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二章 那个唱偏偏喜欢你的人,不再是你(第1节)

作者:古老传说 阅读:16 书名:《我亲爱的骆先生》    [完本] 2018-08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计程车停到某小区门前,许一凡和李竺柯竟然在外面等我。见我下车,两人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李竺柯站在我面前。刚问我怎么了。我直接一把抱住她,然后‘哇’的一声大哭。

    李竺柯拍着我的背,不停的安慰我。

    我嚎的说不出话来。许一凡站在旁边。给我递了一张纸,然后双手插兜。说:“不用问,铁定跟她那富二代男友闹掰了。”

    李竺柯低声道:“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道:“不信你问她。”

    我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竺柯赶忙劝我:“子衿。别哭了,咱们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道:“就是。幸好这是市区。不然你都能把狼给招来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李竺柯和许一凡上楼,到了他家,李竺柯又是给我端茶又是给我递水果。简直就是把我当重点保护动物一样对待。

    我哭得差不多了。盘腿坐在沙发上。跟他们说:“这回是彻底分了,不对。是被甩了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道:“趁早分了好,我一直不看好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李竺柯嫌许一凡说话太直。所以瞪了他一眼不说,还伸手怼了下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许一凡往后一躲,皱眉道:“本来嘛,你们指望一高富帅的花花公子跟你谈场恋爱,还是奔着结婚去的?”

    李竺柯道:“哎呀,感情的事情谁都说不准,反正结果都这样了,你难过也是过,开心也是过。哭完就算了,下一个会比这个更好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开玩笑说:“比这个更有钱更帅的,确实不好找了。”

    李竺柯又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他当着我的面提分手,我不会不答应,可他一条短讯就不见人影,今天我去他公司等了他一天,他明明就在,可是不见我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我哽咽的说不出来话,心里面憋屈。

    李竺柯说:“也许他是怕当面提分手,怕你面子过不去呢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道:“也许是他不想给分手费?”

    我跟李竺柯同时恶狠狠地盯着他,许一凡马上笑道:“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收起笑容,半真半假的补了一句:“说真的子衿,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爱玩,也好面子。男的找漂亮的女朋友,女的找有钱的男朋友。可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,鞋合不合脚,只有脚知道。你下回再找,找个靠谱点的吧。”

    最近这些天,我也在反思我跟纪贯新之间的这段感情。之前在夜城的时候,我们接触并不是很频繁,只是在我需要帮忙的时候,他都特别仗义的挺身而出;后来我在凉城受难,纪贯新又是第一时间出面帮我解决,他帮我太多,他说是因为他喜欢我。

    我承认我并不爱他,但我最起码喜欢他。我也曾认真的想要跟他好好谈一场恋爱,也希望我们之间可以有始有终。

    但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,我们都有错,也都没错,说白了,细节战胜爱情。

    也许我跟纪贯新之间,注定了性格不合适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我释然了很多。就算纪贯新用这样的方式跟我分手,我想到他从前对我的好,也不会怪他什么。

    晚上我请许一凡和李竺柯吃饭,专拣贵的地方去。我们三个一顿饭花了六千多,李竺柯说:“吃的肉疼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倒是不客气,他淡定的道:“女人心情不好只能用败家来化解,不然她出不了心头的这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李竺柯瘪嘴道:“怎么我生气就从来不败家呢?顶多也就是个千八百块钱的包,那还得心疼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笑着说:“所以你有人要,子衿没人要啊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抬眼瞪向许一凡,我阴沉着脸说:“我刚失恋,有你这么挤兑人的吗?你信不信我出门找个桥跳下来?”

    许一凡说:“算了,我更相信你会化悲愤为动力,接下来一个月无休带团,然后下个月跟我争绩效第一名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算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分手,我在床上挺尸一样的躺了一个礼拜,全校大四毕业生全都去找工作了,唯独我连简历都没投;第二次没开始就结束,我一个人千里迢迢从夜城夹着尾巴跑回凉城,像是缩头乌龟一样,被人欺负的连头都不敢抬起来;而这一次,我不想再走了。

    即便夜城不是我的地盘,可我也不想一次次的被动离开。不就是没了一段爱情嘛,可我还有生活,还有事业,还有朋友。

    什么叫久病成医?什么叫虱子多了……

    摇摇头,我觉得我还是受了刺激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我又请许一凡和李竺柯去唱歌。客厅包间里面,我去了个厕所的功夫,回来正赶上许一凡唱《偏偏喜欢你》。

    “爱已是负累,相爱似受罪,心底如今满苦泪。旧日情如醉,此际怕再追,偏偏痴心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我心分秒想着过去,为何你一点都不记起,情义已失去,恩爱都失去,我却为何偏偏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旋律,我不懂粤语,却因为太了解这首歌,因此懂得歌词。

    心底深处的柔软,猛地被戳中。眼泪瞬间涌上来,我悄悄地回到沙发处坐好,李竺柯见我眼眶泛红,她连忙凑过来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,努力微笑,摇着头。

    李竺柯拉着我的手,俯在我耳边说:“有故事?”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一句话是这么说的:别等我哭了,才说你有多么心疼我;别等不在一起了,才发觉你还是在乎我。

    即便我一直在暗示自己,我跟纪贯新是性格不合适才分的手,可听着这首歌,想到也就是两个月以前,纪贯新坐在我旁边,拿着麦克风。led屏幕上的光将他俊美的面孔照亮,我偷偷看着他的脸,只觉得他真帅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我们,没想到这么快就走到分手这一步。那个时候的我,也曾幻想过可以跟他牵手到老,一直让他唱粤语歌给我听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翘着唇角,不知道要笑给谁看。眼泪滚下来,我擦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许一凡一首歌唱完,我一个拍手叫好。许一凡转头看着我说:“失恋的人不能听情歌,看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对李竺柯道:“快点给子衿放一首《分手快乐》。”

    李竺柯说:“我们来唱点开心的,子衿,你想唱什么?”

    我满脑子都是以前纪贯新给我唱歌的画面,一时间想不到什么。最后还是许一凡点了一首歌,说这是他惹李竺柯生气之后哄她的必唱曲目。

    曲子一开始是轻松的调子,很快许一凡冲着我跟李竺柯唱道:“今天一天你没理我,心情变得超级糟糕,我真的没想跟你吵,请你把坏情绪通通都忘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我不够好,总让你眼泪掉,你打我骂我就是不要拉黑掉;都是我不够好,能不能全忘掉,你不理我的日子我总睡不好;我想我不够好,没把你照顾好,我又不是神奇的天气预报,我想变成海绵宝宝,来逗你笑。”

    许一凡边唱边勾起唇角,冲着李竺柯挤眉弄眼。李竺柯虽然做出嫌弃的样子来,可脸上的笑容却是不由自主的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真的是够了,这不是花样虐狗呢嘛?我才刚刚失恋好不好?

    明明是那么轻快的一首曲子,可我又他么泪崩了。

    后来许一凡无语了,他说:“啥啥都不能唱,你告诉告诉我,我们还能唱啥?”

    确实,失恋的人就不适合听歌,什么歌都不行。甭管轻快的还是悲伤的,但凡有那么一句半句歌词跟自己联系的上,那就擎等着哭天抢地吧。

    我逼得许一凡最后站在大理石桌前面,拿着话筒给我和李竺柯唱《小青龙》。

    “我头上有犄角,犄角犄角,我身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