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一章 爱情会让人智商下降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28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路瑶的嗓子本来已经好了一些,可自打从白天从医院回来之后,到了晚上。她又有复发的趋势。

    纪贯新听她说话声音再次变得沙哑。而且都快发不出声音来了,他蹙眉说:“怎么搞的?不是都要好了嘛,怎么还越来越严重了?”

    路瑶想出声回他。可开口却在咳。

    纪贯新连忙去拍她的后背。满眼担忧的道:“好了好了,你别说话。吃了药再躺一晚上,明天不好的话。我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路瑶在吃药的时候,忽然发现被她放在药袋里面的那盒避孕药不见了。她原本还打算今晚来吃的。

    纪贯新见她翻着袋子。他问:“找什么?”

    路瑶低声回道:“避孕药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眼底很快闪过了一丝躲闪,所及道:“你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侧头看向纪贯新,她什么时候吃过了?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昨晚我不是进来给你吃过感冒药的嘛。顺道把那药也给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下意识的信了。所以没说别的。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你赶紧躺下睡一觉。明天要是还没好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路瑶躺在客卧床上。纪贯新替她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中途小短腿儿从外面跑进来,路瑶看着它。纪贯新很快道:“你今晚不能跟它一起睡,你现在身体不舒服,它会降低你的免疫力。”

    路瑶唇瓣微张,纪贯新猜到她想说什么,他出声回道:“有笼子,它今晚开始自己睡。”

    路瑶还觉着它挺可怜的,烟漆漆的大眼睛,像是两颗葡萄,因为长着一张萌脸,就算做错事情,都不舍得打它。

    她侧身躺在床上,整个人蔫蔫的,只是眼睛一眨一眨,望着门口处的小狗。

    小狗也望着路瑶,不知道是不是害怕纪贯新的缘故,它没敢往前走,更没敢疯了似的咬地毯上的毛。

    静谧的房间中,两人与狗对视,直到把小狗看得浑身不自在,掉头跑走了。

    纪贯新转头看向路瑶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他轻声道:“要是半夜不舒服的话,起来叫我。”

    路瑶点点头。

    纪贯新俯下身去,在她额上落下一吻,然后道:“你睡吧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想跟他说声晚安,可嗓子又疼又痒,她没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纪贯新走出去,关了灯,又替她把房门给关好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儿还真不少,麦家辉他爸脑梗突发,路瑶这病又忽好忽坏,纪贯新的心情也跟坐过山车似的,时高时低,搞得他都以为是心脏病犯了。

    从客房出来,纪贯新原本想回主卧的,可是突然听到客厅里面传来一声响,他下楼一看,发现是小短腿儿正趴在茶几上,它想去够上面的水果,结果把水杯给碰倒了,水洒了满地毯都是。

    一口气顶上来,纪贯新沉着脸往茶几处走。小短腿儿都吓傻了,一时间身体反应不过来,前腿儿还搭在茶几边,看样子是想跑,可没那么灵活。

    纪贯新弯下腰,一把将它提到自己胸口处。

    他满眼沉怒的看着它,而它,别开视线不看他。

    看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,一瞧见它那半耷下来的白色眼皮,纪贯新忽然心底一痒,差点就笑出来。

    他真的从来都没发现,狗还是有眼皮的,而且眼皮还有颜色。

    伸手使劲儿摸了下它的脑袋,纪贯新吓唬的道:“要不是看你长得可爱,打死你!”

    小狗在纪贯新身上倍儿老实,即便他抱它的姿势让人看着就难受。可它一点都没敢哼哼,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事了,怂的一蛋。

    今天在宠物商店把该买的都买了,下午回来的时候,宠物店的人还上门来帮安装了狗笼子。两米多长,半人多高,说是成年了都可以睡。

    白色的狗笼子里面铺着毯子,还有各种磨牙棒跟小玩具。纪贯新把小狗往里面一放,看着它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跟自己对视,他出声说:“你也赶紧睡吧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回到楼上,洗了个澡出来,想去隔壁看一眼路瑶,又怕吵到她,干脆躺在床上翻杂志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他听到一声一声不大的呜咽,起初纪贯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可停下翻杂志的动作,仔细一听,确定是楼下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杂志放在一边,纪贯新掀开被子出了主卧,正巧隔壁房间的房门也开了,路瑶穿着身睡衣出现。

    纪贯新问她:“还没睡呢?”

    路瑶哑着嗓子回道:“是不是小狗在叫?”

    门一打开,楼下小狗的呜咽声就更加明显了。纪贯新跟路瑶下来一看,小短腿正坐在笼子里面扯脖子喊,身下的毯子被它咬的乱糟糟。

    纪贯新刚要出声吓唬它,还没等张嘴,路瑶已经蹲下身去,打开笼门,把它从里面抱出来。

    小狗一看到人,立马就不叫唤了。

    看着它满地撒欢,纪贯新说:“给它那么大的笼子它不待,还作上瘾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低声道:“可能是害怕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看她穿的少,不由得伸手摸了下她的胳膊,出声道:“别再感冒了,回去睡吧,我弄它。”

    路瑶知道纪贯新搞不定它,她低声回道:“我还不困,陪它玩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在沙发上拿了条毯子给她披上,重新打开客厅大灯,也开了电视,本来已经打算睡了的,结果半夜又都折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路瑶穿着拖鞋披着毯子,虽然不说话,可满屋子转悠,小短腿儿就跟在她脚边,有时候掌握不好分寸,还会往她腿上撞。

    纪贯新坐在沙发上,视线从来就没离开过路瑶。也幸好是房子大,玩得开,路瑶平时都不活泼好动,所以纪贯新鲜少看到她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闹吧,作吧,只要她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上下楼晃悠了能有半个小时的样子,纪贯新叫路瑶过去沙发处坐下,递给她一杯水。

    路瑶也确实是累了,拿起水杯就喝。嗓子那里疼的像刀割,她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玩一会儿就睡吧,别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路瑶主动带着小短腿儿去笼子那边,小短腿儿不乐意,路瑶还是狠心把它塞回去。

    纪贯新把客厅的灯给关了,路瑶跟他刚刚往二楼走,身后里面传来它的呜咽和哼唧声。

    纪贯新怕路瑶心软,所以出声道:“没事儿,不用管,习惯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问:“会不会吵到你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我困了就睡,什么都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楼上,互道晚安,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烟暗里,路瑶听着楼下小狗不停的叫唤,一是心疼它,二是怕影响纪贯新。她看得出来,纪贯新本人没有多想养狗,只是为了她开心。可她如今还是借宿呢,怎么好耽误别人。

    想着,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,楼下的呜咽声忽然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路瑶仔细听了听,确实听不见了。难道是喊累了,放弃了?

    她吃了感冒和消炎的药,药效很快发作,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可她不知道,隔壁房间,纪贯新正坐在床边,看着脚下的白色小毛球,它往他面前一坐,不哭不闹,像是之前那些叫声都不是它发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他直勾勾的盯着它看,而它跟他对视几秒之后,基本都会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纪贯新心底郁闷,所以开口跟狗说话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小短腿儿不看他,当然也不会回答他。
<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