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九章抱她上楼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18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妹妹喜欢吃什么口味的?既然不能吃海鲜,我给你推荐点别的吃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微笑着看向路瑶,路瑶也礼貌的回以微笑。出声回道:“我除了海鲜。鱼肉和辣的,其他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你刚从医院里面出来,一定不想吃太荤的。紫米山药粥怎么样?用冰糖炖的,稍微有些甜口。”

    路瑶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女人又看了眼纪贯新,示意道:“马蹄糕,肠粉和烧麦我都给你们一样拿一份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糖不甩也给她拿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女孩子都喜欢吃甜食。放心吧,我叫厨房都备上一份。”

    女人走后。纪贯新看着路瑶道:“饿了吧?”

    路瑶一整天没吃过东西。眼下饿的头晕眼花。胃里面直反酸水,她点了下头。没有死鸭子嘴硬。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饿了就多吃点儿,吃完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店内的灯光偏暖黄。路瑶没戴眼镜。她看着纪贯新,有那么瞬间的恍惚,觉得他身上像是蒙了一层金边,给人暖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包括他嘴里说的话,如果不知道实情的人,真的以为他是暖男一枚。

    可惜了……她太了解他心有多黑。

    女人没多久走过来,她端着托盘,亲自给他们送过来两份姜撞奶。

    掌心大小的青瓷小碗,里面是乳白色的奶冻,中间是一枚殷红色的殷桃。刚刚从冰箱里面拿出来,还散发着丝丝寒气,端的让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女人递了一碗到路瑶面前,微笑着道:“先吃点,开开胃,马上其他的就端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李姐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女人一双眼睛落在路瑶脸上,真心觉得路瑶长的美,不美也不会叫纪贯新深更半夜的带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银色的小铁勺,路瑶舀了一口奶冻放到嘴里面。有姜汁的香味儿,也有牛奶的鲜味儿,冰冰凉凉,很是爽口。

    路瑶肚子饿,不免连着吃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少吃点儿,毕竟是凉东西,待会儿吃了别的东西再吃它。”

    路瑶看不懂纪贯新心里想什么,明明在医院的时候还气得她掉眼泪,什么难听的话他都说过。这会儿又来关心她,还真是人格分裂。

    放下小勺子,她没有再吃。

    没多久,老板娘和店员一块儿端着托盘走过来,一笼一笼精致的岄州点心摆在桌上。纪贯新面前是一碗香菇鸡球粥,路瑶面前是一碗紫米山药粥。

    老板娘又放了碗云吞面在路瑶手边,微笑着说:“我现包的云吞,三鲜馅儿的,没放虾仁。妹妹待会儿吃点儿,尝尝看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路瑶说:“谢谢李姐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你喜欢吃就好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笑道:“李姐现在可不轻易下厨,看来你的面子比我的大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说:“你就喜欢吃鸡,每次来都点鸡球粥,也没见你吃过云吞面。”

    路瑶将自己手边的面碗推向纪贯新:“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得了,给你做的,你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走开了,剩下纪贯新和路瑶两人,面对面坐着。满桌精致的小点心,还有令人开胃的粥菜。

    路瑶是真饿慌了,她拿起勺子吃了一口粥。紫米已经煮到软糯,山药也是绵绵的,入口即化,很是好吃。

    正吃着,她余光瞥见手边的餐盘中多了一个糖不甩,顺着筷子看去,纪贯新收回手,眼睛也没看她,而是很自然的说:“尝尝。”

    路瑶拿起筷子把糖不甩放进嘴里,纪贯新抬眼看她,没有问好不好吃,而是盯着她的下唇,说:“粘上了。”

    糖不甩外面裹着花生碎和芝麻粉,很容易粘在嘴上。路瑶看不清楚纪贯新的视线,只是本能抬手擦了下唇角。

    纪贯新见她没擦对位置,忍不住自己抽了张纸,想要帮她擦。路瑶却是下意识的身子往后一躲,随即接过他手中的纸巾,轻声说:“谢谢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顿了一下,倒也没在意,收回手,他说:“这里的东西还合胃口吗?“

    路瑶点点头:“好吃。“

    纪贯新勾起唇角,笑道:“你难得说句实话。”

    路瑶听出他话中贬义,重新拿起筷子,她边吃边道:“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挑眉问:“哦?那你的意思是,撒谎还得看是什么事儿呗?”

    路瑶不答反问:“你会在无关痛痒的小事儿上撒谎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想也不想,立马回道:“会啊。”

    路瑶看了他一眼,只见他嬉皮笑脸的说:“你现在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路瑶顿时一愣,直眼看着他,不知道他这话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纪贯新见状,脸上笑意更浓,随即便笑眯眯的补了一句:“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疹子还没褪干净,脸都是红的,你觉得能漂亮到哪儿去?”纪贯新满眼戏谑,说完便别开视线去吃东西。

    路瑶下意识的垂下头去,不知道是尴尬还是什么,总觉得不想让他看见。

    亏得他刚刚说她漂亮的时候,她心跳还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满嘴跑火车,就没一句能信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长达十分钟的时间里,两人只是安安静静的吃东西,谁都没有出声。不知道是路瑶冷热掺在一起吃,还是饿了太久没吃东西,这会儿吃到一半,胃竟是越发的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起初她还能忍,可这疼痛愈演愈烈,到了最后路瑶干脆放下筷子。

    纪贯新抬眼看向她,出声说:“怎么了?不吃了?”

    路瑶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你属猫的?”丁点大的胃,没见她吃几口,这么快就饱了。

    路瑶胃疼的坐不住,没心情跟纪贯新斗嘴,她起身说: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她匆匆离开座位,纪贯新盯着她的背影,过了会儿,这才站起来走到洗手间门口,敲了敲房门:“路瑶。”

    路瑶站在洗手间里面,她双手撑着盥洗池两侧,疼的站不直身体。

    闻言,蹙眉回道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咬着牙回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又问:“是不是那个来了?是的话我叫人给你拿卫生巾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坦然,路瑶听后却是气得连想笑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先走吧,我待会儿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胃里一阵阵钻心的疼,路瑶连说话都费劲儿,只盼着纪贯新别再跟她讲话了。

    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纪贯新真的没出声,路瑶蹲下来,用双手按着胃部,想要缓一缓再出去。

    她垂下头,额头抵着膝盖,蹲下还没有半分钟的功夫,洗手间外面又传来敲门声,这才说话的是老板娘:“妹妹,是我,我能进来吗?”

    路瑶扶着盥洗池的边缘站起身,然后开了门。

    老板娘迈步走进来,见路瑶脸都白了,连忙问:“怎么了?哪儿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路瑶蹙着两道好看的眉毛,低声道:“胃疼……”

 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