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五章 纪贯新,救命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43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路瑶一个人孤单单的坐在酒店房间里,她有些庆幸屋里没开灯,这样她就不用看见自己颓靡不堪的模样。

    静谧的房间中。放在脚边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。路瑶抬眼望去。上面显示有一条徐应嘉发来的短讯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徐应嘉说:湛白来我家了,我说你回你妈那边了。别说漏了。等他走了我去酒店接你。

    路瑶拿着手机正在看,屏幕马上切换到湛白的来电。

    路瑶接通:“喂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湛白的声音。他说:“你回家了?”

    路瑶‘嗯’了一声,湛白问:“你不是跟那边闹翻了嘛。还回去干嘛?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简程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湛白那边明显一愣,随即吃惊的说:“简程励回来了?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路瑶说:“就今天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简程励回来了。那路瑶回简家就在情理之中。湛白丝毫没有怀疑,说了两句就挂了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,徐应嘉打了个电话过来。她告诉路瑶在这儿等着。她马上就来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。路瑶维持着跟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,抱着双腿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哭也哭了。觉也睡了,如今路瑶只是静静地把下巴抵在膝盖上。内心如荒原一样,放眼望去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打击太大,反倒是让人奇异的冷静。

    因为家庭原因,路瑶打小儿就性格两极分化严重。跟处得来的朋友在一起时,她可以露出最本来的样子,该笑就笑,该闹就闹。可是跟特别在意或是不熟的人在一起时,却又冷的像块儿冰。

    她习惯性的把很多话留在心里,有时候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有时候是特别害怕,没有安全感,生怕说了之后,连现状都维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,除了徐应嘉之外,路瑶不知道还能跟谁说。

    简程励回家了,他现在怎么样?是不是受了很多罪?她好想去看他一眼,哪怕什么都不说,只要看见他还好就行,可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小要求,她都不能满足自己。

    越想心底越委屈,路瑶一个人默默地流眼泪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静谧的房间中忽然发出一声响,那响声是从门口处传来的。路瑶以为是徐应嘉来了,所以迈步下床,走到门边去开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门口处却不是徐应嘉,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路瑶的门只开了一小半,见状,她下意识的将门缝更收紧一些,出声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男人看了眼路瑶,又瞥了眼她身后没开灯的房间,几秒之后才道:“我找宋楠。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你找错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作势关上房门。可男人却忽然伸手抵了下门边,眼睛往里面张望,同时扬声喊道:“宋楠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的力气在逐渐加大,企图破门而入,路瑶一惊,连忙用力抵住,皱眉道:“我跟你说了,你找错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:“我进去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用力推开房门,路瑶哪里是个男人的对手,即便用尽力气还是被他给撞开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会在酒店里遇见这样的事情,男人已经跨步走了进来,她脑袋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此时不应该在门内跟他拉扯,她得先跑。

    男人看出路瑶心中所想,她刚要拉门往外去,男人伸手拽着她的胳膊,将她往屋内推搡。

    路瑶连着往后退了两步,拖鞋卡在质量不怎么好的地毯上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‘咔’的一声,男人回手关上房门。路瑶心底跟着咯噔一下,眼见着逃不出去,她掉头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早就习惯了房间中的黑暗,所以准确无误的跑到床边,拿起床上放着的手机。

    又惊又慌,路瑶手指都是颤抖的,她随便按了个最近联系人出去,在等待对方接通的时候,朝着越走越近的男人吼道:“你想干什么?赶紧出去,不然我报警了!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纪贯新一边打出一张三条,一边伸手摸出电话。

    右边张耽青说了声:“碰。”随即打出一张红中。

    下家麦家辉跟着打红中,成霖打了一个二筒。

    他们打牌速度都很快,所以转眼间又轮到了纪贯新。见纪贯新没反应,抬眼一瞧,他正盯着手机屏幕在看,铃声还在响,张耽青说:“谁啊?”

    看到路瑶的电话号码,纪贯新还是很惊讶的,认识她这么长时间,她鲜少主动联系他。

    这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来跟他道歉的?

    右下手边的张耽青忽然三八的凑过来看,见屏幕上存着‘路瑶’二字,他马上勾起唇角,笑道:“原来是小情人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麦家辉闻言,同样笑着说:“等什么呢?赶紧接啊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眼睛一瞥,手机往桌上一放,道:“指不定又憋着什么话气我呢,我好心好意放简程励回去让她开心,她可倒好,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麦家辉不以为意的道:“得了,瞧你打从坐这儿开始,脸拉的跟长白山似的,见好就收吧,快点儿接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存心要让路瑶着急,虽然不知道她找他什么事儿,可他心底还憋着一口气呢,总得等气消了再说。

    几人说话的功夫,纪贯新的手机铃声一直未断,估摸着得响十几二十秒了。

    成霖也知道纪贯新在装相,他出声给了他一个台阶下:“你少跟人家女孩子置气,快点接,万一有什么急事儿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成霖向来懂纪贯新的心,这会儿电话响了半天,纪贯新生怕突然挂了,那他是给不给路瑶回过去?

    面子也找的差不多了,纪贯新索性当众接通,故作不以为意的道:“喂,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事儿的后半句还没说出来,只听得手机中传来路瑶尖锐的喊叫声:“来人啊,救命!”

    张耽青跟麦家辉都是竖起耳朵打算听八卦的,结果电话一接通,就是路瑶的喊声。一时间桌上几人皆是面色各异,他们盯着纪贯新看,纪贯新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才道:“路瑶?”

    此时酒店房间里,路瑶跟那个陌生男人一个床下一个床上,她已经把手边所有的东西都砸完了,胸口剧烈起伏着,因为黑暗,她看不清楚床下男人脸上的表情,唯看到他撸胳膊挽袖子的动作,吓得她头皮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手里攥着手机,屏幕终于显示正在通话中,纪贯新的声音也传来:“路瑶?”

    路瑶忙道:“救命,快点来救救我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纪贯新的手机中传来路瑶的求救声和喊声,几乎是一瞬间,纪贯新立马从座位上弹起来,他动作太大,导致身后的座椅发出‘吱嘎’一声响。

    桌上其余三人也跟着站起身,纪贯新脸色大变,忙道:“路瑶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路瑶拿着手机站在床头处,见床下的男人一个箭步冲上来,她立马往左边跑,同时大声喊着:“我在如家,啊……”

    头发被人一把抓住,路瑶吃痛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男人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,伸手过来抢她的手机,路瑶死命的将手机往怀中藏。

    她隐约听到纪贯新问她:“哪边的如家?”

    路瑶被男人揪着头发,感觉头皮都要竖起来了。男人另一手往她怀中挤,企图去抢她的手机,路瑶情急之下,一把将手机甩出去,然后大声喊道:“世贸对面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捂住她的嘴,路瑶嘴里发出含糊的‘唔唔’声,纪贯新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,他大声道:“路瑶,路瑶……”

    路瑶发不出声音来,当然也不能再回答纪贯新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