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八章 她和他的关系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20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退到一旁,路瑶站在距离麦家辉不远的地方。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监督到他计时,省的他偏帮纪贯新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很短的几分钟时间里,当路瑶看着纪贯新明显跟她不相上下,甚至是比她还要快的速度清完一桌球之后。她的眉头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麦家辉报时:“正好三分半。”

    光是第一局。路瑶就落后了十二秒。

    等纪贯新往回走,路瑶往前去的时候,他又对她道:“其实你打的挺好。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放你走。所以我会好好表现的。”

    他每次凑近路瑶,路瑶都有种很清晰的危险感。想赢就想赢呗,费什么话啊。

    她是立志要逃出他的魔掌,而纪贯新则是打定主意耍她到底。

    两人第二局打完。路瑶从落后二十秒变成落后三秒。这个数字已经非常相近了,成败就看最后一局。

    球台上路瑶跟纪贯新不见血的厮杀着,一旁的众人已经开始下注买定离手。日子好久没过的这么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第三局。依旧是路瑶先打。她卯足了劲儿,就像当初高考的时候,她填志愿只写了一个:夜城大学。

    她向来是目标明确之人,看中了什么,就会一鼓作气,直到拿下为止。

    她在球台上目不转睛,一众人在旁边看的心惊肉跳。这最后一局,打出了路瑶的最好成绩,三分二十一秒。

    麦家辉报时的时候,她心底说不出是紧张还是松了口气。她已经做到自己的极致,至于纪贯新是如何发挥的,这已经不在她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了。

    她下场,换纪贯新上去。他这人太擅长心理战,经过她的时候,撩闲的问道:“你希望我打多少秒?”

    路瑶抬眼看着他,既不敢激怒,也不想白白受人欺负,所以她淡淡的回了句:“各凭本事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勾起唇角,好一句各凭本事,今儿他要是输给她,那都算他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垂目睨着她,他笑的满眼邪气:“好,看在你想留下来的份儿上,我就成全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拎着球杆走到球台处,麦家辉说开始的刹那,他动作奇快无比,第一杆竟然进了三个球。在接下来的十秒钟里,他又进了两个。

    照他这个开了挂的速度,路瑶心中不禁冒出一个怪异的念头——他前两局,不会是故意放水她的吧?

    眼看着才刚过两分钟,桌上没剩下几颗球,她心想,完了,输定了。

    刚过两分半的时候,桌上剩下三个球,而且位置都不是很难打。纪贯新忽然停下手上的动作,他直起身子,后倚着桌边,拄着球杆看向路瑶,笑着问:“你说我能赢你吗?”

    这不狗咬屁股——肯定的嘛!

    路瑶被他嚣张的态度气得差点翻白眼,可事实上技不如人,她又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正当她想开口说输了的时候,包间中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,这铃声跟所有的苹果手机铃声都不一样,因为这是简程励的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向了路瑶,路瑶也是愣了一下,这才从裤袋中掏出简程励的手机。

    来电显示着‘齐继’,她认识齐继,简程励好哥们。

    张耽青第一个说的话,他看着路瑶道:“电话响了,接啊。”

    路瑶闻言,当即给挂了,张耽青眼睛一瞪: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是简程励吗?”

    路瑶否认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齐继的电话又打过来了。路瑶心底暗骂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纪贯新放下球杆,路瑶立马警惕的看了他一眼,他说:“要不你接,要不我来接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路瑶烦死纪贯新了!打从她今天一进门开始,他就软磨硬泡无所不用,这就跟古代的砍头和凌迟之间的区别,明明能一下子就弄死,偏偏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与其让纪贯新来接,当然是路瑶来接更好。她暗自吸了口气,然后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齐继的声音:“程励,你还没回来呢嘛?我们都到齐了,就差你一人儿了。对了,你不是相中管菀了嘛,哥几个可把她给你弄来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路瑶绷着一张好看的脸,出声打断:“简程励不在。”

    对方明显的愣了一下,几秒之后才诧异的道:“瑶瑶?怎么是你?程励呢?”

    路瑶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他手机丢我这儿了,人不在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,就是想让纪贯新他们知道,她确实联系不上简程励。二来……她不想再听齐继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齐继不知道路瑶这边发生了什么事,他出声说:“你平时不是住校吗?程励去学校看你了?”

    包间中实在是太过安静,路瑶抓紧手机死死贴在耳边,可还是不确定旁人能否听见。

    沉着脸,她不想多说多错,所以有些冷漠的回道:“我马上要上课了,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马上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生怕齐继再打过来,她偷偷按下了关机键。

    再一抬头,所有人都用各异的目光盯着她看。路瑶也是心脏突突直跳,如果让纪贯新知道她跟简程励是什么关系……怕是她今天更不好走出这扇门。

    对视的途中,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所以她开口转移话题,对纪贯新说:“时间早就过了,你还没打完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谁料纪贯新压根没往心里去,坦然回道:“输了就输了,我不会赖你的。”

    路瑶道:“那你要信守承诺,我赢了,你让我走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我可以让你走,前提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,实话实说,别把我当傻子,不然……我就当你是舍不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切,路瑶心底嗤笑,她巴不得走呢好吧?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你跟简程励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起初他以为她是简程励的女人,可她之后一系列的反应,让他莫名觉得又不像。

    路瑶已经大抵猜到纪贯新会问这个问题,她喉咙有些紧,眼底的挣扎也是一闪而逝。大概过了五秒钟的样子,她面色淡淡,出声回道:“他是我哥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就连纪贯新在内,所有人都是着实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麦家辉第一个说:“又撒谎了不是?简程励是你哥,他会把你的号码备注成‘宝贝’?这年头叫妹妹的多了,他到底是哪种‘哥’?”

    路瑶眉头一簇,心生厌恶:“我说了实话,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她最不乐意对外人提及她跟简程励之间的关系,如果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……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

    随着男人不大但却坚定的声音,路瑶抬眼一看,断没有料到,这话竟是纪贯新说的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再一次四目相对,纪贯新说的坦然:“我信,简程励是有个妹妹,那你叫简路瑶了?”

    路瑶没答应也没否认,只是直直的看着他,与其说是眼带防备,不如说是对他的质疑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他说了太多的假话,一次次允许她走,却又一次次想新的招数拖着她。

    她不信他会轻易让她离开,可这一次,纪贯新再次让她意外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说话算数,你赢了,我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路瑶什么都没说,而是迈步往门口走。张丹青看向纪贯新,纪贯新微微点了下头。张丹青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,说了句:“开门。”

&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