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三章 所有的关系,都在变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37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骆向东叫我先跟许一凡打声招呼,就说有事第二天上午请假。我编了个理由给许一凡发了个短讯。许一凡都习惯了,直叫我安心办自己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一夜我注定睡得不踏实,一来是知道肚子里面多了个小东西,二来我确实犯恶心。再者最重要的。我在担心明天医生将要对我说的话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,我还从来没有一睁眼不到六点的时候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伸出胳膊摸到手机,我才一动。身边的骆向东便睁眼说:“醒了?”

    他眼中一点睡意都没有。我问:“你一晚上没睡着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睡得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私立医院不会上班那么早,我跟骆向东索性躺在床上聊天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向东,你想要男孩儿还是女孩儿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我什么都想要。”

    我侧头瞥了他一眼:“想的还挺美,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能怀上龙凤胎吧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很稀奇吗?”

    我不答反问:“不稀奇吗?你以为龙凤胎是人人都能怀得上的?我家那边全都是一家一个孩子。没有双胞胎和龙凤胎的基因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不一定非得一次性生两个。你慢慢生嘛。”

    瞧他说的一副顺理成章的样子,我哭笑不得的回他:“别做梦了,你是不知道女人生孩子有多疼是吧?上次我听人说。光是听我都觉得下面疼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人和人不一样。你看我爸,他还不是有我哥我姐还有我三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又不是一个妈生的,阿姨还不是只生了你一个?”

    骆向东犟不过我,可又不想败下阵来,只得转移话题道:“行了,先想办法把你肚子里面这个保住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我又开始惴惴不安,我问:“万一医生不建议要呢?”

    骆向东也沉默了,本来怀孕是个高兴地事情,可生孩子毕竟是大事儿,草率不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早上七点半,卫铮给骆向东打了个电话,说主任到了,让我们随时可以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骆向东早就收拾好了,开了车直接去往容馨医院。

    坐在主任医师办公室里面,我把之前喝酒的情况一说,医生顿时露出迟疑的面色来。

    骆向东紧张的问:“医生,是一定喝了酒就不能要吗?”

    医生道:“按理说怀孕是不建议喝酒的,因为酒精会影响胎儿的发育,尤其是过量饮酒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我跟骆向东心都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医生看着我们的样子,又补了一句:“不过什么事情也都不是绝对,一般情况下遇到这样的孕妇,我们也都是把弊端说清楚,最后留不留还是要看个人。你说怀孕五周了是吧?检查过后一切情况都良好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医生道:“这样吧,如果你们很想要这个孩子,不妨先等几个月,等过阵子再来做其他的检查,到时候会有更清楚的资料数据显示。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孕妇抽烟喝酒的,生下的孩子还不是一样?只是我们现在的人特别重视下一代,所以才会弄得一点风吹草动都吓得要命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问:“那要等几个月?”

    医生道:“最少也得等孩子三个月之后,再等七周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跟骆向东在办公室里面待了大半个小时,问的事无巨细,最后还是医生微笑着安抚我们,我俩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等出了医院,骆向东先是接了卫铮的电话,随后又是骆家打来的,问我是不是去上了班,早餐有没有吃。关琳又提了让我们回家的事,骆向东直接回了句:“先结婚吧,不结婚让子衿怎么光明正大的住到咱们家里去?”

    我听后还是有些吃惊的,虽然骆向东向我求了婚,可求婚和结婚是两码事儿。

    关琳在电话里面却是回的特别敞亮,她说:“你跟子衿不是今晚回家吃饭嘛,正好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的人生自打搭上骆向东之后,每一天都像是在坐云霄飞车,时而直转急下,时而一飞冲天,反正就没有过特别平静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初次见面,一家公司上班,相识,熟识,单恋,表白,分手再到重聚,相爱,求婚,如今连结婚都提上议事日程了。

    可能在外人眼中,这就是典型的灰姑娘逆袭豪门的偶像剧。可只有我们亲身经历的人才明白,每一个过程都虐到别人分分钟闭眼不敢看。

    中午吃了饭后,骆向东陪我去超市买了两大袋子的零食,然后送我去旅行社上班,告诉我晚上过来接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告诉旅行社中的任何一个人,甚至连许一凡都没说。不是刻意想瞒着,而是三个月时期没到,一天不能确定孩子是否健康,我不想说。

    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面,我一边忙工作一边吃着各种西梅,杨梅,话梅,但凡酸的一个劲儿的往嘴里面放。

    从前骆向东送我‘豪华月子套餐’的时候,我只觉得搞笑,如今是真的名副其实了。

    中途我手机响了好多次,有骆向东打来的,有我关琳打来的,还有一些客户。我已经接的快要麻木,直到我看到屏幕上显示来电人‘利景延’三个字。

    利景延……利景延。

    迟疑了数秒,我接通电话,出声道:“利帅,难得主动打电话给我,有何贵干啊?”

    电话中传来利景延淡笑的声音,他说:“你也拿我开涮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公司同事都这么叫你,你说女的叫也就算了,要让男人都称一声帅的,那才是真帅。”

    利景延说:“现在不是同事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顿了一下,很快道:“你辞职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昨天刚跟老板递了辞职申请,我光荣下岗了。”

    好多年没听到过下岗二字,我爸妈那辈儿人都不怎么用。我心里笑利景延到底是跟谁学的。

    我说:“昨天光荣下岗,怎么今天才给我打电话?早点说我还能陪你出去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利景延道:“我这不想着自己偷偷难过一下嘛。”说完,他很快又补了一句:“对了,你那天喝那么多酒,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‘哎’的长叹一口气,我说:“利帅,你摊事儿了,还是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利景延一时间不确定我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,所以半真半假的问了句:“什么事?要赔钱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回可不是赔钱就能了的,你得赔人了。”

    利景延又问了句:“这么大的事?那你可得帮我。”

    我铺垫了这么久,忽然平地一声雷,出声说: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利景延下意识的道:“啊?”

    对比他的惊诧,我则平静的口吻说:“利帅,我昨天晚上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,五周。也就是说,我在怀孕期间为了帮你,连我自己亲儿子都给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满是沉默,我大概能猜得出利景延此时脸上的表情,一定是震惊到下巴合不拢。

    等了数秒,利景延声音不大,甚至是带着一丝小惶恐的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我笑了,嗤的一声:“利帅,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有什么关系呢,你能不能别这么怂?”

    我说怀孕了,利景延问真的假的。

    这话搁着谁都会觉得有问题,我也觉得逗利景延逗够了,所以淡笑着道:“事儿是真的,不过你别害怕,我不会赖上你,因为我也是才知道,不然不会喝那么多的酒。”

    我本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思,可利景延却特别往心里去,在电话里面就跟我道了歉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还是不是朋友?你这样都搞得我不好意思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