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六章你想让我怎么做?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32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曾经路瑶是那样的迷恋简程励,近乎盲目的痴迷。

    她也曾想被他这样拥着,与他深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路瑶只想推开他。她好害怕。满脑子都是纪贯新的脸。

    “纪……”她想要开口喊他的名字,叫他来帮她。可简程励吻着她的唇,真的是片刻的功夫。她人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。只是心底那份惶恐跟不安却越发的清晰。

    她没有喝醉酒。这是一场……精心策划下的阴谋!

    有心无力的感觉,让人很是绝望。

    纪贯新跟张耽青和小峰他们一帮人。从麦家出来,本来决定后天出殡的。结果阴阳先生又说明天是个出殡的好日子,往后一连多日都不适合。所以就临时改到了明天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。张耽青跟纪贯新说:“路瑶还在学校呢吧,明天家辉他爸出殡,她来不来?”

    纪贯新对路瑶的感情。明眼人都看在眼里。怕是以后也要结婚的。这种场合。路瑶能来自然是最好,也算是给纪贯新长了面子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。这都半夜两点多了。

    纪贯新轻声道:“她最近学校有事儿,估计现在早睡了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说:“你打个电话问问。如果明天没事儿,让她坐最早班的动车回来吧,或者让人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应了一声:“她能来的话,我现在就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闻言,但笑不语。心想纪贯新真是不怕折腾,这来回一趟差不多四个小时,亏他前几天每天都在跑。

    纪贯新拨通了路瑶的电话号码,手机里面一直传来‘嘟嘟’的连接声,可路瑶就是不接。

    张耽青侧头问:“没接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贯新拿着手机,又翻出徐应嘉的电话号码,“她睡得死,我问问她朋友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轻笑着说:“连人家朋友的电话都有,你真行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打给了徐应嘉,徐应嘉倒是没多久就接了,迷迷糊糊的‘喂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不好意思吵醒你,我打电话给瑶瑶,她没接。”

    徐应嘉低声回道:“哦……我们都在睡觉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你们学校明天很忙吗?瑶瑶有没有空?”

    徐应嘉依旧是睡意十足的声音,低声回道:“我们明天全天考试,瑶瑶也得参加,不能缺考的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闻言,淡然道:“那好,你快点儿睡吧,你们明天都好好考试,等你们忙完了,我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挂断电话,旁边的张耽青说:“没空?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要考试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笑道:“咱们都多少年没进过学校了,人家还在考试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瞥了他一眼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张耽青顺势回道:“老牛吃嫩草呗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不以为意:“你老,别拖着我一块儿,我可比你长的年轻多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吵着嘴架一边往外走,纪贯新完全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另一头,徐应嘉都吓出一身冷汗来了。她一个人坐在寝室床上,屋中哪里还有路瑶的影子,她也给路瑶打了电话,只是路瑶没接。刚刚纪贯新打给她的时候,她是灵机一动才想着装假糊弄过去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做贼心虚惹的祸,她就算直说路瑶去给简程励庆生,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。关键是路瑶不接电话,徐应嘉也不知道那头发生了什么事儿,如今真是一步棋下错,往后可就得瞒到底了。

    打不通路瑶的手机,徐应嘉只得先给她发了一条短讯,告诉她别说穿了。

    可这一晚,徐应嘉辗转反侧,隔三差五就给路瑶打个电话,她的手机一直可以打通,却始终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终于,凌晨四点二十三分的时候,徐应嘉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她翻身坐起来,在烟漆漆的寝室里面,打了个电话给湛白。

    湛白睡得正好,被徐应嘉的电话给吵醒,声音低声无力:“喂?”

    徐应嘉急声道:“湛白,你快别睡了,瑶瑶被简程励的朋友接去参加生日宴,晚上十一点多就走了,我就算她一点到,那现在宴会也早结束了,可我打她电话,一直没有人接!”

    湛白那头沉默数秒,随即清醒的声音传来:“你看见是谁接她走的了吗?”

    徐应嘉蹙眉回道:“我说要下去送她,她不让,但是我听见她跟对方打电话,应该是齐继本人过来接的。”

    湛白问:“齐继的电话你有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有他的啊……”说着,徐应嘉忽然想到:“我有简程励的号码。“

    湛白说:“那你打给他问问。”

    徐应嘉也是急的不行,这功夫才想起来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

    暂时跟湛白挂断,徐应嘉翻出简程励的电话号码,直接打给他。

    结果让徐应嘉意外的是,简程励的手机也是只能打通,却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试了好几次,徐应嘉越发的觉着心里没谱,赶紧重新打给湛白告诉他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男人在这时候确实要比女人冷静的多,或者是可以拿出做决断的勇气。

    湛白当即告诉徐应嘉:“穿衣服下楼,我们回市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像是自然醒,又更像是被什么东西牵扯着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路瑶缓缓睁开眼睛,四肢无力,微眯着视线看着眼前越发清晰的陌生景物。足足过了十秒钟,她这才后知后觉,原来她所听见的熟悉声响,是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手机在哪儿?

    路瑶想要起身,可浑身无力,而且脑袋晕晕沉沉的,像是宿醉过后的症状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的劲儿,她这才挣扎着从被子里面爬出来,四周找了一会儿,发现自己的包在床尾被子下面压着。

    打开包,掏出手机,来电显是徐应嘉打来的。

    路瑶接通电话,声音无力:“嘉嘉……”

    徐应嘉总算是打通了路瑶的电话,她那边都急疯了,连声道:“瑶瑶,你跑哪儿去了?怎么一晚上都没接电话?出什么事儿啦?”

    路瑶看着周围的环境,确定这里是酒店。脑子还是懵的,不过她也没有忘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被简程励死死抱住,他像是疯了一样的吻她,然后……然后她觉得眼皮抬不起来,再然后,就是现在了。

    赶紧低头看了自己一眼,她身上的衣服还在,几乎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,路瑶撑着一突一突的太阳穴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徐应嘉那头就更急了,一连问了半天,后来手机被湛白给拿走,他沉声道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路瑶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,她只是蹙眉回了一句:“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湛白说:“我们回市中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脑子一片空白,心里乱成了一团麻,如今很多事情都是她没有弄清楚的,她也不能在电话里面跟湛白说什么,只得暂时回了句:“等我待会儿打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她看了眼屏幕上的未接来电。徐应嘉有三十六个,湛白也有十几个,还有一个是纪贯新打来的,时间显示为凌晨两点三十六。

    心底一紧,路瑶背脊都跟着挺直了。

    徐应嘉给她发了短讯,上面大概就是说,纪贯新昨晚打过电话给她,她骗他今天学校有考试,没说去参加简程励生日宴的事儿,不要说露了。

 &nbs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