儿,我可能不能留在冬城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这么一说,路瑶是有些意外的,因为她受了伤,按理说纪贯新一定会推了工作留下来陪她。可再一想,夜城那边一定是有很大很重要的事儿,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所以她很快回道:“那你赶紧回去啊,你也是的,明天有事儿,今晚还往这边跑,你就算不怕浪费飞机票钱,你还怕不折腾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往她脸颊处凑了凑,亲昵的磨蹭,低声回道:“如果我不来,不知道你出了事儿,你一个人该多难过。”

    路瑶搂紧了纪贯新,他突然来了,她是无比高兴。可一想到他要来回折腾,她心疼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抱了他一会儿,她主动将他推开,催促着道:“这么晚了,还有回夜城的飞机吗?明天的事儿还来不来得及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刚让尤然查了,一个小时之后还有一班飞机。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那你快走,从这儿到机场还得大半个小时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依依不舍的看着路瑶,他现在心里有多舍不得她,同样的,就有多恨夏圣一。

    两人腻歪的功夫,路迟进来,见纪贯新还在,他配合的道:“你不是着急要走吗?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纪贯新看了眼路迟,不答反问:“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路迟道:“医生说不用住院,回家养着就行,已经开了药。”

    路瑶撑着床边要起来,纪贯新将她扶起,她说:“那咱们一起出院,你去机场,我跟我哥回家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看她这样,心里的不舍尽数化成酸水,腐蚀的他喉咙发哑。他低声道:“这么晚了,你俩在附近酒店住下吧,你穿这样也没法回去,省的叔叔担心。”

    路瑶经纪贯新这么一提醒,才想到自己身上还穿着病号服,如果被路柏全看见,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她短暂顿住的时候,纪贯新已经站起身,他说:“我先走了,路迟你照顾好瑶瑶,等找好酒店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路瑶作势要下床,“我去送你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哪里舍得,他按着她的肩膀说:“你快好好躺着吧,还想让我担心是不是?”

    路迟也说:“瑶瑶,医生让你平时注意点儿,最起码这三天都别抻着伤口。我去送贯新。”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纪贯新刚来就要走。路瑶眼巴巴的看着纪贯新,莫名的想哭,不想让他走。

    纪贯新怎么会看不懂路瑶眼底的留恋,若不是想背着她解决掉夏圣一,他何必让她心里难过?

    生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舍不得,他赶忙道:“待会儿我给路迟打电话,你来接。我先走了,过两天兴许去国外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路瑶眼看着纪贯新往门口处走,她强忍着喉咙处的酸涩,微笑着道:“你路上注意安全,下了飞机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躺着吧,待会儿把那两瓶罐头也吃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强颜欢笑,“嗯,我把汤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闻言,也笑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放慢了脚步,当真是一步三回头。路瑶坐在床边,笑着跟他摆手。

    纪贯新暗自一咬牙,狠心从病房里面出来,路迟已经在门外等着了,见最后这两米的路,纪贯新硬生生走了半分钟,他终于明白电影中的镜头都不是编剧刻意瞎编乱造的了。对于热恋中的情侣,没什么腻歪事儿是他们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路迟要送纪贯新出去,纪贯新说:“你哪儿都别去,就看着她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路迟说:“那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,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应了一声,偷着不舍的看了眼病房房门,随即大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剩下路迟一个人站在门口,不能马上进去,他心底盘算着时间,只听见病房里面传来路瑶不大的哭声,想来也是没忍住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他叹了口气,不知道这算是好事多磨,还是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纪贯新确实让尤然订了连夜返回夜城的机票,尤然特别诧异,因为她知道,纪贯新去冬城,是去求婚的,怎么会刚到就回来?

    所以她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了一句,“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只是说:“暗示夏圣一,就说我跟路瑶大吵了一架,半夜从冬城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尤然一听这话,心底顿时咯噔一下。夏圣一?怎么又有她的事?

    只是尤然听着纪贯新沉到骨子里的声音,没敢再多问,应了一声挂断。

    纪贯新到了机场的时候,顺利拿到机票登机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