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章你问它,谁更想你?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32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这回知道我家里面还藏了个男人,许一凡和李竺柯说话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。尤其是许一凡,他压低声音对我说:“哎,屋里那个到底是谁啊?”

    我故意不想提骆向东的名字,不然许一凡和李竺柯一定会炸了。

    我随口道:“就是一个朋友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满眼狐疑,问:“那他怎么来你这边住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值夜班刚回来,我喜欢他的狗,所以顺带留他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李竺柯半天没说话,我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不由得出声问:“嘛呢?”

    李竺柯眉头轻蹙,然后道:“我觉得你那朋友看起来有点眼熟,总觉得像是在哪儿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哎呀妈呀,我心底咯噔一下。祈求各路菩萨,保佑李竺柯千万别想起来。

    骆向东刚才出门的时候,头发是略显凌乱的,五官也是挤着,一副刚睡醒的样。如果他像以前出现在杂志上的那般玉树临风,保不齐李竺柯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怕她一直想真的会想起来,我打断她的思绪,问她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约我和你朋友见面?”

    李竺柯很快回我:“你们要不要先留个电话号码?”

    我也没想过亲,不知道相亲的流程。

    许一凡说:“还是先见面吧,如果见了面觉得不错再留电话,不然先留了发现再也不用碰面,号码删是不删?”

    李竺柯点头应声:“好,那这样吧,回去之后我先联系男方,叫他去你们旅行社找你,你们先碰个面,看看感觉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这事儿完全就是被骆向东给气的,知道他在房间里面一定能听到,我还故意回的敞亮:“可以,尽快吧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落定之后,许一凡跟李竺柯并没有久留,待到八点不到,两人就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我说:“再坐一会儿嘛,我们中午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李竺柯说:“不坐了,我今天还要上班,一凡下午也要带团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我也要上班,所以着急忙慌的看了眼表。许一凡说:“别看了,我帮你请了两天假。这两天你在家好好整理一下情绪,社里不用担心,社长陪他老婆出国玩去了,现在社里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我这提起来的心总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送走许一凡和李竺柯,当我关上门之后,余光瞥见不远处的两只大狗,我这才想起家里面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想起骆向东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怒气冲冲的往客卧方向走。我没敲门,一把将房门推开,本想指着赤身的骆向东,数落他怎么这么不要脸时,我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副景象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头发也整理的一丝不乱的骆向东,正坐在床边翘着腿看书,听见推门声,他抬起头来看向我。俊美的面孔上勾起一抹淡笑,他问:“客人送走了?”

    我真是信了他的邪!

    一手还攥着门把手,我的怒气已经冲到嗓子眼,可看见他往小屋里一坐,真的是自带光环,我都觉得整个房间蓬荜生辉了。

    定睛看了半晌,我才发现他看的是我这次从凉城带过来的相册。相片都是旧照,包涵了我从穿开裆裤到高中时的所有时期。

    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,我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,一把将相册抢过来,皱眉道:“没听过不告而取是为偷吗?干嘛乱动我东西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你小时候是圆脸,怎么现在不是?”

    我合上相册转身放回到架子上,没好声的噎他:“整容了呗。”

    背对他,我听见他说:“看完你高中时的样子,再看你现在,还确实是整容了。”

    我狠狠的翻了个白眼,本想就他之前演的戏吵上几句的,可是转过头之后,我只对他说: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骆向东坐在客卧单人床上,虽然床单是叮当猫的,可他往那儿一座,就连叮当猫都觉得逼格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微抬着视线看着我,他不答反问:“你一会儿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管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你这两天不是放假嘛。”

    他这耳朵还真是赶上kingb跟queenb了。我强忍着不跟他吵嘴的冲动,径自道:“我放不放假也不耽误你什么事儿,你别在我这里待着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看着我,目光晦暗不明,我不知道他心里面想什么,也不好意思像他看我一样盯着他看。就在我有点头皮发麻的时候,他忽然出声道:“子衿,我们现在算什么?”

    我本能的看了他一眼,但见他目光如炬,灼的我浑身温度不由得升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也讨厌这样的自己,即便经历过这么多的事,如今再面对骆向东,我的心情还是会跟随他的语言和动作而变化。

    没出息!这三个字完美的诠释了我对自己的定义。

    强忍着目光不过于明显的闪躲,我回视着骆向东,不答反问:“什么算什么?”

    骆向东问:“我们现在的关系,你拿我当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也是我心里一直想的。无论有没有纪贯新在,我跟骆向东之间的关系,是由匡伊扬来判定的。

    匡伊扬叫骆向东一声舅,难不成我还能像从前一样叫他哥吗?那岂不是无视了匡伊扬的存在?

    想到匡伊扬,我又开始心疼加头疼。所以即便知道这句话说出来,我们心里都会不好受,可我还是要说:“伊扬希望我们是什么关系,我们就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心底难过,但更多的是坦然。

    以前我们一直在逃避,可逃了这么久,终归要面对。

    骆向东沉默数秒,然后道:“你这两天放假,正好去医院看看伊扬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伊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戒毒的事儿呢?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醒来之后犯了几回,可都自己忍着了。”他看着我说:“子衿,伊扬还是听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我心底五味杂陈,更酸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提到匡伊扬,基本上就是我们话题的终结,没料到过了一会儿,骆向东主动开口说:“以后我们自己论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冒猛来了这么句话,我看了他一眼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着我说:“你还得叫我哥。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眉头一簇,我心底第一反应就是骆向东搞什么鬼?

    骆向东对我说:“以后别人问我们是什么关系,你用不着拐弯抹角说什么我是你朋友他舅,人家心底保不齐怎么想我们。你就说我是你哥不就完了嘛。”

    感情他还耿耿于怀这句话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喜欢叫他舅,可事实上我们中间确实还隔着个匡伊扬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说什么,我一直抿着唇,也没有回他。

    几分钟过去了,我俩就这样相隔三米多远,他坐着我站着。

    某一个时刻,骆向东说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朝他看去,说:“那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一起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道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kingb和queenb也没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把它们两个一块儿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很想你,我还想让它们多陪陪你。反正这两天你放假,干脆放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