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二章爱她,愿意宠着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19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路瑶侧头一看,纪贯新递给她一个手机盒子。她没有马上伸手去接,纪贯新单手在系安全带。有些不方便。所以将盒子放在她大腿上,声音自然的说:“我们先去吃饭,回头陪你去营业厅把手机卡调出来。”

    路瑶拿起腿上的手机盒。本能的回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看了她一眼。佯装正色的道:“你是不是非得跟我这么客气?”

    路瑶垂下视线,因为知道多说没用。所以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纪贯新脸上的表情缓和一些,淡笑着道:“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。晚上回家做饭给我吃就行了,我想吃你做的可乐鸡翅。”

    路瑶垂着视线。‘嗯’了一声。纪贯新没看到她眼底的神情,只觉得高兴。她这意思,是答应晚上跟他回家了?

    本以为撒出去的兔子没那么容易弄回来。如今一看。倒是意外的顺利。

    发动车子。纪贯新调转反向盘。路瑶忽然想起上车时看到身后有辆熟悉的车子,可这时候再回头看。后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看错了吗?

    纪贯新开车载着路瑶去了岄鼎记,这里是二十四小时营业。两人刚一进门。柜台里面的女老板便笑着道:“呦,贯新和妹妹来啦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丰满的身子从柜台里面扭出来,热情的迎上前来招呼。

    纪贯新笑着道:“李姐。”

    路瑶之前跟纪贯新来过一次,中途胃疼的晕倒,还是在人家楼上睡的。

    看到熟面孔,路瑶也微笑着叫了声:“李姐。”

    女人不仅眼尖,耳朵也灵,路瑶才说了两个字,她立马露出轻诧的表情来,出声问:“妹妹这嗓子怎么哑了?”

    路瑶也觉得自己的声音怪怪的,都不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她还不待回答,身旁的纪贯新便说:“昨晚喝了点儿酒,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女人闻言,嗔怒着道:“你说你,还会不会照顾人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这不心思上你这儿来,让你给食补一下呢嘛。”

    女人伸手轻拢着路瑶的后背,带着她和纪贯新找了处座位。路瑶只是把包放下,她沙哑着嗓子说:“我先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应声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路瑶前脚一走,女人立马忍不住朝着纪贯新挤眉弄眼,满脸意味深长的道:“上次那么晚来,这次又这么早来,昨天晚上在一起了吧?”

    纪贯新无奈笑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少来,你真当我成天忙着赚钱一点儿新闻都不看?刚才我玩手机,可是看到微博头条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一晚上没睡,可也没动弹手机,不过公司里有人给他打电话报备,说是他跟路瑶的视频流出去了。

    闻言,纪贯新也没惊讶,只是淡笑着道:“你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道:“还说什么妹妹,我就说男人身边怎么可能留得住干妹妹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脸上的笑容变大,他笑着回道:“你一早就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女人挑眉:“可不是,两人有没有戏,我这眼睛可是一瞄就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跟她一块儿闲侃,他问:“那你帮我瞄一眼,看看我俩有没有夫妻相?”

    也许他说者无心,可女人却是听者有意。她眼中露出吃惊表情,不由得出声问:“你俩奔着结婚去的?”

    女人跟纪贯新认识也有些年头了,眼看着他过了三年清心寡欲的生活,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路瑶,如果只是谈谈恋爱也就算了,可如今纪贯新竟然动了结婚的念头。

    比起她的惊讶,纪贯新则是云淡风轻,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边喝边说:“我都这么大年纪了,想结婚不是正常的嘛?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你俩才认识多久?”

    纪贯新鸡贼,不答反问:“你当初跟李哥认识多久结的婚?”

    女人瞥了他一眼:“去,跟你说正经的,你倒拿我俩开涮。我跟你李哥从小学就认识了,我三十二那年我俩才结婚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抿了抿唇,随即点头,认真的说道:“都说结了婚有七年之痒,你俩认识这么多年还能结婚,也真是委屈李哥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骂:“你就嘴损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了几句,女人转而一副认真脸,低声道:“贯新,跟你说真的,不管年纪多大,结婚不能马虎,一定要挑好了人,宁缺毋滥,不然以后的日子可就遭罪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唇角弧度变大,他出声回道:“姐,你还真以为我老到着急结婚的地步了?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男人到了一定年龄啊,都会泛起结婚的念头,这就跟女人到了一定年龄,身上都会自然而然散发着母性光辉一样。我是劝你千万别冲动,也别被美色给迷惑了,擦亮眼睛好好看,如果姑娘人品真不错,那早点儿结婚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你别看我长着一张牲畜无害的脸,其实内心里贼着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天的功夫,路瑶从洗手间里面走出来。纪贯新见她手湿着,他抽出纸巾递给她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动作,可女人看在眼里,却越发觉得纪贯新是着了迷。无论男女,只要无时无刻关注着对方,随时随地想要为对方做些什么,那这就是爱了。

    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,女人问:“你们俩今天想吃什么?贯新还是香菇鸡球粥呗,妹妹呢?”

    路瑶微笑着回道:“我早上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不管她,直接对女人说:“李姐,你做点儿什么对嗓子好的,给她润润喉,看她嗓子哑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我厨房炖的川贝雪梨,本来打算自己喝的,等会儿,我给妹妹盛一碗。嗓子哑就是有炎症,别吃太咸也别吃太甜的,我给你们配几样清淡点儿的点心。”

    她办事儿很利落,说完之后就径自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剩下纪贯新跟路瑶对面而坐,他盯着她看,当真是一眨不眨,而且唇角始终勾起。

    路瑶本想装作没看见,她垂着视线用纸巾擦桌沿。纪贯新见状,笑着道:“别擦了,等会儿擦掉漆了。”

    路瑶闻言,把纸巾放下,低着头看面前的菜单。

    纪贯新伸手将菜单抽走,他问:“它比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路瑶都习惯了他的嘴贫,红唇开启,她低声回道:“我说话难听,你别让我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却是很沙哑,纪贯新道:“确定是昨晚喝酒的事儿吗?你之前喝酒也没这样,是不是感冒了?”

    路瑶心虚,很想马上岔开这个话题,她闷声回道:“没事儿,多喝点儿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一会儿多喝点川贝雪梨,实在不行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即便他总是嬉皮笑脸,十句话里面可能没三句是正经的,可路瑶也不是傻子,她听得出好赖话,也感受得到,他对她的好。

    只是,他越是对她好,她就越是害怕,想要逃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纪贯新对她的喜欢,到底是因为他先跟她睡了一觉,还是因为她长的还行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那么其他长的漂亮的女人,都可以替代她,她没有任何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再者说,她跟他之间还隔着个简程励。即便简程励现在被放出来,可他被冤枉吸毒,也是纪贯新一手推波助澜的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不能将功抵过,一码归一码。如果简家人知道她跟纪贯新在一起,还不知道要怎么看她。

    路瑶总说,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,只要自己内心坦荡就好,可事实摆在这里,她也想有人懂她的欲言又止,有人能体谅她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&nb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